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2473-41143818/

第0505章 新菜(求訂閱)
    夜晚。

    白景餐館正常營業,只是顧客看起來更加稀少了。

    畢竟,市區剛剛發生新月會館的襲擊事件,現在還是一片風聲鶴唳,沒幾個人有心思晚上出來買醉。

    蘇魯也不在乎,將自己做的全新菜牌掛在老菜牌旁邊。

    上面的菜品也很簡單:

    ‘烤肋排——9999!’

    ‘山珍亂燉——49999!’

    ‘自釀酒——66666!’

    ……

    寥寥幾樣菜,價格卻足以亮瞎人眼。

    這是蘇魯準備將手上一些看不上的靈性材料邊角料出手,最后再撈一筆。

    當然,也得看能不能宰到冤大頭了。

    “白老板!”

    等了片刻,黎微微與林紅聯袂而來,首先下意識地瞥了一眼菜單,突然看到了新菜,不由眼睛一亮。

    但旋即,黎微微的小嘴就張成了‘O’形:“老板……你價格沒寫錯?還是忘記小數點了?”

    “就是這個價。”

    蘇魯翻了個白眼。

    “嘻嘻……白小弟你有宰客的嫌疑哦。”林紅倒是沒感覺什么,自顧自地坐下。

    畢竟是大佬,這價格根本嚇不住。

    “隱藏報價才叫欺瞞,我這是明碼標價,清場大處理,吐血大甩賣……”蘇魯聳了聳肩膀道。

    “哈哈……白老板真是幽默風趣。”

    一個位置上的胖子大笑道:“如果這價格能便宜十倍,我倒是可以點一份肋排為白老板捧場。”

    “心意多謝,不過不用了。”

    蘇魯勉強認得,這家伙也是個熟客,姓‘黃’吧?好像小有身家,但新菜單肯定是吃不起的。

    “那就算了。”

    黃胖子坐了回去,心里罵了一句,那么貴誰會買?傻啊?

    “我們也先吃點平常菜好了。”

    林紅與黎微微坐下,有些神不守舍。

    大約半小時之后,從外面走進來一人,居然是程峰!

    “程總!”

    林紅與黎微微見到他,都有大松口氣的感覺。

    “又見面了。”

    程峰坐下,先給自己倒了滿滿一大杯啤酒,一口氣喝掉,才滿足地吐出口長氣:“真好喝……”

    實際上,啤酒還是之前那個啤酒。

    但死里逃生的幸福感,足以讓他喝白開水都覺得很甜。

    不過天網給他下了封口令,他也不好在這種場合談論機密,只能是吃吃喝喝。

    反正這次聚會的目的,就是給黎微微與林紅看看,他這個人還活著,沒有缺胳膊少零件,就足夠了。

    “咦?”

    一連喝了幾杯之后,程峰偶然抬頭,才看到新菜譜,頓時笑了:“白老板有新菜?”

    “嗯,因為材料難得,限量售賣。”

    蘇魯坦然回答道。

    “那我先點一份烤肋排吧。”

    程峰是富二代,心情又好,這點消費根本不放在心上:“再來一份自釀酒!”

    “好的!”

    蘇魯走到后廚,從冰箱里取出一大塊肋排,比劃了下,切了一根肋條下來,開始化凍、燒烤。

    而黃胖子則是眼尖地盯了幾眼:“難道是牛排?不太像啊……總不會是獅子老虎吧?”

    “原料保密!”

    蘇魯神秘一笑,將肋條架上火烤,間或刷一層蜂蜜。

    滋滋!

    一股驚人的香氣,頓時在店內擴散開來。

    那并非沁人心脾的清香,而是一種肉食的饞香,讓人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似乎在吶喊,在呼喚,感應到了進化的契機。

    特別是黎微微與程峰三個,對此的感覺越發明顯。

    “好香!好香!”

    黃胖子不自覺地吞了口口水,完全無法控制。

    他有些想大出血嘗嘗了,但僅剩的那一點理智,又在頑強地捍衛著錢包,只能猛灌了口水,狂吃著桌上點的小菜。

    “烤肋條,還有酒。”

    片刻后,蘇魯將一根烤得金黃酥脆的肋條,以及一截竹筒放在了程峰面前。

    “這是牛?羊?野豬?都不像……恐怕得吃過才知道。”

    程峰食指大動,又看向竹筒:“這就是自釀酒?怎么份量都這么少?”

    肋條只有一根,他一個人啃都有些不滿足。

    而竹筒則是一截,也沒有多少量。

    “就這些。”

    蘇魯一副愛搭不理的樣子,回到了柜臺后面。

    ‘白老板變了很多啊?這是成為超凡者,底氣大增了?’

    黎微微強忍著口水,一邊飛快發著短信。

    “我先吃了。”

    林紅則是根本顧不上那些,拿起筷子就要夾肋條。

    “這是我點的……”

    程峰無語道,旋即比了個刀切的手勢:“切成三段,一人一份!”

    一邊說,他一邊又打開了竹筒,聞了一下,臉上就浮現出陶醉的表情:“好酒!”

    他跟林紅都是‘酒精考驗’的老手,一嗅就知道這酒味道肯定不錯,眼睛都是亮起。

    程峰傾斜竹筒,從上層的孔洞中倒出一股略微渾濁的酒液,散發出草木與果實的清香。

    “原來是果酒!”

    程峰給自己倒滿一小杯,有些舍不得下嘴:“白老板真是多才多藝啊……”

    “隨便做的,上次野營,采摘了些東西。”

    蘇魯不甚在意地回答。

    程峰此時已經抿了一口,完全忘記周圍的人跟物,只感覺一種醇厚至極的口感在舌尖上炸開,酒液化為一道火線沿著喉嚨落下,卻沒有一點嗆辣的感覺,反而回味無窮,口感極佳。

    “唔……”

    黎微微這時候咬了一口肋排,眼睛也是亮起,旋即就好像一只小倉鼠一樣,只知道飛快地往嘴里塞肉,三下五除二就將自己那一份吃完,眼巴巴地盯著林紅與程峰的餐盤。

    ‘至于么?’

    林紅翻了個白眼,叉起一塊烤肉,放進嘴里,眼睛頓時瞇起。

    這肉質,既有著牛肉之甘甜,又有雞肉之滑嫩,還有海魚之鮮美,滋味簡直無法用言語形容。

    吃完一塊烤肉后,她又抿了口酒,這下就完全沒其它動作了,似慢實快地一口酒、一口肉,桌面上的食物飛快消失。

    “哎……你們。”

    程峰這時候才從回味中清醒過來,就看到對面兩個女士風卷殘云一般的用餐姿態,不由暗自好笑。

    就在這時,黎微微已經吃完,閉目沉思片刻,突然發了個信息過來:“這……這不是普通的食物!而是魔藥!秘藥!我能感覺到自己的提升!”

    程峰的表情一下就不淡定起來。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