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2473-39754618/

第0297章 公主
    王宮的花園不大,不可能任憑人騎馬馳騁。

    特別是一位嬌嫩的公主。

    因此所謂的騎乘,不過是選了一匹性格最溫順的小馬,讓彌賽亞騎在上面,前面再由一名護衛牽著慢慢走,保證出不了事。

    只不過距離隔得較遠,雖然還在視線之內,但兩人的交談就不會被聽到了。

    “你是叫做加菲么不過一個區區的騎士侍從,好大的膽子。”

    彌賽亞騎在馬上,努力相讓自己的聲音變得威嚴滿滿。

    但這種小孩裝大人的場面,讓蘇魯不由想笑,還想捏一捏她肉肉的小臉。

    “屬下的膽子一向很大,不知道公主說得是哪一件”

    蘇魯反問了句。

    “你你剛才偷看我,還有我母”

    彌賽亞捂住小嘴,淑女的教育,讓她不能再繼續下去。

    “呵呵”

    小女孩,跟我斗,你還太嫩了。

    蘇魯暗自笑了幾句,靈感卻突然有了觸發,盯著彌賽亞脖子上佩戴的一條項鏈。

    這條項鏈用黃金白銀串聯諸多寶石,在日光下流光溢彩,美輪美奐,但最耀眼的,還是它核心處一枚鵪鶉蛋大小的黑色菱形水晶,簡直如同漩渦一般,吸引著蘇魯的靈覺。

    “尊敬的彌賽亞公主,請問您脖子上佩戴的首飾是”

    蘇魯想到就問了。

    “哼”

    彌賽亞如同高傲的白天鵝一般昂起脖子,最終看到蘇魯只是問了句就沒有繼續,不由別著小嘴“這可是父王送我的生日禮物,這片大陸上獨一無二的真龍項鏈用了一枚龍晶作為裝飾。”

    龍晶巨龍的靈魂與能量核心

    蘇魯心里閃過一條知識。

    突然間,他牽著的小紅馬似乎受到了驚訝,猛地抬起前蹄。

    “啊”

    彌賽亞尖叫一聲,跌下了坐騎。

    “哦,母神啊”

    “快快去”

    不遠處,傳來母后與納威騎士的驚呼。

    完了我會不會摔斷腿,再被禁足幾個月,直到婚期小女孩彌賽亞的心里滿是絕望。

    耳邊風聲呼嘯,她卻沒有落在地上,而是到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中。

    “公主殿下,您沒事吧。”

    一抬頭,加菲的臉龐就浮現在眼中,嘴邊帶著一絲笑意。

    “謝謝謝”

    彌賽亞飛快囁嚅了一句,聲音低不可聞。

    但蘇魯聽到了。

    “這是我的責任”

    他放開雙手,輕輕一禮。

    沒有人看到,他剛才在救援的時候,右手似乎抓住了不該抓的地方比如,那枚龍晶

    “彌賽亞彌賽亞”

    這時候,芙拉已經提著宮裙,飛奔了過來“我的小天使,幸母神庇佑,你沒有事。”

    “是加菲侍從救了我。”

    彌賽亞小聲說著,而納威則是在檢查小紅馬受驚的原因,半天都找不到結果。

    “加菲,你做得很好,我會賞賜你的。”

    芙拉恢復了平靜,以王后的姿態說道。

    “這是我的使命與義務。”

    蘇魯肅穆行禮,眼眸底部還有些激動。

    屬性欄上,一排提升浮現

    叮檢測到特異能量,辨認為龍晶,汲取中

    xp100

    xp100

    不是一條,而是密密麻麻的一片

    龍晶,五階傳說生物的核心,堅固無比,就連白銀騎士都無法分割與破壞

    蘇魯回想起一些知識。

    在他看來,這就是一種保護措施,保護著內部的能量與靈魂不流逝。

    五階本質的極度內斂,或許在主世界還可以被利用,但在這個世界么恐怕也只有成為裝飾品了。

    但在自己的屬性欄面前,卻好像遇到了克星。

    僅僅是握住剎那,我就汲取了數百點經驗,它所蘊藏的經驗值絕對不會少于2000

    蘇魯盯著彌賽亞的真龍項鏈,感覺仿佛看到了一個寶藏。

    這么多經驗值,并且得手還算容易,至少比砍翻北境騎士團方便多了。

    “哼”

    彌賽亞原本對加菲有所改觀,看到他的目光,又不由一個激靈,給了蘇魯一個白眼。

    但她與蘇魯都沒有發現的是,在真龍項鏈的核心龍晶之上,一道極其細微、肉眼幾乎無法觀測的縫隙出現。

    隱約間,從中似乎浮現出某條龍形生物的幻影

    夜晚。

    蘇魯走出王宮,準備回去好好思考一下接下來的步驟。

    德拉貢王朝被稱為巨龍王國,記錄在冊的巨龍就有五條也就是說,至少五枚龍晶

    或許其中有部分陪葬,但肯定還有在王室手中的,比如彌賽亞的真龍項鏈

    我全都要得到

    五階巨龍內斂的龍晶,或許是這個世界最堅不可摧的物體,而封閉的特性,令它無法被當成能量源或者制造什么神奇物品。

    但對蘇魯而言,這就是五個寶藏

    他快步走入一條小巷,突然轉過身,面對著一片黑暗“納威爵士”

    “加菲,你的感知令我高看一眼。”

    頭發花白,面容一絲不茍的納威爵士走了出來,神色肅穆“告訴我今天在花園中的事故,是否是你故意的”

    這并非蘇魯不小心留下破綻,而是當時嫌疑人只有一個人加一匹馬。

    這屬于沒有證據、倒果為因的推測。

    不過這個死板的騎士雖然礙于公主沒有繼續追查下去,但心里肯定已經將蘇魯當成某些希冀走小聰明爬上去的幸進之徒了。

    “故意的,或許吧。”

    蘇魯露出一個微笑,忽然上前,腳步飛快。

    “不你不是”

    納威爵士剛剛吐出這一句,腦后就挨了重重一擊,雙目翻白,倒在地上。

    “接下來,就是夜探王宮了吧”

    蘇魯聳了聳肩膀“可惜影分身有著距離限制,只能用來探路,本體還是得冒著一定風險的。”

    他沒有管后方的納威,從另外一條道路走向王宮。

    宮廷內。

    彌賽亞的房間。

    天鵝絨與綢緞鋪成的大床上,少女悶悶不樂地準備取下項鏈,好好睡一覺那個叫做加菲的我記住他了,哼

    就算要去北境,她也可以懇求國王將這個侍從賜給她,到時候,以真龍血脈立誓這件事沒完

    但就在她小手觸碰項鏈,或者說那枚龍晶的瞬間。

    彌賽亞眼神茫然,耳邊似乎傳來了一聲巨龍的怒吼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