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8743-41402172/

第一百一十五章、恐怖分子OPPA
    夜色下,紛紛攘攘。

    知恩醬麻木的被帶出來,下一刻瞬間成為了所有人的焦點。

    在前面警方的背書只想,知恩醬從原本千夫所指的黑料偶像,變成了勇敢和惡勢力抗爭的堅強斗士。

    可以預想,不出幾個小時,知恩醬所有的罵名都被一掃而空。知恩醬再次變成了國民級別的歌手,而且是更上一層樓的那種。

    而這個曲折的事情,絕對會引得媒體瘋狂的報道。知恩醬歷經磨難之后,終于再次站在了光明之前。

    醫院的急救車聽到門口,幾個人抬著擔架連忙的跑過去。

    知恩醬只是隨便那么一看,就看到了擔架上那個鼻青臉腫,還在不停抽搐翻白眼的家伙。

    柳泰基!

    “阿西吧,這還是個人!一拳差點打成植物人吧!”

    “什么味道,這么騷,失禁了吧!阿一古,離我遠點。”

    “真的是,當著面打人,真以為大韓民國的警方人員都是吃白飯的啊!”

    “這個人我看本來就是被酒色掏空的家伙,好像跑了很久,沒有體力,再被這么狠狠的打了,基本要廢了。”

    知恩醬只是斷斷續續的聽著這些話語,然后看向那個不停抽搐,好像馬上要吐白沫的家伙。

    還記得許多年前那個風雪交加的夜晚。

    羅醒死掉的那一天,柳泰基來找到知恩醬……

    “砰!”

    第一拳,柳泰基打在了知恩醬的肚子上,讓知恩醬發出一聲痛苦的悶哼。

    “啪!”

    第二拳,打在了知恩醬的臉頰上,讓知恩醬直接后仰,摔在了冰冷堅硬的地面。

    回過頭,知恩醬的臉頰已經腫起來了,嘴角已經見了血,但還是一臉輕蔑,一臉倔強,毫不服輸。

    夜幕下,知恩醬從寒冷的雪地里爬起來,在這個人跡罕至的街巷,吐出一口帶血的口水。

    連帶著,還有那洶涌的淚水隨之流下,連帶著眼睛都已經紅腫。

    恐懼、害怕、絕望、悲傷,種種都有。可是她卻只敢一個人默默的哭。

    可是即使已經如此,她也使命的咬住胳膊,不讓自己發出絲毫聲音。好像如此出了聲音,就是自己在認輸。倔強的知恩啊,她才不想認輸。

    因為知恩醬非常的清楚,希望永遠不會被任何人給予,也不能可以被施舍而來的。未來的路,依舊要一個人走。

    她想唱歌,她想當偶像。她想賺錢,她想讓家里人生活的更好,不會因為債務東躲西藏。她也想像正常的努娜一樣,可以隨時給自己弟弟零花錢,哪怕只是很少的一點點。

    她更知道,當黑暗遮蓋了整個世界,什么也看不清,什么也做不了。似乎只有孤獨和忍耐的時候。沒有人為她卻沖破了濃重的烏云,照耀了進來。也沒有人會忽然的冒出來,保護著她。

    那屬于她的那片光,在哪呢?

    原來黑粉會發光。

    直到某一天到來,一點點的靠近那個人。可是當那個人真的出現之后,知恩醬卻又那么不敢觸碰。

    知恩醬曾經對王太卡留下過話語。

    “恐怖分子,讓我們按下重啟按鍵吧。有些事情只能自己去經歷,誰都不能為其他人的人生負責。”

    “或許就這里就全部結束了,或許某一天我還會忽然出現在你的家門口,希望你能把我收留。不過現在的我們,就走到這里吧。”

    “我自己的路,我必須要往前走了,對不起呀!”

    “恐怖分子,如果有一天早起,你發現我變成了被萬人唾罵抵制的對象,希望你不要猶豫,記得也跟著那些人站在一起。別因為我而當成了異類挨罵。”

    知恩醬原本以為這樣是最好的辦法了,可是萬萬沒想到,那個恐怖分子,居然真的化身成了恐怖分子,跑到這里單挑大韓飯店,來找自己。

    這一刻,或許連仇恨與否,也沒關系了。

    只可惜

    知恩醬忽然懊悔,自己居然錯過了這個真正值得自己托付一切的人。就這么閉著眼,重重擦肩而過了。

    多年風雪未及岸。

    但是這一切,終于過去了。

    困擾知恩醬多年的陰云,終于全部消散。

    記者們圍追堵截的想提問,而知恩醬則是在警方的保護下,準備要回去。

    這時候,一行人從對面走過來,是四五個警方人員圍著一個男人,這個男人帶著手銬,面無表情的往前走。

    哦,對了,他手里還拿著一個鋼制的特大號保溫杯!

    在警方人員面前打人的王太卡,自然是這個待遇了。

    王太卡跟著警方人員往車的那邊走,而知恩醬也是被警方人員靠攏迎面過來。相同的是,警方人員都在圍繞兩個人。不同的是,警方人員繞著知恩醬是保護她,警方人員繞著王太卡是為了保護別人。

    兩個人面對面的走過,可是在無數的警方人員,無數的新聞媒體記者,無數的圍觀群眾前,兩個人卻不能認識。

    是的,不能認識。

    一個偶像怎么會認識在警方人員面前強行打人的家伙呢?而且還是打到抽搐失禁吐白沫的那種程度!這不應該!

    所以,王太卡和知恩醬只是遙遙相望,卻在轉瞬之后,就移開了視線。

    有些事情是真的忘不掉,永遠不會忘記。就算最后就是不在意但不會忘記。

    終于,知恩醬在這一刻才終于忍不住,眼圈瞬間發紅。自己從來沒有對不起任何人,可是自己真的對不起恐怖分子。

    這種只能放棄一個人感覺,槽糕透頂,真的是沒辦法更糟糕了。

    放棄一個喜歡的人是什么感覺,像你住了很久的房子突然著火了,但你救不了無能為力。只能看著他一點點的消失,最后化為灰燼。你看著那些殘骸和灰土的絕望,你知道那是你的家,但是再也回不去了。

    王太卡和知恩醬終于擦肩而過,像是兩個人陌生人一樣。

    兩個人甚至像是默契一般,連回頭看向對方背影的動作都沒有。但是心里,卻已經赫然浮現了那樣的畫面。嗯,大概吧。

    想著知恩醬離去的背影,王太卡心里忽然想問問知恩醬一個問題,一個非常沒有營養的問題。

    忽然,王太卡像是發神經一樣的自言自語起來,起碼外人看起來確實是自言自語發神經。甚至王太卡發神經說的這句話也莫名其妙的,以至于四周的人都沒有在意。

    只有知恩醬在聽到的那一刻,身子一震,腳步微微停頓,眼淚滑落,卻露出發自真心的笑容。

    這一刻,知恩醬也終于敞開心扉,用最沉默但是最肯定方式回應著心里的那個人,那個答案。

    縱然,兩個人已經擦肩而過,越走越遠。

    “今天有沒有元氣滿滿呢?”

    “內,恐怖分子歐巴!”

    重啟全盛時代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