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69928-43787311/

第八百五十三章 各條戰線,不可輕忽
    信息傳播是一門學問,看似傳播效果更好的渠道和平臺,很多時候并不是決定一場輿論風向的核心要素,某些落后的手段,有時反而能在類似的對決中,顯得更加持久和韌性十足。

    半年前林淼和圓寒在央視的節目,固然在播出后一段時間帶起了一股反思素質教育弊端的思潮,并同時肯定了應試教育在穩定大局、統一思想、緩解社會矛盾等方面的優勢,可時間一長,隨著電視節目影響的日漸減弱,能夠“日更”的紙媒,便再次順利地搶奪了輿論高地。畢竟就算央視再偏向林淼,他們也總不能隔三岔五拿這個節目出來重播。

    而且真要這么干了,說不定還會引起觀眾的逆反心理。

    畢竟一般人看電視節目,主要就圖個新鮮,如果來來回回都是一樣的畫面,就算是電視劇或者相聲小品,也會讓人出現審美疲勞,更不用說是那種現場懟人的說教節目。

    相比之下,紙媒就沒有這個煩惱。

    因為同樣一件事情,同樣一個觀點,不同的人完全可以從不同的角度去切入,每天反反復復通過不同的材料,向同一批人的大腦里灌輸實質相同的思想。

    這種做法,不僅不容易讓人覺得厭煩,無形中還能潤物無聲地強化一個人對某件事的看法,最終起到洗腦的作用,爭取到大量原本中立者的支持。時間一旦久了,只要全社會對某件事或者某個人形成固定的刻板印象,今后再想翻案,沒有政治力量的參與,那就千難萬難。

    有了這樣的指導思想,某些人在打擊林淼形象這件事上的戰略思路,總結概括起來就是簡單的六個字不退縮,不放棄。具體戰術則是三點第一,讓笨蛋先動手。第二,逼林淼下場。第三,把事情鬧大——政治這種事,對錯輸贏是很微妙的,出于某些人所共知且只可意會的道理,一個存在巨大社會爭議的人物,顯然就很不適合坐到關鍵位置上去。因為“鬧大”這兩個字,本身就是對一個人“綜合評定”的否定。

    所以在林淼實在金身不敗的情況下,既然潑臟水沒用,那就只能改成敲鑼打鼓了。

    鬧到鑼鼓喧天、紅旗招展就再好不過。

    入春之后,在一撮有心人的暗中煽風點火以及一群熱血笨蛋的推波助瀾之下,那面原本已經開始搖晃的素質教育大旗,又慢慢被人強力固定住。

    這場逐步升級的輿論大戰,表明上看是所謂的素質教育和應試教育觀念之爭,但稍微往水面下看一眼,人們就能發現真相的另一部分一大批第一屆《新思維》作文大賽的一等獎獲得者們,馬上就要跟林淼一起參加高考,作為協辦單位的國內10所名校,已經開出了加60分的優惠政策。因此在這種情況下,打擊林淼,就既是出于長遠考慮,同時也是要趕在高考之前,抓緊為素質教育正名,哪怕無法獲勝,但至少要形成比較平衡的輿論氛圍。

    因為這群學生加60分進入全國頂尖大學,除了需要學校和有關部門的支持,也同樣需要“大義”來背書。這個“大義”,就是素質教育的合理性!就是“與國際接軌”的先進性!

    所以在這種局面下,林淼必須站出來挨打!

    就算他識破了,騙也得把他騙出來!

    只是誰也沒想到的是,就在部分人正打算要動手的時候,圓寒這個占了體制便宜又反過頭來咬體制一口的二五仔,居然先不由分說地沖林淼下了嘴。

    那一口咬得如此氣勢磅礴,驚天動地,不但迅速獲得了大量圓寒粉絲的支援,還歪打正著地完美貫徹他們“讓笨蛋先動手”的策略。而且更更更讓他們高興的是,不久之后,林淼居然真的親自下場了,一篇發表在《東甌日報》上的署名文章,徹底引爆輿論,并同時讓“逼林淼下場”和“把事情鬧大”的條件被點亮。

    在某些人想來,接下來只要能控制住圓寒,讓他時不時撩撥林淼一下,這場嘴仗,至少能打上七八年。而七八年的時間,已經足夠他們慢慢把圓寒包裝成一個領袖式的人物,在輿論上不斷給林淼制造麻煩。屆時就算林淼對自己再狠,拿出再多的硬核成績,可名聲受損,那就是受損了。某些機會,屬于有準備的人,但絕不會屬于“明星”。

    林淼同學,是時候成為一個和“口水仗”劃等號的明星了。

    午后滬城某座小山的小院里,郭鶴齡攤開報紙,看著上面小徒弟新寫的小文章,表情既欣慰又帶著淡淡的愁緒。他不是看不懂這個局面,但問題是如果林淼一直不吭聲,輿論就會一邊倒,如果林淼接茬,那就是往人家的坑里跳。這件事的反面是陰謀,正面是陽謀。

    兩頭堵啊……

    而且更重要的是,眼下林淼高考在即,原本省狀元就有點不穩,現在再為這種破事分心,一旦心態起了變化,或者沒能達預期的復習效果,以后的局面就會更加被動。

    “娘希匹。”郭鶴齡一大把年紀的人,這時候也忍不住滿肚子窩火。

    他喘了喘氣,強迫自己把情緒控制下來,把注意力先放在林淼的小文章上。

    “欣聞圓師傅最近學會了開車,并且自認為貫通我國賽車行業學問體系,隱隱有開宗立派之氣象,實在可喜可賀。貴母校老師如果知道圓師傅在因七門高一課程不及格而輟學的情形下,仍然不放棄學習,努力在社會上奮斗求生,不麻煩社會,不麻煩政府,定會以圓師傅為傲,教育貴母校師兄妹姐弟看到沒!這就是典型的拎不清狀況,拿著無知當個性!要是這也叫行業博導,中國所有的二級工以上職稱的,就全都是博導的爺爺了!

    我很不理解,一個人剛剛學會‘玩’的人,是怎么有臉把自己跟博導聯系起來了。一個司機師傅,搞明白汽車工作的基本運行原理,知道哪個零件是干嘛的,這難道不是技術常識嗎?一個司機師傅明白出租車公司的規章制度,知道本地的出租車行業的具體市場狀況,不是工作常識嗎?一個司機師傅上懂公司的規矩,下能服務乘客,中間還能和同行以及交警打好交道,這不是職業常識嗎?怎么這些常識,一換到聽著洋氣的賽車行業里,到了圓師傅身上,就成了博導級別的先進學術思想和學術成果了?

    這到底是圓師傅無知者無畏,還是純粹的無知?

    恐怕還是后者居多。

    我這么說,不是針對圓師傅,而是有實實在在的根據。因為我很確定,圓師傅一定做不出任何一所大學汽車制造專業的期末考題,一題都不可能,因為圓師傅沒有能力用函數買菜,自然也就沒有能力用函數計算汽車各重要零部件的理論運動數據。

    而且我也同時可以確認,那些考上大學的,考入汽車設計行業,將來或許就會分流進賽車領域的同學,他們一定能做出圓師傅做不出的題目。但這些同學雖然在理論水平上甩圓師傅至少180條街的距離,可他們絕不敢說自己已經達到了博導水平——哪怕他們同樣還能用最多一兩天時間,學會圓師傅用了半年在汽車修理廠里學到的東西。

    圓師傅,你說的那個學習,其實不是學習。

    你說的那個學習,頂多叫學會。就像紅毛猩猩也會拿著樹枝,從樹洞里挖幾只蟲子出來吃。

    但我們是人類,我們是不是猩猩。

    圓師傅,答應我,以后不要再自降身價,去和猩猩比學習能力了,好嗎?”

    郭鶴齡看到這里,一下子沒繃住,笑得噴出一灘口水。剛好放學回家的小美,提著水壺過來給郭鶴齡倒水,忙上前問道“爺爺,什么笑話啊?這么好笑?”

    一邊說著,往郭鶴齡已經喝干的杯子續水。

    郭鶴齡把報紙遞給小美,自己端起茶杯喝茶。

    小美放下熱水壺,接過報紙,一看是林淼寫的,立馬眼睛一亮。她飛快往下讀了片刻,讀到郭鶴齡剛才笑噴的那句時,也不由得同樣笑得花枝亂顫。

    郭鶴齡這時候又想把報紙要回去。

    小美不肯道“等下!我先看完!”

    郭鶴齡不禁一臉郁悶。

    “圓師傅追求進步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其實年輕人追求進步是好事,而且圓師傅說學習的方法和方式可以是多種多樣的,這點我也同意。一個人只要肯浪子回頭,別說學習,就算重新學做人都不晚。典型的正面例子,就是我的保鏢隊隊長斌哥。斌哥16歲初中畢業,在和圓師傅相同的學歷情況下,18歲那年又浪子回頭,重回校園,經過不懈的努力,拿到了成教中專的文憑。如果不是為了工作,他明年說不定還能拿一個大專文憑。

    圓師傅看到大專這兩個字,說不定就笑了。這么無聊啊,花那么多時間,只為了一本證書。但是圓師傅不知道的是,如果斌哥拿到這本證書,就有了參加公務員考試的資格。

    圓師傅可能更不明白的是,中國那么多人,擁有這個參考資格的人,其實并不多。那些沒資格參加考試的人當中,就包括圓師傅你自己。

    圓師傅或許又要不屑,又要說體制內工作是你看不上的,當然,圓師傅生在衣食無憂的家庭,又少年成名天下知,向來不愁生存,可全中國能有圓師傅這般幸運的人,總共也才幾個?

    圓師傅說美國的教育制度,是素質教育和應試教育的結合,是完美的,給大量在體育和藝術上有造詣的人了機會,那么圓師傅是否又知道,這些最后上了名校的體育生和藝術生,又有多少最后沒能靠他們在體育和藝術上的天分討生活,最終幫助他們在西方社會活下去的,歸根結底,還是他們手里的名校文憑?那么這些人,到底是為了藝術和體育上名校,還是為了名校的文憑上名校?這樣的素質教育,本質上和作弊有什么區別?

    圓師傅,我不跟你講國情,因為你不懂中國;我也不想跟你講學習,因為你也不懂學習。我只跟你講一講考試,因為你參加過考試,體驗過,嘗試過,努力過,放棄過,成功過,失敗過,我跟你講這個具體的東西,或許你能聽得進去一些。

    但當然最重要的不是你,而是其他崇拜你、相信你、追隨你的那些人。

    圓師傅說有些人把學習這個概念,狹義地理解為考試兩個字,這個有些人的大集合,應該是包括我這個小元素在內的。而且我可以很正式地在這里表態,就我們國家目前的狀態,對于所有尚未考上大學的人來說,將學習兩個字狹義地理解為考試,并沒有什么不好。

    當一個國家尚未崛起,社會上就出現對高分的嘲諷,這本身就是不正常的。所以我只問一個問題,問給所有今天能聽得進我這些話的人我們這些人,到底有什么資格看不起高分?

    中國今天有十多億的人口,960萬平方公里的國土上,只有一億多公頃的土地,不到世界人均耕地面積的一半。從資源總量上看,不管是實行計劃經濟還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無論怎么分,都總會有人分不到東西。這其中,也包括教育。

    但我們國家為了每個人都能在人生的起跑線上獲得充分公平競爭的機會,依然為每一個人保留了一線機會,哪怕是你是個黑戶,只要在學齡階段找到相關部門,你就能獲得參加九年義務教育的機會,只要你學得足夠認真,付出足夠多的努力,就有機會繼續升學,哪怕考砸了,只要你自己不放棄,依然永遠保留讀大學的希望。

    那么多成教、夜校,真的不是擺設。一考定終身這個說法,或許適合一部分對人生抱有極大希望的人,但并不適用于每一個人。哪怕不搞什么所謂的素質教育,國家也在每個路口,為我們了足夠多的選擇。你看不起那些選擇,是你個人的原因,但為什么要怪國家?

    人生在世,九成九的事情,都是努力不一定會有回報。

    但這九成九,恰恰不包括考試。

    我們的教學資源雖然不夠多,但其實也并不算少,全國300多個地級市,大學加上大專,總數無論如何也不會低于400所。而如果把錄取要求放到極低,如果351分就能上大學,那么這無疑也就意味著,只要你的考試成績不是爛得太離譜,351分往上的每1 分,都至少能對應一所愿意錄取你的學校。你付出的努力越多,試卷上每多出1分,你就多一分和這個社會討價還價的余地。高考總分值750分,每一分都有它寶貴的人生意義。

    圓師傅,你捫心自問,你高一七門考試掛紅燈,到底是你自己不努力的錯,還是教育制度的錯?你但凡稍微肯花點心思,老老實實、仔仔細細地把題目聽明白,再認認真真、本本分分地把題目多做幾遍,即便只能把最基礎的問題搞懂,又何至于連一門功課都無法過關?

    有些人指責高考不公,因為有些人剛好多一分就上了名校,有些人則剛好差一分落榜,但實際上,這反倒正體現了高考的公平。那些上名校的人,是因為那一分的原因嗎?吃十個餅填飽肚子,前九個餅就不重要了?要我說,那多出的一分,正是命運對努力的獎賞。而那些差一分落榜的同學,當真只是因為時運不濟?怕也不見得吧?真正能上線的人,難道剛好差的就是這一分?如果換套試卷,差十來分也有可能。歸根結底,還是水平問題。

    圓師傅很反感我管高考線叫智商線,心底里一定認為自己的智商在全社會的水平線以上,而且至少應該是中上水平。社會上還有些人抱怨,說全國各地的錄取分數線不同,而且家庭條件良好的學生,從小就能受到更好的教育,根子上就不公平。所以高考不是智商不智商的問題,高考成績怎么樣,最主要看命。

    可是說這些話的同志們吶,難道你們完全沒意識到,這才是高考值得我們拼命努力的最主要的原因啊!是,不可否認,人與人之間的起跑線,本身就是不公平的。

    但是說回高考本身——高考那滿分750分的卷面,除去極少數人5—10分的加分,對每個人來說,這總是起碼公平的吧?如果你足夠努力,不說考到全省頂尖的水平,但絕對數能考到600分左右,按百分之的分值來算,不過也就是100分考個80分,這樣的分數,已經足夠你考上全國絕大多數的重點大學;這樣的分數,已經足夠幫你抹平任何出身上的差距!

    所以高考錄取線,確實是智商線。

    這個智商,不但包括學習知識和考試技巧的能力,也包括一個人對人生的認知能力,對時間的安排能力,對自身欲望的控制能力。高考總分750分,高考考綱全國統一,正常高中學習時間,每個人都是三年。誰能在三年時間之內,以最快的效率,掌握最強的考試技術,誰就能在這場全國統一的競爭中獲得勝利。公平公正公開,人人都有機會,童叟無欺!

    這場考試,體現的是智商,也是態度,也是意志品質,也是所有一切跟一個人今后人生有緊密聯系的東西。分數是一個確保公平的指標,但你通過考試展現給社會的,卻遠不止分數。

    這一點,有些人或許現在不懂,但將來肯定會懂。

    如果將來還是不懂,那就當我沒說。

    圓師傅,如果你去年沒選擇輟學,其實我還想再勸勸你,高一七門紅燈籠其實還有救,哪怕總分只有200分,咱們爭取明年考400分,后年考600分,高考不就有希望了?

    更何況,貴母校還有允許留級的待遇。相當于多給了你整整一年的時間。

    圓師傅,你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多少學生做夢都想多出這么一年,留在學校里按照正常進度再讀一年書而不得,可你的選擇,居然是主動放棄,然后把一切怪在國家體制頭上?

    圓師傅,機會給你了,你自己不中用,怎么能怪國家?圓師傅,你跟我談學習,但你自己連最起碼的學習能力都不具備,怎么能怪我學得太好?圓師傅,都說人越缺什么就越想炫耀什么,但你把自己明明都不存在的東西拿出來炫耀,用你們滬城的腔調來說——

    你怕不是腦子瓦特了吧?

    圓寒師傅請自重,迷戀圓寒師傅‘才華’的同學,更要自重。所有其實并不迷戀圓寒師傅,卻打著圓寒師傅的名義詆毀國家教育制度的人,請安國的同志重點留意。

    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蘇聯尸骨未寒,各條戰線,不可輕忽。

    林淼,1998年5月15日,于哈佛大學西南方向大約12500公里可憐巴巴的中國四線城市東甌市,距離高考還有53天。”

    小美一口氣把這篇文章讀完,過了半天,才哇了一聲。

    郭鶴齡等得不耐煩,立馬把報紙拿回去接著看。

    小美卻興奮地嘰嘰喳喳個不停道“爺爺!淼淼太厲害啊!罵人帶臟字都帶得這么有道理,罵了人還能證明自己罵得沒錯,淼淼也太可愛了!”

    郭鶴齡不搭理,快速地一路看下來,時而點頭,時而微笑,有時還稍微皺一下眉頭。

    過了半天,他才放下報紙,起身嘆道“好啊,這孩子不簡單,到了今天這份上,屁股還能坐得這么穩,我這個徒弟,收得夠本。”

    “什么叫夠本,賺翻了好吧!”小美大聲道,“我就沒見你教過他什么東西,現在還每天出門逢人就說淼淼是你徒弟,到底誰占誰便宜還說不清呢!”

    郭鶴齡被小美說得臉色發青。

    “呀!”小美見狀嚇了一跳,趕緊往屋里跑,一邊大喊道,“爺爺你撐住!我去給你拿救心丸!”

    郭鶴齡一臉苦笑。

    都說娶妻娶賢,小美這丫頭,真的適合嫁給思齊嗎?

    郭鶴齡暗暗有點擔心了。

    這一天,林淼的《點評at》一文,被全國各大主流媒體轉載,同時也發布在搜喵網和搜狐網的首頁,林淼的搜喵博客粉絲數量一夜之間破萬,貼吧里更是吵得沸反盈天。

    圓寒在緊張和期待中等了許久,原以為會是你一拳、我一拳的對抗,結果當場被林淼一記大榔頭揍暈。一天之后,《群眾日報》發文,發了篇態度模棱兩可的評論,對林淼和圓寒各打五十大板。又一天后,莫一師發表文章,稱林淼的文章中充滿“計劃經濟”思想,而且政治思想不成熟,充滿冷戰思維,那么多錢放在林淼手里,是對國家經濟安全的威脅,建議國家加快立法,禁止未成年人參與社會經濟活動。

    但更多的,還是大街小巷里,越來越多被喚醒的群眾。

    老百姓不是傻子,事關自身利益的事,一想就明白了。

    原本想給素質教育背書的一戰,反倒引發了社會上對素質教育的反對聲潮。

    圓寒被林淼錘懵逼后,足足內傷了半個月沒敢再吭聲。因為網上關于他的外號,又多了一個,叫“圓瓦特”,人身攻擊意味明顯,博客的評論區大樓不歪地蓋了600多層,他不得不直接關閉了博客的評論功能,以逃避現實……

    半個月后,6月初,東甌中學在距離高考還剩32天的時候,啟動了最后一次模擬考。

    也就是所謂的三模。

    往年的三模,學校都會稍微調低難度,讓學生收獲一點自信心。但今年情況特殊,東甌中學不敢讓學生有半分輕敵之心,不但將考題難度保持在二模的水平線上,數學還多加了幾分料。

    兩天時間考完,6月7日,林淼拿到了成績單。

    語文124分,數學128分,英語148分,文綜256分,總分656分,蟬聯全校文科第一。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