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2473-39640548/

第0276章 沃德村(7200加更,五更求月票)
    作為靈界的研究者,蘇魯各種惡靈見過不少。

    區區一個無頭靈,只是外觀嚇人,實際上都沒到一階死靈的地步,并不能讓他有絲毫動容。

    蘇魯真正在意的,是從對方身上散發出來的信息。

    “人類……說明這個世界還有人類生存,這是大好事!”

    “從衣服來看,他死前似乎屬于貧民……并且這個世界的生產力,應該十分低下……”

    “被斬首……說明并不安全,不論是被治安官斬殺還是死于仇殺,都代表人類的世界也充滿戰爭或者殺戮……”

    ……

    蘇魯的靈靜靜注視著對面的無頭靈,突然開口“以我……蘇魯·波特利之名義!命令你服從我!”

    “告訴我!你的名字與死因!”

    他的職階,完全可以驅使這些低階的靈體。

    而這種位格的天然壓制,并不會因為換了世界與靈界而改變!

    “比……比……格……”

    無頭靈提著的腦袋發出聲音,似乎很久都沒有說過話了,顯得有些結巴。

    它無神的眸子中泛出光芒,令蘇魯感知到了一副畫面

    陰冷的地面、染血的斷頭臺、遠處的雪山、近處的衛兵與人群……

    一個中年人的聲音,在耳朵邊回響

    “以狼堡公爵、雪之民的守護者、米提斯家族族長、北境騎士團領主、凜冬之雪、碎心者……雷納德·米提斯之名義,我判處你……死刑!”

    下一刻,就是可怕的劇痛從脖子處傳來。

    “唔……”

    蘇魯收回靈感,順帶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那種被斬首的感覺十分真實,也屬于窺視靈體記憶的反噬。

    稍微脆弱一點的通靈者,或許會在這種劇痛中迷失與沉淪,但對他而言,不過小事。

    “等一等……我聽得懂!聽得懂對方的語言!”

    回想著剛才看到的畫面,蘇魯突然一驚“雖然好像是個類似歐洲中世紀的世界……但我聽得懂他們的語言……那是……古拉姆語!”

    這個主世界號稱最古之語的語言,居然在這個世界被當作通用語!

    這不能不讓蘇魯懷疑,兩個世界間有著什么關系!

    “總不可能是因為距離近吧?”

    蘇魯啞然失笑。

    不說世界與世界之間,有沒有‘距離’這種概念,就算是如此,也無法解釋。

    “好消息是……交流應該不成問題。”

    那個領主大公所說的,的確是古拉姆語,最多帶點口音,不算什么大問題。

    他收起包裹,看向一側土丘,揮揮手“再見了!”

    在燦爛的陽光下,昨天的冰原狼正盤坐在那里,好像在給他送行,皮毛反射出耀眼的光芒,仿佛鍍上了一層金色的盔甲。

    “按照附近靈們的說法……最近的人類聚集點,應該在南方!”

    蘇魯給自己做了個雪橇,在雪地上嘗試滑行。

    lv4等級的強壯,經過一夜的恢復,讓他擁有了堪比普通人的身軀。

    以他三階的控制力,很快就掌握了其中訣竅,雙手持著樹枝,略微在地上一撐,腳下就劃出老遠。

    伴隨著他不斷南下,寒冷的氣溫似乎回升了一點點。

    數日之后。

    蘇魯發現了一些人類活動過的痕跡,不由精神一振。

    他通過詢問附近的靈,獲得了更加準確的路線,向著一個人類聚居點疾馳而去。

    “我之前的猜測沒有錯,這里的生產力很低下,大致相當于歐洲中世紀,不過是有超凡之力的那種?”

    蘇魯取下雪橇,走過一片麥田。

    兩邊是開墾出來的農田,種植著類似大麥、小麥、還有燕麥的農作物,除此之外,還有大片的洋蔥與卷心菜。

    在田地內干活的農夫農婦一個個蓬頭垢面,穿著的衣物倒是很厚實,用了獸皮。

    再往前走幾步,就到了一個應該是村子的地方。

    入目所及,一片山丘周圍都是低矮的民房,一層層搭積木一樣,直到山丘頂部。

    而在村落四面,還有一圈用削尖的圓木與石頭堆砌起來的柵欄,民兵一樣的小隊正在巡邏。

    “站住!什么人?”

    在村子門口,蘇魯理所當然地被攔了下來。

    他注視著過來的農兵小隊,他們大多體態瘦弱,穿著破爛,只有隊長身上有一件皮甲,手里的叉子、刀劍等武器略有生銹。

    不過,用的的確是古拉姆語!

    “一個流浪者!”

    蘇魯笑了笑,同樣用古拉姆語回答“希望能在村子里休息,我愿意為此付出報酬!”

    托聯邦還在流通貴金屬貨幣的福,他在貪婪手套中儲備了一些金龍與銀鷹,只要削掉表面的花紋與字符,就可以直接拿出來使用。

    “奇裝異服的外鄉人!”

    那個隊長仔細打量了下蘇魯“你來自什么地方?”

    他警惕心很強,并且四肢的肌肉鍛煉得不錯,特別是右手臂與步伐,帶著獨特的韻律,與他的佩劍很適宜。

    “一個遙遠的地方,你們未必知曉。”

    蘇魯拋出一枚磨光的銀幣。

    并非拿不出金龍,不過這肯定會引來貪婪與覬覦。

    他不想在這個村落內大開殺戒。

    “是純銀的!”

    一名民兵接過,磨蹭了幾下,眼中閃爍出喜色。

    “……好吧!”

    看到屬下們的眼神,民兵隊長勉強答應下來“外鄉人,你可以獲得一個房間,還有熱水與面包、鹽……居住一晚之后立即離開!不要惹事!”

    “請放心!”

    蘇魯燦爛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

    這令民兵隊長又是一驚。

    作為下層貧民,一口爛黃黑牙才是常態。

    這樣的儀容與氣質,他似乎只在狼堡的貴族身上見到過。

    在這個世界,貴族是絕對的統治者,哪怕只是貴族家族的旁支與末裔,也會獲得尊重。

    “跟我來吧!”

    他面色和緩了一點,在前面引路“這里是沃德村,隸屬于偉大的狼堡公爵,我是本地的民兵隊長——阿里克!”

    “蘇魯!你可以叫我蘇魯!”

    蘇魯禮貌地介紹自己,突然間腳步頓住。

    他看到了一個小小的祭壇!

    它與周圍建筑格格不入,卻顯得很莊嚴。

    一群人正圍在邊上,似乎在祈禱。

    更關鍵的是,那種規制與符號,以及他們的祈禱語言,自己都非常熟悉!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