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0971-41402158/

第2186章 研究
    第2186章 研究

    這下還是皺亦在一旁安慰她。

    “小友,你先冷靜。像這種售賣個人信息,他竟然有源頭,那一定是一場硬仗!不是你想解決就能輕而易舉解決了的。”

    陳玄現在依舊是在氣頭上。“清兒是我的什么人,你們也都不是不知道,這才過了一天,他就被別人欺負成這個樣子!你們能忍,我忍不了!”

    “師父師父,要不你先冷靜,清兒姐姐這不是還沒有出什么事兒嗎?”楠浩在一邊,想給他師傅消氣。

    “他說的沒錯。”顏可雲也在安慰他“趁著對方現在還沒有什么大動作,我們先把它扼殺在搖籃之中。”說完之后又自言自語。

    “幸虧那些人還沒有對那個女孩兒,造成什么實質性的傷害。”仿佛受傷的是她自己的妹妹。他真的是一個很好的人呢!

    陳玄正在氣頭上,顏可雲冷靜而又溫柔的聲音卻是一盆冰水,一下子把他的氣火澆滅了。

    剛才……的確是他不冷靜……

    他深深的呼了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后就開始和大家商量對策。

    “首先,這種事情我也是第一次遇到,沒有一點兒的經驗。但是我只知道這種事情是不能只靠武力去解決的。”

    陳玄看著面前的顏可雲和皺天。“所以,你們有沒有對這個行業特別了解的人?”他這次是真心想和別人請教,所以他的眼神非常真誠。

    一瞬間的沉寂,他本來以為這件事就這么毫無頭緒了。

    “還是我有辦法!”顏可雲在一行人中舉起了他的手。

    “你真的有辦法?”陳玄又高興又驚訝,他一把抓過對方的肩膀。眼睛非常真誠的看著對方。“那你可一定要幫我。”

    他的語氣很重。

    “好啊,”顏可雲清清淡淡的回答。“事成之后,你要請我喝酒!”仿佛是在開玩笑。

    “好!一定。”陳玄非常認真的回答他,這個時候別說誰請他喝酒了,就算是要星星要月亮,只要看能摘,他也會去辦的!

    顏可雲報以溫柔的微笑。然后他就開始板起臉來,分析整件事情。他在認真做事的時候,身上仿佛有氣場。

    陳玄帶著他往前走,又發現身后一大堆人都跟著,“大家也都別在外面站著了,能幫上忙的留下來幫忙,幫不上忙的,就去忙自己的事情。然后我們一塊兒去書房!”看似兇巴巴的發號施令,卻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日常

    最后還是只有三個人,真正的來到了書房。

    陳玄撥開那書桌上的字紙和墨水,為顏可雲騰出一塊地方。

    顏可雲一邊拿筆寫寫畫畫,一邊開始解釋。

    “像他們這種,專門收集個人信息的信息販子。在我們那里也是很常見的。”

    “至于他們的運營圈子,大概就是刺客偏多一些,其他的像你們昨天碰見的那一些,利用輿論鼓吹自己的人,在這個圈子里面其實是少的。”

    “但是就是這么一小部分人,卻把普通人的生活搞得一團糟!”陳玄恨不能扒了他們的皮!

    “先不要生氣!對于這種人,我們不能直接攻擊。他們這種一般都是有統一的組織,并且長期作亂,手握一定的黑歷史,或者是大的消息!所以如果你正面攻擊他,他就會把那些消息放出來,我們反而會處于不利的境地!”顏可雲耐心的和他言之以理。

    “那如果你們碰見這件事情,一般會怎么處理?”陳玄冷不丁的就問了這一句。甚至還帶了一點醋意。他現在真的沒有耐心!他只想知道怎么解決!

    “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查出信息的源頭,盡量減少消息的傳播。或者是趕在他們二次傳播之前,把他們攔截下來。”

    “那小友你打算怎么辦呢?有辦法嗎?”皺亦在這個時候插話了。

    “那我們現在,就從查出他們的源頭開始做起!”

    “有什么好主意呢?”顏可雲非常挑斗的看著他,嘴角還含了一抹笑,仿佛吐著舌頭的毒蛇。

    陳玄把他剛才收到的那張紙條拿起來。

    “能不能從這個上面開始研究?”

    “不能。”顏可雲一口否決。

    “是啊,”皺亦你在一旁嘖嘖感嘆。“既然都敢拿到我們的面前,那么無論是字跡,筆畫。甚至是這張紙和墨水,都被他們有意安排過了。肯定不可能從這里查到源頭。如果我們順著這條線索,一個一個的去問店家。反而會打草驚蛇。”

    “這位老先生說的沒錯!”

    “那我們既然不能放開了查,就只能這樣當做沒事發生嗎?”陳玄覺得無比憋屈!他闖蕩江湖這么多年,憑什么要受別人這一口惡氣?憑什么就要在暗地里被別人下手!

    顏可雲知道他現在心里不好過。“陳玄兄不要著急,我們雖然面子上不能,但是我們可以背地里!”

    “是啊,是啊,只有我們忍得住,才能辦成大事!”

    “你最近和什么人有過過節嗎?”

    “有,就在昨天開業的時候,你也看到了。”

    “他和你的仇恨很深嗎?你們之間到底有什么恩怨?”

    “我對他當然是沒有仇恨,但是他的網應該是恨之入骨了。”陳玄回想起前幾天發生的一樁樁,一件件。挑了一把椅子,坐下來說。

    “因為我的到來,搶走了他們的生意,讓他們一家破了產!他們能不恨我嗎?”

    “只是因為這一件事嗎?我的意思是,你目前的敵人,只有他們一家嗎?”顏可雲身子向前傾過來,把對方籠罩在自己的氣場之下問他。

    “應該是,之前的敵人都被我打趴下了。”陳玄攤了攤手。非常正經的回答他的問題。滿臉都寫著無辜與焦急。

    可是顏可雲總覺得哪里不對,好像有什么地方怪怪的……

    不管了,辦正事兒要緊!于是他又恢復了嚴肅的氣場。

    “那是照你這么說,對方是一個經商之家!”

    “他們的消息我也稍微有點了解,他的世代經商,一直是這里的商業霸主,武力也不容小覷。若不是這一次,你旁邊的這位老頭成為了圣主巔峰。我們也不可能爬,上來,他們也不會一下子成為第二。”

    “那你們在和他打斗的過程中,有沒有注意過他們使用的技能?”

    “注意過,他們用的是自然系的。”

    “草系!”皺亦也在這里補充。

    那就應該不是他們本家所做。”顏可雲低著頭扶著自己的下巴。得出了初步結論。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