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56398-41402153/

九州卷 第5845章 山谷血禍
    早前,剛得到死訊時,葉凌月一時悲怒,才會沒想清楚。品=書/網 https://wWw.Vodtw.la

    這會兒緩過神來,反倒是一下子就通透了。

    可事實真相究竟如何,她還需要打聽清楚。

    射月車行了一路,終于停在了一座廢城前。

    這座廢城,在勢力圖上顯示的是一個“”字,這意味著,這里也是佛宗的勢力范圍。

    葉凌月早前在離開千佛廢城前,就看到好幾名佛宗念師說要到迦葉廢城來。

    迦葉廢城,就是佛宗座下的又一大廢城。

    早前,道門趁著幽靈江肆虐時,就曾入侵了迦葉廢城。

    只是水患之后,道門自顧不暇,佛宗就趁機收復了這里。

    只是收復這里的并非其他人,而是和葉凌月有過節的虔藍佛陀。

    不過葉凌月也打聽清楚了,關于娘親和鏡子叔叔是被九命佛害死的傳聞,也是從這里傳出來的。

    據葉凌月早前的觀察,虔藍佛陀和九命佛之間,也的確是有些過節。

    看樣子,虔藍佛陀是自立門戶了。

    葉凌月說明了來意。

    不出所料,虔藍佛陀根本不愿意見她。

    “告訴虔藍佛陀,我有紫堂下落的線索。”

    葉凌月也不為難,讓看守城門的念師前去報訊。

    沒過多久,虔藍佛陀帶著三兩念師快步走了出來。

    她面有急切之色,看向葉凌月的眼神,帶了幾分敵意。

    “楊妃兒,你最好不要撒謊,如果讓我知道你是在騙我,說不出紫堂的下落,我絕不放過你。”

    虔藍佛陀恨聲道。

    她對葉凌月的厭惡,并沒有因為葉凌月幫助了佛宗而減弱。

    相反,在得知幽靈江的退去居然和她有關系之后,虔藍佛陀對她更加的憎恨。

    “幽靈江肆虐時,紫堂曾經在北佛窟出沒過。”

    葉凌月說道。

    “廢話,紫堂就是從北佛窟失蹤的,問題是,他離開了北佛窟之后,又去了哪里”

    虔藍佛陀沒好氣道。

    “我有他下落的線索,不過,我有個條件。”

    葉凌月沒有急著說明。

    “不就是想要知道云佛陀和鏡佛的下落,你不是早就得到了消息他們都死了,玉榜都已經除名了。”

    虔藍佛陀沒好氣道。

    九當凌絕崖時,她就和楊妃兒有過賭約,事后,兩人的賭約因為幽靈江泛濫的緣故不了了之。

    “這些我都已經知道了,我想知道的事,他們是怎么死的。”

    葉凌月目光灼灼,盯著虔藍佛陀。

    “我為何要告訴你,這是我佛宗的機密。你一個外人,我無需向你多說。”

    虔藍佛陀冷嗤一聲。

    “那紫堂的下落,你就永遠別想知道了。”

    葉凌月說罷,轉身就欲走。

    “慢著。”

    身后,一股念力轉瞬即出,那念力,竟是直接化為了一頭黑色的豹子。

    豹子眼中,寒光閃爍,豹爪鋒利,朝著葉凌月的后背襲去。

    念力化物,而且是直接化為了古獸的形態。

    “好家伙”

    身旁的龐骨和帝陽青峰都是不由驚呼一聲。

    葉凌月卻是一挑眉,她沒有回頭,可身后的那股凌厲攻勢,她卻是感覺到了。

    黑豹還未靠近,葉凌月眉心一動,血光驟現。

    一枚血箭,劃破了長空。

    箭頭,不偏不倚,擊中了那只黑豹的咽喉。

    黑豹隱嗚一聲,念力潰散開,消失的無影無蹤。

    整個過程,不過眨眼之間。

    虔藍佛陀一怔,她的步云豹被擊潰了

    用念力化物的本事,楊妃兒也掌握了

    不對,她那并非是念力,似乎是另外一種力量。

    虔藍佛陀隱隱覺得,眼前的楊妃兒較數日之前,有些不同了。

    “念力,還可以化成古獸這是什么念力”

    帝陽青峰瞠目結舌道。

    “想來是虔藍佛陀新領悟的神通,恭喜虔藍佛陀了。”

    葉凌月輕描淡寫道。

    “你那箭是什么箭,也賊鋒利了,連念力都可以擊潰”

    一旁的龐骨也是滿臉的吃驚。

    只是他吃驚的卻是葉凌月的那一枚血箭。

    那血箭,幾乎是瞬念而成,凝聚速度,可比那念力豹子還要快的多。

    尋常的兵器,對上了念力,也大多是無能為力的,可葉凌月的血箭,卻是例外。

    這玩意,無形無影,如果在對敵時用上了,幾乎是偷襲暗殺的好幫手。

    盤古作為一名匠人,自然對其很是好奇。

    虔藍佛陀的臉色也有些發白。

    那枚血箭的厲害,她又何嘗沒看見。

    如果那枚血箭剛才不是對準了那頭步云豹,而是對準了自己的咽喉,這會兒,只怕自己已經斃命了。

    虔藍佛陀不禁心慌。

    “那是我太陰箭,我的本命血兵。”

    葉凌月淡淡說道。

    本命血兵,是擁有純凈太陰血脈的太陰女子們在覺醒后,都會擁有凝聚成的兵器。

    像是葉凌月最早的血鐮,仇雨的半鐮,越是血統純凈,凝聚成的血兵就越特殊。

    葉凌月眼下的太陰箭,卻是葉凌月這具肉身,天嬰葉凌月在消除了太陰血印后,形成的血兵。

    它射程遠,凝聚時間快,還能擊穿念力,葉凌月還是第一次使用,可效果,卻是好的驚人。

    虔藍佛陀臉色發白。

    過了片刻,她才說道。

    “云佛陀、鏡佛是和九命佛一起外出,進入女皇山谷時,遇害的。當時一起去的念師共有十幾人,可是最終回來的只有兩三個人,其中就有九命佛。從那回來后,九命佛就三緘其口,不允許任何人再提這件事。可我從其中一名念師口中打聽到,那兩位遇到了泥石流,被埋在了下面。當時云佛陀為了救九命佛,用自己的身子擋住了一塊巨石,被巨石壓住了。鏡佛為了救她,也被隨后而來的泥石流給淹沒了。所以說,他們都是被九命佛害死的。”

    虔藍佛陀沉聲道。

    女皇山谷葉凌月在腦中迅速著這個地點的下落。

    搜尋了一圈后,她想了起來。

    所謂的女皇山谷,就是百城廢墟的盡頭。

    那是一片類似峽谷的特殊地貌,女皇山谷,也是從百城廢墟通往女皇宮的必經之路。

    所以說,娘親和鏡叔叔是在去女皇宮的途中,遇難的。

    這一章是月票加更,大家記得投個票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