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2473-42266022/

第0624章 法眼(7400加,求月票)
    清風、明月、道士、書生……

    徐長青眼前浮現出一個個人影,喉嚨不由愈發干澀“他們……誰是真的?”

    “你猜……”

    紅嬰望著他,突然道“我師父就快來了……你誤入禁地,還得了好處,現在處境很危險哦!”

    “嗯,確實如此……”

    蘇魯在徐長青心里道“小子,你一直追求的仙緣來了!擺在你面前的有兩個選擇,第一個是服下‘道丹’,來人看你良才美質,身家清白,肯定會收你入門。第二個,則是用道丹為禮,打動這個門派,讓他們收下你。”

    “選第一個,成功的可能性很大,而第二個么,就要賭對方的人品了。時不我待,速速選擇吧。”

    “處境危險?”

    徐長青望著紅嬰,拿出了自己那枚‘道丹’。

    只見在漆黑的丹衣之上,隱約浮現出人形的臉龐,其中既有清風與明月,也有道士與書生。

    當然,出現最多的,還是那名不死不滅的老道人。

    “如果這就是這個世界的‘道’……”

    徐長青不再猶豫,一口將‘道丹’吞下。

    轟隆!

    道丹入腹,頓時化為一股熱流散開,蔓延至四肢百骸。

    痛苦!

    劇烈的痛苦浮現而出。

    如果不是徐長青已經是煉神武者,他此時恐怕已經滿地打滾哀嚎了。

    呲啦!

    在他的身體上,一道道傷口裂開,呈現出里面赤紅的肌肉與蒼白的骨骼,一個個肉瘤急速增生,其中似乎有全新的器官正在孕育。

    噗!

    不知道什么時候,第一個肉瘤炸裂,現出其中的一只眼睛。

    噗噗!

    大量肉瘤接二連三地炸裂,一只只詭異的豎瞳從徐長青傷口中生長出來,好奇地打量著四周。

    他的眉心正中,他的腦后,他的左側臉頰,同樣冒出了眼睛。

    “開法眼?!”

    紅嬰望著這一幕,捂住了自己的小嘴“他成功了?真是走運啊……”

    筑基入道,在她的門派中也是一個大關卡,稍微不注意就有可能身死道消,乃至變成怪物。

    因此紅嬰即使得了丹藥,也準備回去之后,齋戒沐浴,再尋找一些輔助之物,于狀態最佳之時服用。

    像徐長青這么蠻干的,她還是第一次見。

    “從我說出危險的那一刻開始,他就這么決定了?不僅資質過人,心性也是十分決斷,的確是道門真種子啊……”

    紅嬰不由贊嘆一句。

    而這時,徐長青感覺身體上的劇痛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深入骨髓的快感。

    他眼前五彩繽紛,看到了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世界!

    那靈性的流動,匯聚成了五彩斑斕的長河,綻放出絢麗多彩的光輝,又仿佛高高在上的大道。

    似乎下一刻,他就要飄飄欲仙,飛上云端,親吻月亮,擁抱太陽。

    “法眼靈視雖好,你卻不能長久支撐,該收心了!”

    就在徐長青即將迷失在‘道’中的時候,蘇魯的嘆息聲傳來,及時將他點醒。

    “法眼?靈視?”

    這個時候,徐長青才看到了自己。

    霎時間,他身上所有的眼睛都抖了一下。

    通過長在掌心的一只眼睛,他清楚看到自己赫然變成了一頭全身長滿眼睛的怪物!

    “不要害怕!”

    “接受它!”

    “多回想你本來的模樣,就可以變回去。”

    蘇魯立即教導道。

    “寧神,我原本的模樣……”

    徐長青竭力鎮定,回憶自己原本的樣貌。

    他身上的眼珠一陣蠕動,縮了回去,傷口閉合。

    片刻后,他又是之前的少年模樣。

    但徐長青睜開眼睛,知道一切都不同了!

    “恭喜道兄成功筑基入道。”

    紅嬰笑吟吟上前恭喜。

    “你叫我道兄?”

    徐長青眸子無悲無喜,摸了摸眉心。

    一道縫隙裂開,一只詭異的豎瞳再現。

    他發現,如果只是維持一只‘法眼’,那還能勉強支撐,不會陷入之前迷失在‘道’中的情況。

    而在眉心豎眼之中,他看穿了紅嬰的一切,武道不過煉神,但身上還有幾件法器,正綻放出不同的光澤。

    “呸……登徒子,你亂看什么?”紅嬰嗔怒道。

    “哦哦……抱歉。”

    徐長青連忙道歉,想到剛才法眼之下,衣物什么的根本不存在一樣,臉頰也不由紅了,連忙轉移話題“你為什么叫我道兄?”

    “同為修道者,叫一聲道兄并不逾越規矩,更何況……以道兄你的天賦才情,我師尊‘丹云子’若見到,絕對不會放過的。”

    紅嬰似乎也忘了之前的事情,解釋道。

    “天賦才情?呵呵……”

    徐長青很清楚,要不是老爺爺幫了他一把,或許他不是迷失在‘大道’中,就是因為發現自己變成怪物,精神崩潰了。

    “只是……我看道兄表現,還以為你不會服用此等丹藥呢。”紅嬰好奇問道。

    “我只是從這段時日的經歷之中,明白了一些道理。”

    徐長青淡然道“哪怕它是‘怪異’之丹,只要對我有益,該用還是得用。”

    ‘這小子,終于將原本讀書的那一點迂腐丟掉了?’

    識海之內,蘇魯拍掌大笑‘好!好啊,唯有如此,才能在這個世界中活得長久啊……不過,‘筑基入道’么?真是有趣的力量體系……一步入道,直接成為二階職業者,但風險也很大,果然詭異與混亂啊……’

    原本煉神級別的徐長青,就有堪比一階職業者的實力,此時開啟‘法眼’,相當于二階職業者,也是十分正常之事。

    只是蘇魯感覺這個世界的‘修仙’體系實在是充滿了混亂與詭異。

    沒有一階職業,直接從二階開啟,雖然不是不行,但就跟人登臺階一樣,一連跨越二級,很容易摔跤的。

    職業體系的存在,就是為了盡量消除超凡帶來的風險。

    ‘只能說……不愧是惡魔影響的世界么?’

    ‘我現在完全可以肯定,這里的‘仙’,跟東方傳統意義上的‘仙’是兩回事!至少也是墮落了,混亂了,充滿不可知的類型……’

    ‘但是……也很有趣。’

    蘇魯感知到一股氣場的接近,應該就是紅嬰的師父——丹云子到來了。

    徐長青到現在,總算抓住了一縷仙緣。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