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0231-41402171/

第一百四十章 三命之恩
    “童笑然,你想干什么?!”

    阮殷將崔汐瑤護在了后,對著眼前似乎等待了她們很久的人冷聲質問著,而站在她們兩個眼前的那個女子則只是聳了聳肩,看起來遠遠不像阮殷那么緊張,反而看起來還有些人畜無害,她的手中甚至還悠閑地端著她那標志的茶,然后隨意地說道“我等你們很久了。”

    “等我們?”阮殷絲毫不敢放松警惕,因為她深知眼前這個女人的可怕,“你等我們打算干什么?”

    眼前這個名為童笑然的女人可遠遠沒有她外表看起來那么和平,神算子童笑然,原名童謔,是卜算世家童家數百年來天賦最最恐怖的傳人,她將家族的卜算法門演化到了極致,并且取名為算盡蒼生!而她也正像是她的稱號與功法,她是一名算盡蒼生的神算子,是天下第一策士!

    阮殷還記得自己的父親曾經心有余悸地向她介紹過童笑然的封神一戰,也就是現在江湖之中人人談之色變的那場對魔大戰。那場最終將整個武林、整個正道和所有魔道全都席卷進來的大事件,就是眼前這個女人一手策劃推動的,在事件的一開始,誰也沒有料到正邪兩派的戰爭會變得如此殘酷,甚至波及到世俗世界的基本秩序,將魔道打得凄慘到直到最近才勉強緩過氣來,將整個大梁江湖打得失去半邊江山,天階、地階隕落者無數,波及的朝廷、地方大員更是數不勝數。

    甚至直到大戰結束,所有人才反應過來站在幕后策劃了這一切的人是這位神算子,正邪雙方擁有的頂級策士并不少,但甚至都沒有一個察覺到了自己在棋盤之中,只能被這個可怕的女人只手cāo控!

    而在那一戰之后,神算子證道渡劫,一步登天,直到現在也依舊占據著天榜五巔的位置。老實說,在五巔之中唯有她是幾乎沒有怎么出過手的,六扇門將她列在這個位置,更多也是因為她的智謀因素。然而盡管如此,也沒有人敢于試探神算子的戰斗力。雖然大眾一向認為單論戰斗力的話,相比其他四位五巔,神算子一定是處于劣勢的,但是沒人敢真的試探啊——開玩笑,試探神算子?要是被她給記住了,后算賬可咋辦?!神算子要是想算計一個人,誰敢說自己絲毫不怕?!別說普通人了,就是天榜第一也不敢隨便得罪神算子啊!

    ——要知道,童笑然出道那一代的天榜第一,最后不就死于對魔大戰之中了嗎?!

    ——以后要是見到童笑然出現在你眼前,尤其是當她臉上還帶著微笑,趕緊跑!有多遠跑多遠!最好直接離開那座城市,免得被她順手就拉進自己的布局里面!

    阮殷牢牢記著自家老爸的警告,一點都不敢輕視眼前這個家伙,甚至準備考慮聽從父親的建議,開始想辦法準備抱著崔汐瑤落荒而逃了!

    “嗨,我又不是什么洪水猛獸,你至于這么怕我嗎?”童笑然看著眼前阮殷的態度,露出了苦笑,然后變魔術般地將手中茶杯收了起來,對著阮殷真心實意地說道“我來找你們是為了委托你們做一件事的。”

    “我拒絕!我不聽!”阮殷態度極為強硬,“不管你說什么,我都不

    會……”

    “這件事是為了幫嚴淵的。”

    “……”阮殷自己閉上了嘴,警戒心一點都沒有收起來,但是原本蠢蠢動打算逃跑的架勢卻收了起來,沉默半天之后才再度開口“什么事?”

    “哎呀,我就知道提起嚴淵你就會屈服的。”童笑然嘻嘻笑了起來,看起來特別得意地原地轉了個圈,看得阮殷嘴角一陣抽搐,差點就沒bi得她轉就走了,“嘻嘻,開個玩笑而已。你知道嚴淵現在在這里是什么地位嗎?”

    “什么地位?被人追殺的地位?還是被人圍攻的地位?”阮殷皺了皺眉頭,“我聽說他剛剛是生生打進京城的,這樣六扇門和朝廷難道還能對他十分友好不成?就算崔昂和他關系好也這事也不可能這么兒戲啊。”

    “對,事關國家尊嚴的事豈能這么兒戲?不過如今不是尊不尊嚴的問題了,是大梁國運將搖的問題了!”童笑然搖了搖頭,耐心地解釋道“羅達契給這個世界留下的遺產真是個禍害!那最后的人造神祇如果在這樣發展下去,就是一個足以單人滅國的恐怖玩意。而想要與之抗衡,唯一的辦法就是拿氣運懟!如今在京城之中,擁有與滅國天災抗衡的氣運的,就只有崔昂和嚴淵兩個人而已,小皇帝的氣運代表著大梁國運,輕易不可動搖,所以唯一解法就只剩下了嚴淵,在這個節骨眼上,他就是大梁的最后救星!”

    “……不是?你把我說糊涂了。”阮殷有些發愣地聽著童笑然的話,“什么叫做唯一解法?氣運又是什么鬼東西?等等……嘖,你是說嚴淵是京城唯一一個可能打得過殺戮之神的人?”

    “簡單得說就是如此,我本來還打算做些其他安排,沒想到那個小皇帝邊也有聰明人,不顧氣運之爭直接將嚴淵甩到了這里,并且直接疏通了皇帝,將一切環節全部疏通。”童笑然聳聳肩,“不過準備還不夠,現在的嚴淵遠遠對付不了天災,他以現在的狀態去碰那個神祇簡直就是雞蛋碰石頭,他還需要最后一個部件!”

    “你想讓我們去找到這個部件,然后交給嚴淵?”阮殷瞇起了眼睛,“你為什么會覺得我會任由嚴淵去冒險?為什么會覺得我會認同你的話,幫助嚴淵去經歷生死呢?”

    “因為你了解嚴淵,你們兩個都很了解嚴淵,知道他自己會做什么選擇。”

    “……”

    阮殷稍稍沉默。

    童笑然說得沒錯,她的確十分了解嚴淵,知道人造神祇一直都是嚴淵的一塊心病,他一直都覺得自己有義務處理這些人造神祇,這也是每一次遇見全新的人造神祇的時候,他都會變得更加認真和專注的原因。

    親手處理最后的人造神祇,這是嚴淵的命運!阮殷決不會對他說出任何阻止的話語,只會站在他的邊,與之并肩戰斗。而在這一點上,她后的崔汐瑤同樣心知肚明,但是后者這個時候卻忽然開口,提出了另一個問題“那你要我們去做什么呢?這件事又為什么不能由你去做呢?”

    “喲,小姑娘,你很敏銳嘛。”童笑然挑了挑眉毛,然后露出了由衷的笑容,“我想讓你們找到紫

    微北斗星圖的最后一顆星宿寶珠,并且將它交給嚴淵,它現在在會心法師的手中,他此時就在京城之中。”

    “也就是說要他們幫嚴淵湊齊先天靈寶唄?”阮殷點點頭,然后才又想起來崔汐瑤之前的另一個問題,“誒?對啊,這件事你自己為什么不能做呢?找人找東西不是你最擅長的領域嗎?!”

    “誒?讓我想想理由啊。”童笑然歪了歪頭,然后對阮殷和崔汐瑤露出了一個特別燦爛的笑容“因為我打不過會心法師呀。”

    阮殷、崔汐瑤“?!”

    ——你丫騙人都不走走心的?!

    “嗨,不要注意這些細節啦!總而言之就是我做這件事一定會失敗,而你們倆去做一定會成功,所以我就把它交給你們咯!別問,問就是算出來的,你們不信就想想我是誰,想起來我是神算子了沒?那你們信不信呀?”面對兩個當場愣住的女孩,童笑然絲毫沒有堅持自己之前的說法,轉眼便用了更加敷衍的態度糊弄著她們,“還不信?來來來,我給你們倆一人算一次命,不準不用給錢的那種啊!算完你們就信了。”

    阮殷、崔汐瑤“……”

    ——為什么感覺她之前上還有的高人氣質一下子就消失了,甚至還有一種路邊算命先生的坑爹感呢?

    “嗨呀,總而言之,你們兩個就先別去找嚴淵了,那家伙現在還是嚴崚山呢沒什么好找的,會心法師現在就在那個方向,大約在那個街區里面,你們自己找一找啊。”童笑然用著極為敷衍的態度把阮殷、崔汐瑤忽悠跑了,然后一晃手又將自己的茶杯掏了出來,放在嘴邊一抿,然后笑著喃喃自語道“只有嚴淵邊人才能找到紫微的最后部分啊,也只有她們兩個能夠順利將那顆寶石交給嚴淵啊……嘖嘖,我真是為這大梁cāo碎了心,早知道當初就不答應什么救命三次的條件了!該死,當初答應這條件的時候還以為我有生之年根本遇不上幾次滅國危機,沒想到我的壽元還未過半這破朝代居然就已經遇到了三次滅頂之災了!媽耶……唉,還好這一次之后我就算是解放了……”

    她一邊自言自語著,一邊消失在了原地。

    ……

    “你們為什么會來京城?”離歌看著眼前的一票鶯鶯燕燕,皺了皺眉頭,“我記得我只喊了安鳶一個人過來吧?”

    “我們一直都在一起,并且一直都在朝著京城趕,自然順便就一起過來了。”

    “一直都在朝著京城趕?”離歌的眉頭鎖得更緊了,“為什么?”

    “因為……一個匿名的消息源告訴我們嚴淵正在朝著京城趕來,而殺戮之神也將京城作為了自己的下一個攻擊目標,我們想著信一下又不會有什么損失,所以就趕過來了。”嚴魚雁隨口說道“也就是說,嚴淵真的已經跑去京城了咯?”

    “對……”離歌看起來有些頭疼得揉了揉自己的額頭,“匿名消息源……媽的,除了童笑然以外想不出任何可能了啊,那個神算子到底想要干什么嗎?!”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