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64154-37122478/

第二卷 第2320章 你說氣人不氣人
    天柱峰上。

    雪蓮跪在地上,抱著奄奄一息的白帝至尊痛哭不止,而白帝至尊則不停的吐血,眨眼之間,就把胸前的衣服給染紅了,再這樣下去,是不是就要吐血而亡了?

    高飛一開始的時候也急壞了,可是當檢查完白帝至尊的情況以后……他就不著急了,而且臉色也變得古怪起來。

    “怎么樣?他怎么樣?”雪蓮淚眼婆娑的看著高飛:“他會不會死?”

    “額……那個……”高飛心里這個膩歪啊,白帝至尊的傷勢根本沒那么重,也就是說白帝至尊都是裝出來的,不用問,肯定是為了博取同情和可憐的,博取誰?當然是雪蓮了,可憐的雪蓮啊,竟然沒看出來?姜還是老的辣啊,白帝至尊就是有辦法,如此一弄,雪蓮對白帝至尊的恨意肯定減輕了許多,接下來再好好運作一下,兩人可能就重歸于好了,這份算計,了不起啊。

    “到底怎么樣啊?你快說啊。”湯嘉雨急了:“能不能別這么墨跡啊?”

    “那個……沒事……不,有事,白帝前輩的情況很惡劣啊,就剩下一口氣了。”高飛裝出很傷心的樣子:“雪蓮前輩,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啊,白帝前輩很有可能會……”

    “不,他不會死的,我不要他死,求求你們了,救救他吧,你們一定有辦法的對不對?”雪蓮哭的更加傷心了,看到白帝至尊虛弱的樣子,她的心都要碎了。

    “這個,我只能說試一試,至于結果如何,就看白帝前輩的運氣了。”高飛裝模作樣的在白帝至尊身上拍了幾下,然后又拿出幾顆丹藥塞進了白帝至尊的嘴里,“好了,我該做的都做了,接下來就要看白帝前輩的求生欲望有多強了。”說到這里,高飛伸手碰了湯嘉雨一下。

    湯嘉雨起初沒在意,當被高飛碰了第二下以后,湯嘉雨立即抬起頭瞪了高飛一眼:“碰我干啥?占我便宜啊?”

    “我……”高飛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湯嘉雨這個女人簡直是蠢到家了,沒看到自己給她使眼色嗎?就不能聰明點嗎?罷了,這件事還要靠自己啊,湯嘉雨這個女人根本靠不住。

    “怎么?還委屈你了?我告訴你,我對你沒興趣,你再敢占我便宜,我就對你不客氣了。”湯嘉雨惡狠狠的威脅道。

    高飛心累,已經不想搭理湯嘉雨了,他深深的吸了口氣,平穩了一下情緒,然后轉頭看向還在痛哭的雪蓮:“雪蓮前輩,白帝前輩能不能活過來,就靠你了。”

    “我?”雪蓮一愣:“我能做什么?”

    “你能做的多了。”高飛說道:“因為你下毒……白帝前輩可謂是傷心欲絕,內心深處不知道多自責呢,這個時候他的求生欲望肯定很低……如果,我說的是如果,你能在這個時候原諒他,忘掉所有的仇恨,愿意跟白帝前輩重歸于好,白帝前輩聽了以后求生欲肯定會大大增加,活過來的幾率也就增多了。”

    “是這樣嗎?”

    “對,就是這樣。”

    “……”

    雪蓮咬住嘴唇,有些掙扎,讓她忘掉仇恨?和白帝至尊重歸于好真的是有些難為她了。

    “咳咳咳……”就在這個時候,白帝至尊突然狂噴血,一口接著一口,氣息越發的微弱了。

    “哎呀,不好,白帝前輩的傷勢惡化了,雪蓮前輩,你趕緊做決定啊,再不做決定,白帝前輩就要死了。”高飛大驚失色,焦急的不行。

    “我……我答應了……我愿意放下仇恨……我愿意跟他重歸于好……”雪蓮雖然說的不連貫,但是高飛依然聽的很清楚。

    “好!”高飛大叫一聲:“白帝前輩,你都聽見了吧?雪蓮前輩原諒你了,愿意跟你重歸于好了,你要是聽到了,就趕緊活過來吧。”

    嘿!還真管用呢!高飛話音剛落,白帝至尊就停止了噴血,氣息也變得穩定起來,只不過還沒有蘇醒。

    “嗯,好了,暫時沒事了,接下來就是等待,等白帝前輩蘇醒。”高飛松了口氣,演戲真的是太累了,而且是演這種忽悠人的把戲,更累!

    看到白帝至尊傷勢穩定了,雪蓮緊懸著的心才慢慢放下:“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啊。”

    站在一旁湯嘉雨都看傻眼了,正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即使剛開始的時候沒察覺出什么,可是到了后面……湯嘉雨已經看出有些不對勁了。

    “哎,別發呆了,趕緊走了,這里有雪蓮前輩照顧白帝至尊就行了。”

    “可是……”

    “可是什么啊!趕緊走了。”

    高飛不容湯嘉雨多說,強行拉著湯嘉雨離開了,一直走出好遠,看不到雪蓮和白帝至尊的身影以后,高飛才松開湯嘉雨,一個人背著手在半山腰上行走,嘴里還哼著不知名的小曲,看上去心情似乎不錯。

    “高飛。”湯嘉雨快走幾步,追上了高飛,問道:“怎么回事。”

    “你不是都看到了嗎?還問我?”

    “哼!你把我當傻子了是吧?別以為我看不出你和白帝前輩在演戲……”

    “慎言!”高飛四下看了看,壓低聲音說道:“你既然看出來了,那我就多說兩句,這一切都是白帝至尊弄出來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想消除雪蓮前輩心中的仇恨,我只不過是配合一下罷了,這個時候你要是敢破壞白帝前輩的好事,哼哼,那你就等死吧。”

    “兩個大男人合伙欺騙一個女人,真夠可以的。”湯嘉雨哼道。

    “那不叫欺騙,叫善意的謊言。”

    “還不是一樣。”

    “不一樣,怎么能一樣呢,欺騙是惡意的,是害人的,善意的謊言初衷是好的,是為了消除麻煩的,難道你不想看到白帝前輩和雪蓮牽連重歸于好?”

    “你要想清楚,雪蓮前輩又不是傻子,可能現在被騙住了,等她冷靜下來仔細一想,就會察覺到不對勁……”

    “先把眼前這一關過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說唄,再說了,以后的麻煩讓白帝前輩一個人解決,我們就不跟著忙活了。”走著走著,高飛抬腳踢飛一塊小石頭,略帶感慨的說道:“我有點想不通,那個雪蓮前輩都下毒謀害白帝前輩了,這次為何還痛哭流涕的喊著不讓白帝前輩死呢?這不是前后矛盾嗎?”

    “你根本不了解女人。”

    “此話怎講?”

    “雪蓮前輩無疑是喜歡白帝前輩的,但是為了家人仇恨不得不硬下心腸毒害白帝前輩,后來白帝前輩活下來了,這是雪蓮前輩沒有想到的,已經謀害了一次,內心的仇恨就會減少很多,再加上……這一次白帝至尊舍身忘死的解救雪蓮前輩,讓雪蓮前輩很是感動,如此一來,心里的仇恨又減少了一些,況且……”說到這里,湯嘉雨突然停下不說了。

    高飛正聽的起勁呢,看到湯嘉雨不說了,他就很生氣:“說啊,怎么不說了?既然說了,就說完整啊?況且什么?”

    湯嘉雨白了高飛一眼:“白帝至尊死在外面和死在雪蓮前輩跟前是兩個概念。”

    “兩個概念?”高飛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聽你怎么一說,確實有點意思。”

    “不是有點意思,而是很有意思。”湯嘉雨笑道:“高飛啊,別看你接觸的女人不少,其實你一點也不了解女人。”

    “我為什么要了解女人?”高飛哼道:“根本就沒必要!”

    “不不不,有必要,相當有必要。”湯嘉雨擺擺手:“假如哪天你也碰見雪蓮前輩這樣的女人……”

    “那是不可能的,我做事一向有分寸,從來不會連累無辜。”

    “哦,聽你的意思,你是說白帝前輩做事沒分寸了?等白帝前輩醒來以后,我就告訴他,讓他收拾你。”

    “你想的挺美,可惜呀,我不會承認的,大不了反咬一口,就說是你說的。”

    “你……”

    “你可以試試,看看白帝前輩會相信誰的話?哈哈……”高飛得意的笑了起來。

    “哼!小人得志!”湯嘉雨哼了一聲,高飛和白帝至尊認識的時間長,而且關系好,如果高飛倒打一耙的話,白帝至尊很有可能會相信高飛,到時候湯嘉雨就倒霉了,本以為抓住了高飛的把柄,可以好好威脅一下高飛,但是沒想到最后反被高飛給威脅了,你說氣人不氣人?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