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2313-41402223/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打工的
    工地上的事情副總裁是應該負責的,畢竟這是自己的職責,但是家里的事情,關于父子兩個人之間的矛盾的事情,與副總裁有關系嗎

    童玥真的覺得很可笑,真的是忍不住了,很想回一句話,卓秦風的離家出走跟他有什么關系

    自己的家事是自己的私事,應該自己去處理吧

    自己曾經是這個城市里最有名的人物,曾經是這個城市里的風云人物,曾經在這個城市里混得風生水起,怎么到老了一點點的屁大的事情都處理不了呢

    真的沒有想到人,老了這么多沒用童玥很想罵卓識,但是還是忍住了,無論有多么大的深仇大恨,還是不能夠和這個老頭子頂撞。

    童玥最終還是選擇了沒有脾氣,因為電話里的這個老頭子卓識,雖然和自己有過矛盾,雖然三番五次地為難自己的家人,還有自己。

    也曾經用自己的工作要挾自己的外甥女離開這個城市。

    但是為了生活,不得不在這個老頭子名下的學校里面教書。這是沒有辦法的事實。這個女人為了生活也就忍了。畢竟那個學校里他也是元老。

    童玥在那里,然后在那里教書,就是在那里也習慣了,也認為那是自己的事業,也認為是自己的家。

    公事就不和私事混為一談吧。童玥還是脾氣算好的,還是這一句話不說,就在聽了卓識這個老頭子在這里說的,然后緩緩地扭頭。

    童玥看向了查流域。

    查流域大概明白了,電話是打給自己的。

    大概明白了,電話應該和自己有很大的關系。

    副總裁立馬大步走了過去,果斷地接過了電話,放在耳邊,果然是自己的電話,果然對方講的事情和自己猜測的是一模一樣的。

    果然這個老頭子是想讓自己處理一下這么棘手的事情。

    公司里面所有的事情交給他自己這不算,現在連家里的事情都交給自己吧

    副總裁就這樣聽著電話,就這樣答應著,就這樣不情不愿地答應,但是他的語氣完全不讓人聽出來是不情不愿的。

    因為查流域很想趕快弄垮卓識地產,但是現在沒有辦法拒絕這個老頭子幫他找孩子。找孩子的事情也就得找自己吧副總裁真的是不理解。

    “查流域,你怎么不說話我覺得你,我確實是把什么事情交給你了,我這是信任你。你知道嗎公司里面那些人個個都不及你,那個安莎莉雖然是一把手,但是公司內部的事情就夠這個女孩子忙的了,外面的事情,不可能再麻煩這個女孩子。”

    卓識停頓了一下,似乎聽見卓識打了一個呵欠。

    “再說,這個女孩子處理事情,總是有些欠妥,上次叫她去處理學院路這個女生的事情,但是一回來,居然把事情搞得更糟糕了。居然弄得那個女孩子就這樣無聲無息地離開了國內。當然那個女孩子無聲無息地離開國內不僅僅是因為我派出去的安莎莉的后果,還有我那個親戚姚佳麗也去說了那個女孩子,也許是這兩方面的原因,讓學院路的那個女孩子離開了”

    查流域聽到這些事情的時候,總覺得有一種可笑的感覺。

    但是還是忍住不笑,真想罵人,但是還是說不出口。

    畢竟自己現在不能夠得罪了這個兇神惡煞的仇人,這個殺父仇人,這個殺母仇人,這個殺哥哥的仇人,以及這殺嫂子的仇人。

    現在不能得罪他,現在必須住在他的家里,必須和他親近,比較掌握他所有的一切,到時候一起發去,讓這個老頭子死得更快

    然而,卓家在這個城市里也像當初查家一樣,無聲無息地在這個城市里消失,那就更好了。

    查流域想想這些,臉上都出了一絲猙獰的微笑,這是微笑真的很可怕。

    “老總裁,卓總裁的離開,也許只是耍小孩子脾氣罷了。你放心,我一定幫你把他找出來,這個他回不回家,那你還是不要太勉強,因為他現在也年齡不大,也許是叛逆期延長了呢。畢竟才二十多歲吧”

    查流域連自己都懷疑自己說的是不是有問題,一個大男人了還叛逆期呢。

    “你也不要要求太高,像你兒子這樣的人,在富貴的人家里長大,從小到大,就是這樣嬌慣了,忽然之間耍一點脾氣,那有什么關系呢你不要著急,著急過頭了,那是你自己的事情,那樣就很危險的。所以也不用著急,我幫你找找吧,我想用我的資源找到他去哪里了,應該不是很難的事情,我立馬就回家,你等我,很多事情急不來的。”

    查流域還是繼續勸慰卓識,好像是真心實意一樣,查流域入錯行了,如果進娛樂圈,一定是影帝。

    查流域忍住了一肚子氣,忍住了所有的煩惱,忍住了一肚子的仇恨,眼睛里冒著兇光,一臉的憤怒,但是講出來的話卻如此的天性如此的溫馨。

    讓電話里的那個老頭子卓識居然覺得安心了,居然覺得已經可以不要管這件事情了。所有的一切都有了依靠一樣,像是那個漂泊的船只靠了岸邊一樣。

    讓卓識放心,讓卓識安心。

    漸漸地就掛了電話,然而,當這個副總裁放下電話的時候,緩緩地抬頭,依然是一臉的猙獰一臉的諷刺,緩緩地看見了文教授在看著自己,也看見了童玥在看著自己,兩個人的眼神都是那么的疑惑。

    “童玥,卓秦風中午離家出走了,到現在還沒有回家,老總裁也聯系不到這個家伙,我想這個孩子二十多歲了,還是那種叛逆的性格嗎這樣的男孩子真的不適合,真的不需要,你還是勸勸你的外甥女童小顏吧。最好是和這個男孩子斷絕關系,雖然現在我知道他們兩個沒有聯系。”

    查流域說道這里的時候,看了看文教授,又看向了童玥,“但是我想如果總裁去找童小顏的話,童小顏也一定不能夠再回心轉意,一定不能夠再回到那個狼窩里,我覺得那種人家根本就不算是好人家,你不要看我天天都在里面,然后在里面嗨呀,我是知道的,里面的那種痛苦,我也是有親身體會的。我是沒有辦法,然而我的性質也不一樣,我只是一個打工的。”

    查流域很想直接地告訴童玥,很想告訴童玥,自己呆在這家是必不得已,是因為很想掌握那個家里的一些機密,很想掌握一些把柄,很想抓住一些致命的要點,很想一起推翻那個家里,很想狠狠地打擊他的家里,很想讓那個家里死不復生

    但是現在毫無進展,天天幫那個家里做事情,公司里忙得累得要命之后,還要為那個家里奔波。

    現在連那個家里的總裁都不見了,父子鬧矛盾了,還是要有自己出馬來處理嗎

    這個男人想到這里的時候,覺得自己真的是很搞笑很矛盾。為什么那么拼命地跟卓識辦事情

    然而,副總裁所說的,引起了童玥的疑惑。既然你認為總裁不適合童小顏,既然你認為那個家里不是很好,既然你認為卓識不是個好人,既然你認為卓家也不是一個好人家,既然你認為那個家里根本就沒辦法生存,既然你認為那個家里還是離得遠越好。

    但是你為什么卻呆在那個家里你為什么卻住在那個家里,你為什么卻三番五次地和那個老頭子吃飯陪那個老頭子聊天

    但是真的無法理解,這個城市的房地產公司那么多,隨便哪一家都對他更好吧雖然那一家是這個城市最好的一家。難道是因為這一點吧

    童玥想到這一點的時候,也許就認為對方就是因為這一點,才留在了那一家公司吧,雖然隱隱約約地聽副總裁說過自己家里的事情,也算三番五次地懷疑過這個副總裁的價值的問題。

    但是這個善良的女人還是相信的這個副總裁,并不復雜,這個不能再說。自己的父母只是普通的工人,那么這個善良的女人,也就敢相信的。

    童玥也不再懷疑查流域說的。

    因為如果這個副總裁真的有什么不一樣的家世的話,憑這個或者他的性格也許會說出來吧。這個副總裁的性格也不像是那種隱藏很多事情的人。所以這個善良的女人,其實從實際上還是不是很了解這個副總裁。

    然后今天副總裁在電話里說那些話的時候,但是查流域的表情

    童玥一下子,又開始懷疑。這個副總裁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

    這個副總裁到底愿不愿意為那個公司里干活

    也對

    自己是一個打工的,誰怎么可能全心全意為一個別人的公司打工呢當然所有的事情都交給自己的吧,然而家事也交給自己來吧,當然查流域臉上的表情會不會好看,但是嘴上不得不答應是這樣的吧

    這個善良的女人依然是這樣想著,這些表情這些怪異的表情,這些煩躁的表情,以及那些聽話的話語,這樣結合起來,也許是因為這樣,也許是因為自己不想失去這份工作,也許是為了自己的侄子,這個善良的女人,真的這么想最好,所以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