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6966-41402177/

第2699章 賭場
    第2699章 賭場

    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葉秋跟奧拉來到了一個地下室。品=書/網 https://wWw.Vodtw.la

    七拐八拐,來到一扇大型的防空洞門前面。

    防空洞門被打開,接著里面還有一扇電子防爆門。

    通過驗證之后,電子防爆門打開。

    吵雜熱鬧的聲音從里面傳了出來。

    奧拉看到里面是一個巨大的賭場。

    賭場巨大,里面人聲鼎沸,人潮擁擠,人山人海。

    這可以說是奧拉這輩子見過最大的賭場了,比拉斯維加斯賭場還要更加的大,更加豪華。

    她知道來的是賭場,但是沒想到,竟然利文斯頓家的賭場竟然這么大。

    走進賭場里面,葉秋換了一千萬美金的籌碼。

    然后兩人走進賭場了里面。

    奧拉低聲問道“葉秋,要不要打電話給埃爾德爾?讓他帶人來,出了問題,我們好有支援?”

    葉秋笑道“不用,你不要太緊張,有我在,沒事的。”

    奧拉說道“行吧,我相信你。”

    她接著問道“今天晚上想要怎么做?”

    葉秋笑道“不是今天晚上怎么做,而是這幾天晚上,我們都來。”

    奧拉問道“你到底準備怎么做?”

    葉秋笑道“我準備贏的這賭場開不下去。”

    奧拉有些驚訝道“你賭技再強,也不可能把賭場給贏的開不下去啊。”

    葉秋笑道“放心,你等著看就知道了。”

    奧拉跟著葉秋這么長時間,可以說對他是無條件的信任,既然他說可以,那就一定可以。

    葉秋說道“來,先玩最簡單的賭大小。”

    兩人來到賭大小的賭桌,就算是最簡單的賭大小,也圍著一大桌子的人。

    葉秋跟奧拉擠進去。

    荷官搖骰子,然后放下篩盅,示意眾人押注。

    葉秋沒下注,而是先在一旁觀察。

    賭客們紛紛下注。

    他一直盯著荷官面前的那個篩盅。

    果然,當顧客下注之后,荷官不動聲色地在桌子上碰了一下,篩盅里面的篩子動了,一下子由112小變成了456大。

    因為在場的顧客多是壓小,自然得開大,賭場才能夠賺到大錢。

    果然是出老千啊。

    這樣的話,葉秋想要搞垮這家賭場,那就更加容易了。

    只要揭穿賭場出老千就行了。

    他思考了好一會兒,然后開始押注。

    先準備等大家都下注后,他再壓多的那一邊。

    別人都是幾千一萬地押注,最高不過幾萬。

    但是他突然大聲喊道“我押注五十萬買小!”

    他的重注一下子引起了在場所有人的關注。

    我去!

    土豪啊!

    一上來就是五十萬。

    眾人都向葉秋投去一個羨慕的眼神。

    有錢人走到哪里,都能夠引起別人的尊重跟關注。

    這是世界上亙古不變的真理。

    奧拉心中已經在幻想著,葉秋將會開始贏了,一定會一路贏下去。

    結果就在這時候,荷官開。

    “455大!”

    奧拉一下子愣住,不是說你賭技很厲害嗎?怎么一來就輸了?

    周圍的賭客們紛紛搖頭嘆息,同樣也為葉秋感到遺憾。

    葉秋裝出一副懊惱的樣子。

    他喊道“再來!”

    第二局。

    “我壓五十萬,買小!”

    再次引來眾人側目,真正的土豪。

    結果。

    “開,466大。”

    葉秋再次輸掉。

    葉秋不服喊道“再來!”

    第三局。

    葉秋再五十萬買小!

    輸了!

    第四局,第五局,一直到第十局。

    葉秋無一例外地都輸掉了。

    他每一局,都拿出五十萬來買小的,結果每一次都輸掉了。

    這一下,不到十分鐘,他輸掉了五百萬美金。

    這一下讓在場賭客們紛紛嘩然了起來,他們看向葉秋的眼神中就像是看一個傻子一樣。

    這一定是個紈绔子弟,一個花錢如流水的富二代。

    照他這樣敗家,就算是金山銀山,也得被他給敗光掉。

    真是愚蠢之極!

    “我的天!他已經連輸掉了十局啊,五百萬,就這樣沒了。”

    “這小子一定是有錢人的子弟,不過按照他這樣敗家下去,必定破產!”

    “真是個愚蠢的家伙,賭場就喜歡這樣的蠢貨,給他們送錢來,他們當然高興。”

    奧拉拉著葉秋,低聲問道“葉秋,你到底在干什么?輸了就不要玩了,最起碼換個項目行不行?”

    葉秋笑道“放長線釣大魚,不用急,很快就有好戲看了。”

    奧拉賞他一個白眼,但是卻沒有再說話了。

    反正你有錢,隨便你了。

    眾人看到葉秋這樣一副無所謂的表情,對他更加的鄙夷了。

    就在這時候,葉秋對著荷官說道“按照概率學來說,我買小,有50的機會能夠買中,但是我現在的概率是零,所以我懷疑這中間是不是有什么問題。”

    那荷官聞言眼神冷了下來,他身邊的兩個保安上前一步,虎視眈眈地盯著葉秋。

    荷官冷冷說道“先生,我們這里是正規賭場,你別污蔑我們,不然,下場可不好。”

    葉秋笑道“我只是提出我的合理質疑而已,不要緊張。”

    “要不這樣,我來坐莊,你來下注,咱們來一場怎么樣?”

    荷官怔了一下,這樣的情況他還沒有遇到過。

    葉秋說道“你可以找你們的賭場負責人匯報。”

    荷官轉身打了一個電話。

    然后說道“好的!可以。”

    葉秋說道“來,篩盅給到我,我來搖篩盅。”

    荷官非常爽快地遞給葉秋。

    反正只要篩子在賭桌上,那他就可以控制篩子的點數。

    最終這小子依然會輸,而且還會輸個精光。

    葉秋接過篩盅,然后拿出篩子,放到一邊,接著對身邊的一個賭客說道“先生,你能去外面幫我買一百個全新的篩子嗎?”

    說著他給了這個賭客一萬塊錢的籌碼,對方屁顛屁顛地跑開了。

    荷官臉色微變。

    葉秋笑道“荷官,我看你們家的這個篩子已經很舊了,我看還是換個全新的吧。”

    荷官趕緊說道“根據規定,只能用賭場的篩子,這一副篩子舊了,我們換一副賭場全新的篩子就可以了。”

    葉秋說道“哦?為什么不能用外面的?”

    荷官說道“誰知道你外面買回來的會不會動手腳。”

    葉秋笑道“可以驗證一下的嘛,你們賭場這么先進,不可能沒有反作弊的偵查手段吧。”

    “待會驗證一下就行了。”

    荷官臉色有些難看“必須用賭場的篩子,這是規定。”

    葉秋笑道“必須用?”

    他拿起一個篩子,笑道“難道說,這小小的篩子里面,隱藏著什么秘密?”

    “要不?我們一起來看看這篩子里面到底隱藏著什么密碼吧。”

    荷官臉色刷的一下慘白了起來,他趕緊緊張說道“不要!”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