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2473-43129021/

第0716章 消化(求訂閱)
    “蘇魯……”

    光輝女士同樣很詫異“竟然這么快就解決了月女士,祂……”

    祂的表情忽然一滯,因為發現自己已經完全忘記了月女士的真名!

    一旦沒有人再念誦一位神靈的真名,那幾乎就代表著徹底的隕落!

    “不可知之力……”

    祂喃喃著,目光就要望向蘇魯。想-免-費-看-完-整-版請百度搜-品=書=網

    但此時,蘇魯的本尊已經一個靈界穿梭,回到了自己的神國。

    擁有lv8等級的靈界穿梭,就是這么方便!

    靈界第五層,神國界。

    “還是自己的老巢中,最令人,不,神放心。”

    蘇魯的本尊端坐于神殿,這才有時間來消化之前的所得。

    對于月女士的迅速隕落,祂覺得這是很正常的事情,畢竟,自己擁有不可知之力,這一專門用來滅殺神靈的殺手锏,又有七神的幫助。

    如果還讓對方堅守或者逃脫,才是怪事。

    “這一戰之后,我掌握‘不可知之力’的情報大概也會暴露,因為所有神靈都會忘記月女士曾經的真名……這代表著徹底的隕落,也是一種威懾。”

    蘇魯掌握靈性權柄,這一權柄同樣有些惹眼。

    雖然祂跟七神簽訂的盟約,足以保證盟友們不會動心,但蘇魯覺得還是需要加上一個保險。

    “以我如今展露出來的實力,只要待在自己的神國之中,哪怕主宰真身到來,都有隕落的危險……”

    “至于惡魔……在祂完全收束萬靈界,預備收束神國界之前,我還是有著能令祂重創的籌碼……至于化身更是不懼——在我的神國中。”

    “這一戰之后,除非晉升主宰,否則我的真身絕對不能再出去了,否則八成就有惡魔或者其它主宰的真身迎面等著我……靈界穿梭雖然厲害,卻也不是萬能的。”

    ……

    思索已定之后,蘇魯長出口氣,望向屬性欄。

    首先引入眼簾的,就是一行豐富無比的經驗提示

    擊殺‘月女士’,x+500,0000!

    檢測到對方擁有‘冥河’、‘死亡’權柄、‘奧術’領域、是否吞噬?

    “擊殺一位真神,經驗值果然豐厚到極點……”

    蘇魯掃過經驗池,望向下一行“對于其它神靈而言,擊敗神祗之后,好處必須自己去拿……不過,應該只能吸收相近的領域或者衍生領域,乃至權柄吧?”

    “我似乎因為掌握‘靈性’這個基石權柄,所以兼容性很強?還是屬性欄的緣故?”

    祂想了想,慎重地選擇“吞噬!”

    轟隆!

    下一剎那,蘇魯就感受到,自己與某一條貫穿靈界與生死、無始無終、無處不在的龐大河流有了聯系。

    冥河!

    數以千萬億計的靈魂,共同構成了它寬闊的河面。

    透過半透明的河水,還可以看到大量英靈的身影,它們都是曾經的五階、甚至六階職業者。

    而在更深處,還有愈發強大的氣息。

    只是一絲虛影,都能令神話生物顫抖。

    那是歷史上隕落的神靈!

    “月女士絕對沒有完全掌控冥河,只是一部分而已!”

    蘇魯心里浮現出一個明悟。

    與此同時,他也接觸到了‘死亡’這個概念。

    哪怕有著一些神秘學識的積累,但在神靈這一層次上,蘇魯還是十分淺薄。

    祂能感受到,自己好像吞下了兩枚‘異物’,卡在神軀之中,需要龐大的時間與神力去慢慢消化。

    實際上,這也是神靈的常態。

    搶奪來一項權柄后,當然需要時間去領悟,消化。

    有的時候,甚至因為‘消化不良’,精神分裂也很正常。

    叮!消耗經驗200,0000,輔助消化‘冥河’權柄!

    這時候,屬性欄上浮現出一行提示。

    旋即,蘇魯感覺自己對于冥河的掌控一下到達某一高度,完全可以自冥河中召喚神話乃至半神級別的虛影為祂所用!

    這是月女士曾經的高度!

    “這……屬性欄能輔助神靈消化權柄?哪怕需要消耗大量經驗,但也很值啊……”

    蘇魯眼睛發亮,意念繼續操作。

    叮!消耗經驗230,0000,輔助消化‘死亡’權柄!

    至于奧術?只是一個區區的領域,祂對此也有研究,消耗卻是少到可以忽略。

    “死亡……與生命并非對立,而是一個循環!”

    一種明悟,在蘇魯心底浮現。

    祂甚至感受到了一大波信仰的注入,那是月女士曾經的信徒!

    “由于‘權柄’的轉移,‘信仰’也一并轉交了么?”

    蘇魯循著一根信仰絲線,看到了一幕場景。

    那是在昏暗的地下洞窟,一位黑衣教徒,正在祭祀某個開裂的祭壇,上面的神像赫然已經碎了一地

    “偉大的月女士!”

    “您是死亡的化身!冥河的主宰!”

    “請不要拋棄您卑微的信徒桑巴!”

    ……

    ‘在月女士隕落的瞬間,祂的儀式與祭壇也失去了效果,足以造成信徒的各種崩潰……這是在最后的祈求與血祭?’

    蘇魯很快明白了一切。

    要不是他接手得快,這些信徒歇斯底里之后,或許會直接自盡,又或許會轉投其它信仰的懷抱,再收割就沒有這么豐厚的利潤了。

    “但是……現在一股腦地回應也不行,這會直接暴露我能飛快消耗權柄的異常,惹來很大的猜忌!”

    想到這里,蘇魯有了決定“還是得披上一層馬甲,偽裝成其它死亡領域的神靈,侵蝕月女士權柄的假象……”

    這也就是不能一下就將月女士的信徒接手過來,而是只是展露一些‘輕微’的異常,比較符合這個時代神靈的標準。

    ……

    桑巴望著破碎的祭壇,以及毫無回應的儀式,臉上不由浮現出絕望。

    這代表著什么,他已經不敢去想。

    因為一想就是褻瀆!

    就在這時,他看到祭壇上面,有微微的光芒浮現。

    些微的光芒,貪婪地吞噬著祭品的血液,傳出一道意念。

    桑巴的表情一下變得掙扎而迷惘

    “女神……真的隕落了?”

    “但是……我得到了另外一位存在的眷顧……祂是死亡的統治者、冥河的征服者、亡靈的庇護者——死亡大君?!”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