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2473-38817058/

第0138章 紋身(2300補,四更求月票)
    “竟然真的……干掉了魯斯!”

    格麗目光復雜地望著蘇魯。

    這種實力,簡直可以在康格尼州的暗世界中呼風喚雨了吧?怎么她之前從來沒有聽過這個人?

    “魯斯是聯邦B級通緝犯,加上其它私人懸賞,賞金達到五百金龍,你去取,我要一半!”

    蘇魯卻沒有這么多感慨,欣喜地望著經驗值的增加,又對格麗道。

    “不不!我只是從旁協助了下,拿一半太多了!”

    格麗連忙搖手,剛才蘇魯跟魯斯的對戰,她根本插不了手。

    “不……你分一半,是因為領取賞金后的危險!”

    蘇魯擺擺手。

    葛雷德匪幫并非只有魯斯一個人,等到格麗狩獵了魯斯的情報傳出去之后,肯定會受到對方的瘋狂報復!

    從這個危險來看,拿一半還是值得的。

    “那……好吧!不過尋常小鎮的酒吧都未必有五百金龍的儲備……我們得去城市里,直接找警署與銀行……”

    格麗暗自盤算著。

    有這么一大筆收入,購買二階【游騎兵】職業信息的花銷就足夠了。

    至于可能的報復?她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干賞金獵人這一行,早早就有了心理準備。

    更何況,完成這件懸賞之后,她也準備休息一段時間,最好晉升二階的【游騎兵】,這樣的話,如果再配合一匹好馬,在平原上即使不小心遭遇,她也有逃命的把握!

    “就這么決定了,你去出面領賞金,再交給我。”

    蘇魯笑了笑才,猜到對方很可能去查爾斯市。

    此時,他又來到營地中,愕然看到一幕血腥的場景。

    “啊!你們……”

    跟著他過來的格麗捂住嘴巴,望著面前的血肉場。

    那些女奴沒有人看守,赫然已經脫困,并且拿著武器,做下了一地的血案。

    被蘇魯弄成植物人的匪徒,早已變成了尸體,血流滿地。

    此時,縱然是面對拯救者,她們的目光中也滿是警惕,握緊了手上的武器。

    “你們……自由了,穿過峽谷回去吧!”

    蘇魯望著地上的尸體,嘆了口氣,沒有多說什么,用古拉姆語道。

    這些原住民根本不懂通用語,古拉姆語是唯一能溝通的語言,他聽那個大酋長喊過。

    在古語言學方面,格麗就是個文盲,聽著蘇魯竟然能跟高索人交流,不由十分詫異,這時候才相信對方民俗學者的身份,不一定是裝的。

    對于讓她們自己回去的想法,也沒有任何反對。

    她也不是老好人,并且看這些女人眼中的敵意與警惕,未必愿意讓他們護送。

    至于路上可能遇到的危險?那只有看命運的安排了。

    聽完蘇魯的話,高索女奴群中一陣騷動,片刻后,人群分開,一個似乎只有十一二歲的小女孩走了出來,同樣以古拉姆語回答:“外來者!你有什么目的?”

    “外面的不一定都是壞人!”

    蘇魯看到這個小女孩,眼睛一亮。

    他這時也想清楚了,高索人的語言不一定就是古拉姆語,這是神秘之語,最古之語,恐怕高索人部落中,就酋長等軍事貴族,以及祭司等寥寥上等人才會。

    不過他根本不懂高索土著語,自然只能用這種語言交流。

    而這個小女孩居然會說古拉姆語,那不是酋長之女,就是祭司學徒之類,總之出身很高啊。

    “外來者入侵我們的土地,殺戮我們的族人……全部都是壞人,都應該受到詛咒!”

    小女孩以低沉的聲音說道,原本應該童稚無邪的眸中,竟然帶著仇恨。

    蘇魯一時無語了。

    “不過……你解救了夸克部落的人,我會給予你一點讓你滿意的報酬!”

    小女孩明顯不愿意欠人情,昂著小腦袋補充道。

    “那正好……我想要,能提高精神力,或者你們說意志力、意念的藥劑!”

    蘇魯立即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小女孩怔了怔,跟周圍幾個女人低聲交流了下,點點頭:“可以!”

    她轉過去,露出肩膀上的黑色紋身。

    “咦?”

    蘇魯驚疑一聲,這個時候,他才發現對方的紋身頗為與眾不同,由大量如蛇般扭曲的黑色線條組成,竟然是古拉姆語!

    ‘原來高索人的祭司,將一些傳承信息制作成紋身,烙印在學徒身上?這是沒有紙張記錄的傳承方式么?’

    蘇魯有些好奇,飛快記下對方主動呈現出來的信息。

    “惡毒藥劑:雙尾蜥蜴的血液、苦丁花的花籽……”

    對方紋身的手藝很一般,古拉姆語又有些晦澀,但蘇魯將看到的內容都強記下來,準備回去之后慢慢研究。

    “可以了,你走吧!”

    幾分鐘之后,小女孩轉過身來,黝黑的臉上絲毫看不到害羞的神色。

    “謝謝!”

    蘇魯禮貌地道謝,轉身離開。

    “對了,還沒有請問你的名字?”

    走了幾步之后,他突然轉過頭,客氣地問著。

    “瑪雅!”

    小女孩吐出兩個音節,目送著他離開。

    ……

    “那就是你想要的?”

    旁邊,格麗好奇地問道。

    她對古拉姆語絲毫沒有研究,看藥劑配方跟看天書一樣。

    “是的……真是可惜啊!”

    蘇魯嘆息道。

    對方的紋身遍及全身,顯然【巫醫】的傳承不止如此,說不定還有職業信息。

    但那個小女孩只給他看了藥劑相關的部分,未免有些遺憾。

    ‘并且……土著果然腦袋缺根弦,兩句話將秘密暴露了……如果我想要更多,只要去殺了某個部落的酋長或者祭司,剝了他們的皮,就是現成的秘笈了!’

    ‘不……如果我是高索人,這點防范意識還是要有……或者,像拼圖寶藏一樣,將最重要的信息紋在不同人身上?’

    不過蘇魯節操還是有的,剛剛救完人,轉身就去殺戮的事情做不出來。

    更何況,他并不是太在乎【巫醫】或者【圖騰戰士】的傳承,畢竟自己已經選定了道路,可以直達傳說!

    只是想到這里,就是悚然一驚。

    他感覺,自己好像猜到了葛雷德的目的。

    ‘對方好像在尋找什么,莫非是一副藏寶圖之類?’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