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2473-39140335/

第0188章 求購(800加,四更求訂閱)
    “每一塊發現的新大陸,都是無與倫比的寶藏!”

    “聯邦絕不會放棄邊緣世界的據點!”

    就在這時,一位男士舉手,以鏗鏘有力的聲音道:“……這是我收到的消息。”

    ‘你的舉動,很讓人懷疑你是否與聯邦有關系啊,說不定就是十一局的密探……’

    蘇魯瞥了眼周圍,發現很多人看著這個男士的眼神都有些不對勁。

    “交流繼續!”

    最開始的那個人頓了頓手杖,說道。

    “在波吉市內,發生了一件詭異的事情……有人,或者說某種勢力,在傳誦贊美深淵的詩篇,據說總共有著七章……但聽到朗誦的人身上都發生了很可怕的事情,當地十一局與教會對此束手無策!”

    “在聯邦西部,出現了斷頭魔的傳說……懷疑是某個靈體,喜歡在半夜時分,用斧頭砍下受害者的頭顱……”

    “翡翠大森林附近,發生過許多次人口失蹤事件,有目擊者稱看到了狼人……”

    ……

    各種信息冒出,聽得蘇魯感慨不已。

    在超凡復蘇的年代,這個世界,的確變得越來越危險了啊。

    不過,下一條消息,就讓他哭笑不得:

    “康格尼州,查爾斯市,十一局與教會聯手,摧毀了一座惡魔古宅,本身也死傷慘重,有一個關鍵人物,代號‘黑騎士’的,已經被通緝……我出50金龍,購買更多的情報消息。”

    一名黑衣人舉手說道。

    ‘抱歉……你以為我就價值50金龍么?還是……誘餌?’

    蘇魯冷眼旁觀,發現根本沒有人回應。

    顯然康格尼州發生的事情,尼亞市的人并不關心。

    ‘這是一種心理安慰或者說誤區,你覺得兇手距離很遠,自己很安全……實際上以目前交通工具的便捷,我已經來到你們身邊了……’

    蘇魯心里暗自吐槽。

    他跟法蒂瑪都沒有什么要說的,很快聚會進入自由交易環節。

    還是每個人依次上去,售賣材料或者以物易物,又或者求購什么信息乃至神奇物品。

    ……

    “我出售……三個‘學徒’的名額,嗯,不是正式的一階【學徒】,而是普通學生那種……”

    第一個黑衣人來到正中,聲音清越:“我不保證他們能學到什么,但至少有成為‘超凡’的希望,每一個學費100金龍!”

    “我要一個名額!”

    “我也要!”

    ……

    場面頓時變得很踴躍熱烈。

    出乎蘇魯意料之外的,就是這個聚會之上,出售職業信息的人很多,交易也很熱烈。

    他懷疑是本地人接觸到了大災難之后,所產生的心態變化,迫切地想要掌握力量,保護自己。

    ‘只是……超凡職業不是那么好就職的,需要學習,需要資源,需要鍛煉……’

    “怎么?不心動么?”

    耳朵旁邊突然傳來一陣熱氣,伴隨著法蒂瑪的聲音。

    “沒有經過驗證,不夠安全。”

    蘇魯悶著嗓子回答。

    “那你可要失望了,你以為這里是什么正規廠家,出售商品還要附帶一份保質證明么?”

    法蒂瑪輕笑道。

    “在無法選擇的時候,我至少可以選擇等待……”

    蘇魯不以為意地笑了笑,繼續看著。

    這里雖然很原始,很簡陋,比查爾斯市的黑市不知道差了多少公里,但至少還能購買到一些超凡材料,這就足夠了。

    交易流程輪到了法蒂瑪,這個女偵探明顯沒有什么要交易的,示意蘇魯上前。

    蘇魯來到場地中心,清了清嗓子:“我需要……嗯……兩種物品與服務,一種是能在不傷害身體的前提下,永久提升速度的藥劑,還有一種,則是治療……偏向治療精神狀態的手段!”

    提升速度的藥劑,自然是為了【影武士】的就職而準備。

    不傷害身體,是因為他的體質才堪堪達到標準,實在接受不了貓之優雅魔藥那種犧牲體質換取敏捷的方式了。

    而治療精神的手段,自然是為了應對類似上次的失控而準備。

    那種差點瘋狂,變成怪物的感覺,令蘇魯很不舒服。

    看了場下沒什么動靜,他補充了一句:“當然……如果有能增強體質的手段,我也很樂意收購,金龍方面不是問題!”

    “增強速度與體質么?這手段很多……不一定非要藥劑,你需不需要某個‘職業’?”

    一個黑衣人發問。

    “不需要……但如果有永久性提升素質的神奇物品,我也很樂意收購!”

    嗯,比利就是個土豪,不必放過他。

    蘇魯笑著補充了一句,無視法蒂瑪被背叛一般的目光,卻遺憾地發現沒有成交意向。

    能直接增加屬性的藥劑,本來就十分難得,并不是隨處可見的大路貨,更不用說還有附加要求了。

    “治療精神問題?”

    這時候,又一個女聲發問:“具體癥狀呢?”

    “具體癥狀么……狂躁、不安、幻覺、以為自己變成了怪物、或者聽到什么不知名存在的低語……”

    蘇魯發現,自己每說一句,周圍的人就后退一步,到了最后,幾乎都是用看感染源一般的目光盯著他了。

    “那個病人……還沒死么?”

    只剩下那個發問的女人,還能繼續開口。

    “沒有……”

    蘇魯道。

    “那他的癥狀也很嚴重了,我并不能保證完全治好,但是有希望!”

    黑袍女人以一種平靜的口吻說道:“首先預付50金龍的訂金,我給你一個地址,到時候我們詳談!”

    “沒有問題!”

    蘇魯立即答應下來。

    在他心里,隱約有了一個猜測。

    等到他回到隊列之后,發現周圍一下子清空不少。

    法蒂瑪則是咬牙切齒地低聲道:

    “你……早就接觸過超凡,是不是?”

    不是這樣的話,對方怎么可能表現得如此老練?

    虧她之前還以為對方是個凱子,想不到根本就是被騙了!

    “抱歉,女士!”

    蘇魯誠懇地道歉:“但我的確對本市的超凡聚會不太熟悉,需要一個人引路……”

    “算了,反正你付了金龍……但是,那個病人,不會是你吧?”法蒂瑪驚恐地問道:“那樣的人,八成會變成制造恐怖的瘋子,或者更加可怕!”

    ‘我覺得……我還是能搶救一下的……’

    蘇魯心里吐槽了句,明面上當然不會承認:“不是……是我一個很要好的朋友!”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