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7537-41402181/

第3085章 又分手了
    鈴鐺姑娘趕緊阻止,想要將這群人去王城旅游的心思扼殺在萌芽之中。

    她道“少司命只說解開你們身上的氣脈禁制,可沒說你們可以去王城游玩。”葉小川道“那些人都能去祖地旅游踏青?為什么我們就不能去王城游玩?明天我們就要返回人間啦,好不容易來趟天女國,總得給親戚朋友帶點天女國的土特產吧,六戒

    ,戒色,你們去把趙師兄他們就叫上,咱們一起去逛更熱鬧。”

    鈴鐺姑娘急的要哭了,可是,葉小川壓根就不聽她的話。

    她去找外面的黑羽軍前來幫忙看著,面對這么多氣脈禁制被解開的精英弟子,黑羽軍根本就無法阻攔。挨個叫了一番,除了埋頭在實驗室里研究高科技武器的小七與鬼丫頭,其他留守在此的幾個蒼云弟子,一聽說可以出去玩,都歡呼的跑了過來,其中就屬李問道跑的最快。

    李問道一溜煙的就跑到了葉小川的跟前,叫道“是不是要去王城看美女?走走走,趕緊走啊!”葉小川一臉奇怪的道“李師兄,前陣子你還和一個正道的仙子你儂我儂撒狗糧,那仙子我見過,要長相有長相,要氣質有氣質,要身材有身材,比你以前交往的那些對象

    ,質量要好很多,怎么,又分手了?”齊飛遠在一邊陰陽怪氣的道“可不嘛,從死澤的外澤,就和那姑娘勾搭在一起,到了內澤,就把那姑娘給糟蹋了。前幾天剛來到昆侖仙境,看到無數美女,他就和那姑娘

    割袍斷義,老死不相往來。”

    眾人一起鄙視李問道。

    李問道狡辯道“我們是和平分手!覺得性格上有些合不來,就好聚好散啦,怎么被齊師兄這么說,倒像我是渣男似得。”

    他的狡辯是蒼白的,是無力的。

    這些年來,李問道交往的仙子,起碼有十幾個了,每一次都是在和姑娘上床后沒幾天,就把人家姑娘給甩了。

    眾人紛紛搖頭,也不知道他老爹李飛羽,堂堂人間有名的豪俠,又是蒼云門的正陽峰首座,怎么會生出這么一個大渣男出來。葉小川一臉詭異笑容,摟著李問道的肩膀,笑嘻嘻的道“李師兄,我很奇怪啊,你說你交了十幾個女朋友,每次將姑娘糟蹋后沒多久就分手,好像也沒幾個一哭二鬧三上

    吊的,是不是姑娘知了你長短,你卻不知她深淺,所以才分手的啊。我看啊,不是你甩了那些姑娘,而是那些姑娘甩了你吧。”

    聲音說的有點大,周圍的蒼云男弟子與戒色、六戒都是哈哈大笑,至于那幾個蒼云女弟子,則是面色紅暈,呸聲咒罵葉小川。葉小川回頭看了一眼眾人,看到了劉童雪白的臉頰紅的幾乎在滴血,她道“劉師妹,朱長水那家伙從小和我光屁股長大,我是鳥王,他是第二鳥王,你叫喊的這么大聲,

    看來你對此事很有心得啊。”

    劉童的皮膚是所有女子中最白皙的,而且她還很害羞,雪白的臉頰立刻紅成了猴屁股,一直延伸到脖子下方的衣領里。

    葉小川感嘆,朱長水的命真好了,這么一位極品仙子,竟然被他給禍禍了。

    最后出來的人,是阿香。

    身穿粉紅色的絲綢衣裳,不過她依舊是蒙著臉,葉小川也不知道小七與鬼丫頭的天露生肌水到底給阿香治成了什么樣子。

    葉小川對阿香現在恢復容貌的希望并不大。當初小七與鬼丫頭都說了,阿香的燒傷太嚴重了,需要搓皮刮骨,單憑天露生肌水并不能起到太好的效果,得依靠生命之水才行。打算等回了中土,去北疆黑森林找紫精

    靈族要點生命之水,再給阿香來一個全身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整容。不過,幾天不見,阿香心情似乎不錯,還拉著云乞幽的胳膊云姐姐長,云姐姐短的叫著,比以前的話多多了,人開朗了許多,估計這兩天她把自己關在房間里用天露生肌

    水整容的效果不差。

    就是她嗓子壞了,聲音是真元傳出來的,有些沙啞。

    去王城玩的人還真不少,葉小川,云乞幽,趙無極,冷宗圣,齊飛遠,楚天行,李問道,劉童,寧香若,阿香姑娘,外加兩個肥和尚。

    天女司的鈴鐺姑娘,阻止不了,趕緊向少司命傳訊。

    現在女娥率領大部隊,還在千里之外往回趕呢,于是就讓鈴鐺姑娘跟著這群人,美名其曰是當向導,其實就是看著這群人,別讓他們在王城里胡鬧。

    天女國的王城很大,幾乎差不多與中土的朝廷的京城差不多。

    防人間古長安的布局,興建了一百零八坊。

    現在正是清晨,東西二市剛剛開市,正是一天最熱鬧的時候。

    葉小川等一群人,御空飛行,很快就落在了王宮的城墻外面,城墻根底下除了黑羽軍外與幾千正在操練的紅羽軍,沒瞧見什么普通的天女國百姓。

    曾經逛過王城的那幾個姑娘,與鈴鐺姑娘開始充當向導,決定先從靠近王宮的西市開始逛,為期兩個時辰,逛到中午再回王宮。

    進入了王城內部,一股異域的氣息,迎面撲來。雖然王城的構建是仿古長安格局的,但是天女國以前發源自西域的孔雀河,是屬于西域文明的一顆璀璨的明星,后來又移民到昆侖仙境一萬六七千年,其文化已經漸漸脫

    離了古西域文化,也與中土文化很不一樣。

    文化的不同,最直觀的體現便是風俗與建筑方面。

    王宮的建筑,還能看出是西域與中土文化的縮影,可是王城里的建筑,就顯得非常的另類了。

    每一棟建筑都是四四方方的正方形,以巨石為基,青磚為墻,而且并不是一層,幾乎都是三層。

    一棟三層樓,就夠一家子居住了,大戶人家似乎也是如此,沒有中土大戶人家常見的三進三出的大宅子。最有特色的是房頂,不是西域常見的圓拱房頂,也不是中土常見的六角飛檐,就像是一個大鍋蓋蓋在上面,在每一個大鍋蓋的上面,還豎著一根至少一丈長的旗桿,不同顏色的旗幟迎風飄揚,很是醒目。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