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1579-41402167/

第694章 立場各異
    我沒有停步,而是一步一步地往著水潭正中央走去。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該面對的,遲早都得面對。這一次,從邁出腳步的那一刻起,我就已打定主意,跟隨自己的直覺走,選擇打開金色大棺材。至于為什么,講真,并沒有太多的依據和理由。因為,關于這個選擇題的

    相關決策信息,已經變成了一團亂麻,早就混亂不堪。至于毅和神龍的信息為何會如此混亂,我相信,是有著某種力量在故意為之。

    甚至,不止是一股力量,而是有多股力量在有意為之。

    至于他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為了影響或者控制我的選擇,以便讓事情朝著他們希望的方向發展。按理來說,一個成熟穩妥的決策,應該是要從繁雜的信息中剔除虛假無用的,找到真實有效的,繼而再做出判斷。古話說,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從這個角度出發,我

    也不應該如此冒然行事。然而,此時的我,連背后有哪些力量,他們分別叫什么,在哪里,都一無所知,想了解清楚,無異于登天之難。

    所以,我沒得選擇,只有賭一把。

    既然是亂麻,那我就給它一刀。

    古話說,快刀斬亂麻,說不定這一刀下去,形勢反而會變得明朗起來。兩個中選一個,這就意味著,不管怎么選,我都有一半的機會成功,一半的機會失敗。同時,不管我怎么選,背后的相關力量都會跳出來,他們一定會阻止,只要他們阻止,就一定會有新的信息帶進來,說不定這些新的信息就是突破口。再加之,我的直覺極其準確,基本沒有錯過,所以,相信直覺,相信自己內心的判斷,說不定就是最

    好的選擇。

    就這樣,我果斷地走到了金色大棺材面前。

    看著眼前的金色大棺材,我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后果斷地掏出瘋狗刀,朝著棺蓋縫隙探去。

    “龍九老弟,慢著!”就在此刻,身后傳來了一聲暴喝,這是金四爺的聲音。

    “四爺,什么情況?”我沒有停住手上的動作,而是一邊試探棺蓋縫隙,一邊反問道。

    “你確定要打開金色大棺材?”金四爺焦急地問道。

    “沒錯,我已打定主意。”我停住動作,轉身看著金四爺的眼睛,繼續道,“既然必須選擇,沒辦法逃避,那我就相信自己的直覺,打開這口棺材看看再說。”

    “龍九,你可知道打開的后果?”金四爺改了稱呼,沉聲喝道。

    “后果?”我用瘋狗刀對著棺蓋使勁一撬,大聲喝道,“我倒要看看,到底有什么后果!”就在此時,我身前人影一晃,金四爺快如閃電般地掠了過來,右手如爪,徑直把我的瘋狗刀給奪了過去。并且,這還不算完,金四爺奪下我的瘋狗刀后,左手變掌,對著

    我的肩膀就是一記猛擊,把我朝后推了一個趔趄,讓我離開了金色大棺材。

    “金老頭,你要干什么?”洪不動見狀,大怒,抓起黑鐵棍就朝金四爺擊去。

    “我要阻止龍九干蠢事。”金四爺大喝一聲,身形如電,躲過了黑鐵棍。

    ……洪不動與金四爺纏斗在了一起,我站在旁邊,靜靜地看著他們,以及其他人。雖然我不知道金四爺算不算背后的某股力量,但此刻他跳了出來,一定與背后的力量有脫不

    掉的關系。再看其他人,金家右奴和槍手,此刻悄然地朝我圍了過來,分別站在了我的身旁不遠處,顯然是在防備我。

    也就是說,如果我此刻要去開啟金色大棺材,金家右奴和槍手,必然會阻止。

    但是,他們顯然忘記了一個人,這個人,就是冷邪。

    “冷邪,幫我攔住他們。”我低聲朝著冷邪喝道。然而,事情超出了我的意料,冷邪仿佛沒聽到我的話,而是一動不動地站在那里,像個聾子一樣。我以為冷邪沒有聽到,當即提高聲音,再次喊道。這一次,冷邪依舊沒

    有回應,看來,他不是沒有聽到我的聲音,而是他也不同意我開啟金色大棺材。

    這一刻,很多人露出了他們原本立場的那一面。顯然,我剛才的“快刀斬亂麻”起了作用,至少把隊伍里各自成員的立場給炸了出來。當然,我自己也不知道,哪種立場是對,哪種立場是錯,所以也就沒辦法給隊伍成員

    打上標簽。不過,我依舊會堅持自己的立場,想辦法開啟金色大棺材。

    不管能不能成功,但在這個開啟的過程中,我相信,背后的某些力量一定會露面。果不其然,就在僵持階段,我們的身后突然出現了一隊人馬。這些人,快步地朝著我們掠來,定睛一看,竟然是刀疤的鯊魚組織。我不知道刀疤去了哪里,又是如何來到

    這里的,但我相信,他此刻的現身,一定也是為了這道選擇題而來。

    “龍九,我來攔住他們,你去開啟金色大棺材。”刀疤大聲喝道,與此同時,他身后幾個鯊魚組織成員均抬起了槍口,對準了金家右奴和槍手。

    僵局就此打破,在鯊魚組織的威脅下,槍手和金家右奴不得不朝后退了幾步。我來不及多想,快步地朝著金色大棺材沖了過去。剛才,我已用瘋狗刀撬開了棺蓋,現在只需要猛推應該就能打開。然而,就在我即將沖到金色大棺材旁邊的時候,冷邪

    突然沖了上來,快速地攔在了我的身前,沉聲道“龍九,你不能這樣做!”

    “為什么?”我大聲質問道。

    “沒有為什么!”冷邪一貫不喜歡做解釋。

    “龍九,用不著他做解釋。”就在此時,刀疤的聲音突然惡狠狠地傳了過來,“冷邪,現在我的槍口正對著你的腦袋,如果你敢阻攔,老子就立即崩了你!”

    我心里清楚,如果錯過這個時機,可能就再也無法打開金色大棺材。

    于是,我把心一橫,徑直越過冷邪,用盡全身力氣,朝著金色大棺材沖了過去。棺蓋在我的沖擊力下,徑直翻了下來……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