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2473-39411109/

第0239章 時間(為從此戒掉LOL盟主賀!五更求訂閱!)
    ‘不……不可能!’

    ‘不應該是我想的那樣……’

    ‘否則的話,這就根本不是什么邪靈或者惡魔職業者搞出來的……而是更加恐怖的、真正無解的‘惡魔’詛咒!’

    ‘它不是命運領域的詛咒……而是……時間!’

    ‘……無解的循環。’

    大膽假設,小心求證下的蘇魯,感覺嘴里有些發干,不自覺地吞咽口水。

    宴會的喧囂,舞池的熱鬧,與他發冷的內心,形成瘋狂的對比。

    咕嚕咕嚕!

    蘇魯將香檳一飲而盡,感覺哪怕是這個影分身也需要溫度,想喝一杯烈酒,越烈的越好。

    他深吸口氣,攔住一個侍者,微笑問道:“你好,請問洗手間在哪里?”

    按照使者所指的方向,他插入一條走廊,望了望四周,發現沒有人觀察,立即從窗戶翻了出去。

    他之前來過這里,記得走廊翻出去之后,可以藏在一片灌木叢里,偷窺花園。

    這里的視角不錯,可以勉強看到古井的一角。

    蘇魯動用【游蕩者】的能力,藏在陰影之中,身上的線條都似乎變得虛幻了起來。

    這是【影武士】的陰影親和體質,甚至能支持學習一些陰影類的法術。

    當然,因為是分身,只有二三成的效果,但加上黑夜的遮蔽,已經足夠了。

    ……

    “在黑夜的寂靜里,你仿佛已經離去。”

    “我聽到你的聲音,卻見不到你的臉龐。”

    “我觸及不到你……觸及不到你……”

    耳邊,一首略顯滄桑與悲傷的歌曲盤旋。

    腳步聲之中,兩個人影來到了花園。

    是歐文與他的父親。

    在他們身后,還跟隨了大量的道格威爾家族成員,一個個面色沉凝。

    “歐文!”

    歐文的父親,陰影‘議長’,奈林·道格威爾面上的線條柔和,望著自己的兒子:“你是我的驕傲……我以你為榮,家族以你為榮!”

    “謝……謝謝……但我們能不能不要在這里……我害怕……”

    歐文的笑聲很勉強。

    “孩子……不必害怕,那是你的命運!也是你無法逃避的責任!”

    奈林嘆息地說道。

    這時候,歐文明顯更加害怕了。

    宴會、盛裝、音樂、古井……一系列詛咒的要素都齊全了,他害怕自己突然就墮入那口古井,死得慘不忍睹。

    “歐文……拿著它,這是你的日記,你的東西。”

    奈林將一本日記塞給歐文。

    耳邊,那首古典樂似乎進入了最為悠揚的部分:

    “你仿佛已經離去……”

    “化為時之環中的蝴蝶……”

    “我聽得到你的聲音,卻觸及不到你……”

    ……

    “我的日記?”

    歐文望著自己手上快要散架的古董筆記本,搖搖頭:“這不是我的東西……”

    他根本沒有寫日記的習慣!

    “不!它屬于你,時間快到了!”

    奈林的表情變得很沉重:“我以你為榮,我的孩子!”

    他右手輕輕一推,那上面似乎帶著無形的力量。

    歐文被束縛著,來到了古井邊,眼神變得驚恐與絕望。

    雖然早就知道他會命中注定墜落這口古井,但他想不到,自己竟然是被父親推下去的。

    “完成它,完成時之循環!”

    奈林右手再次一推,歐文整個人就墜入了古井中。

    沒有悶響傳來,似乎古井無限深邃。

    月光之下,鋼琴混雜小提琴的樂曲依舊悠揚。

    在諸多家族成員復雜的目光中,古井漸漸虛幻消失,就仿佛它來時那樣悄無聲息。

    “沒有!”

    “我們沒有消失!哈哈!”

    等了幾分鐘,諸多成員突然歡呼起來:“我們完成了時之環!果然……歐文是關鍵!”

    “是啊……但我失去了我的兒子,我記得他出生時候的樣子,也記得他成長時期的每一次憂傷與快樂,還記得他對女人的喜好,偏向蘿莉的類型……但現在,他永遠離開了我。”

    奈林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復雜的,難以言喻的神情。

    ……

    ‘果然……是時間類型的詛咒。’

    全程‘旁聽’的蘇魯眼珠瞪大。

    ‘原來歐文·道格威爾,就是歷史上的大歐文,道格威爾家族能夠考證的第一任祖先!’

    ‘他被時間詛咒了……是回到歷史的穿越者?’

    ‘或許……他還留下了筆記,記錄了當時的內容。在家主手中一代代流傳……’

    ‘因此他的族人才對他又敬又怕,暗中安排了這一切……因為這是個悖論!如果歐文·道格威爾不在他二十五歲生日那一天穿越的話,歷史上的道格威爾家族就不復存在,這些血裔很可能被瞬間抹去!’

    ‘就連宴會、盛裝……或許都被視為儀式的要求,一絲不茍地執行了……’

    ‘歐文·道格威爾……我原本以為你的祖先很厲害,但想不到……大歐文就是你!’

    ‘回到古代的你,最終打拼的結果,只是成為了羅里市的建造與命名者,還留下了一個超凡家族么?果然咸魚穿越了還是條咸魚,你有限的成就,還是被環境逼的吧?’

    他是見識過歐文混吃等死那一面的,知道安逸環境對對方的影響。

    但親眼見證這一幕,終究有些心情復雜。

    ‘如果這真的是惡魔造成,那祂的可怕,還要超出我原本的想象……代表祂不僅涉足‘時間’領域,并且還十分深入……’

    ‘不……哪怕真正的神靈,都不可能擁有這樣的大能!’

    ‘或許……是平行世界?歐文去了另外一條時間線?’

    蘇魯感覺腦袋有些發脹。

    這里面代表的可怕與恐怖太多了,讓他都難以鎮定。

    ‘不行……我該走了。’

    看著道格威爾家族的人正在準備善后,他也準備悄無聲息地離開。

    他還不知道該怎么將這件事情定位。

    實際上歐文沒有死亡,因此不能算謀殺事件。

    再說,歐文他老爹坑兒子,是對方的家事,自己似乎不應該插手。

    ‘這難道也算另外一種形式的‘坑爹’?’

    蘇魯默默吐槽,準備直接散去這個影分身,做到死無對證。

    “有偷窺者!”

    就在這時,奈林·道格威爾瞳孔中閃動著紫色的光芒,看向一個角落。

    嗖!

    在那里,一個黑影浮現,迅速翻出了花園,奪路狂奔。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