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2473-43276095/

第0750章 鑰匙(400加,求月票)
    門外。

    衛兵們凄厲的慘叫聲傳來。

    洛迪死死捂住耳朵,等待良久,才敢走出屋子。

    出現在眼中的是一片血泊,侍衛們的尸體橫七豎八地倒了一地。

    刺耳的尖笑聲,從大廳中傳來。

    洛迪偷偷走了過去,看到一個富麗堂皇的王殿。

    一名青年穿著華服、戴著王冠、坐在黃金鑄造的王座上,頭歪斜在一邊,明顯已經死亡。

    復仇的公主怨靈并沒有消失,而是在追逐著半空中的一只黑色烏鴉。

    在烏鴉的爪子上,還抓著一朵花卉,向日葵一般的花心周圍,只剩下兩片花瓣了。

    這是天之國的至寶——七色花!

    在漫長的歷史中,它已經被消耗了五次。

    看到它,洛迪的眼睛立即明亮起來。

    突然。

    烏鴉女巫尖叫一聲,它的翅膀被打中,落下一片黑色的羽毛。

    見到這一幕,它不再猶豫,飛快用喙子扯下了一片花瓣:

    “七色花啊、七色花啊……”

    “我向你許愿……”

    “請消滅這個公主亡靈變成的怪物吧……”

    話音剛落,那一片花瓣飛快消失。

    熊熊的烈焰,自公主怨靈身上燃燒起來,將她化為一堆殘骸灰燼。

    “哈哈……哈哈……”

    烏鴉女巫尖利地笑著:“果然……我才是最后的贏家!”

    重傷的它,并沒有發現一個小小的身影偷偷靠近。

    啪!

    洛迪猛地撲出來,撲倒了烏鴉女巫,搶過了那一朵七色花,摘下最后一片花瓣:

    “七色花啊,七色花啊^”

    “我向你許愿……”

    “請讓我的村子恢復原狀……”

    ……

    “不!”

    望著這一幕的烏鴉女巫發出尖利的咆哮。

    洛迪飛快跑出了城堡,穿上荊棘外套,一飛而起。

    在他身后,烏鴉女巫扇動翅膀,緊緊追逐。

    兩人一前一后,瞬間消失在天際。

    宮殿內一片寂靜,似乎所有的衛兵與侍女都被殺了或者是嚇跑了。

    不知道過去多久,一只白色的貓頭鷹飛入宮殿,落到公主怨靈的殘骸前。

    它伸出爪子,從殘骸中抓出一縷發絲。

    “曾經的故事里……公主奧利菲放下的不是繩梯,而是自己的頭發……農夫的兒子當上國王之后,卻將它們盡數剪斷……現在,只剩下幾縷充滿怨念的發絲……”

    白色貓頭鷹漸漸轉變,化為一個人形,赫然是身穿白袍的蘇魯。

    “金蘋果樹的樹枝,加上公主怨靈的發絲,倒是一根不錯的魔杖呢……”

    在他面前,一截蘋果樹枝浮現,與發絲融合,形成了一根略微有些彎曲弧度的魔杖。

    對于煉金記憶已經超越宗師的蘇魯而言,這是極為簡單的事情。

    “并且……魔杖并非用來施法,只是‘鑰匙’而已……”

    他走到宮殿深處,看到了一頭金發雄師,守護在一座石質大門前。

    “外鄉人,這里不是你應該來的地方!”

    金色雄師盯著蘇魯,發出一聲咆哮。

    “睿智的獅子,你從來沒有效忠于誰,唯一的使命就是守護這扇最后的大門……”

    蘇魯淡然道:“現在……你攔不住我!”

    他舉起魔杖,從魔杖頂端散發出一縷綠光,直接命中了金色的獅子。

    獅子雄壯的身軀轟然倒地,一絲絲血液流淌而出。

    “最后一步的關鍵材料,也得到了。”

    蘇魯上前,來到古樸的石質大門對面,用魔杖沾惹著金色獅子的血液,于虛空描繪出一個神秘符號。

    它好像無數粒芝麻聚合在一起,散發出各種朦朧的囈語聲。

    轟隆!

    石質大門上裂開一絲縫隙,旋即緩緩開啟。

    五顏六色的光芒滿溢而出。

    蘇魯輕笑一聲,捕捉到了希維納多的蹤影,大步邁入。

    ……

    這是一個夢境世界。

    天之國的古老城堡,在其中顯得更加夢幻而朦朧。

    不過此時,周圍的黑暗中似乎有著大量的不知名物體在蠕動,顯化出一只又一只詭異的眼睛。

    諸多詭異的眼睛融合,形成了一只巨大的邪眼怪物。

    “靈主……蘇魯……”

    巨大的邪眼咆哮著:“想不到……我們最終還是成為了敵人!”

    “希維納多……狂神……這是你我的選擇。”

    蘇魯幽幽嘆息一聲。

    “就憑你,一個區區的化身?”

    巨大邪眼的瞳孔中瞬間遍布無數血絲,那一絲絲紅線甚至突破了血肉的限制,沒入虛空,帶來諸多瘋狂的囈語。

    “吾是瘋狂之主!”

    “我是混亂之神!”

    “愚昧之徒,墮落吧,瘋狂吧……”

    種種狂妄之語,似乎化為實質,想要鉆入蘇魯的耳朵,將他的腦袋撐爆。

    不僅如此,在外面的現實世界。

    又一輪污染降臨,各種恐怖輪番上演。

    “不!”

    洛迪尖叫一聲,被增強的烏鴉女巫從天空中擊落,身上的荊棘外衣化為了碎片。

    “可惡的小鬼……我要將你變成癩蛤蟆,哀嚎痛苦一百年!”

    烏鴉女巫落在他面前,探出了一只爪子。

    ……

    “區區一個化身,既消滅不了我,也改變不了這個世界……你們八神的聯盟,注定一敗涂地!”

    希維納多的邪眼化身瘋狂咆哮著,清晰地看到蘇魯的腦袋慢慢腫脹變大,一絲絲咒文如同跗骨之蛆一樣,在他的腦袋中鉆進鉆出。

    祂知道靈主的真身不會降臨,本尊對抗區區一個化身,卻是極有優勢。

    “希維納多……你永遠也不會知道,我的成長有多么恐怖。”

    突然,蘇魯身上的異狀瞬間停滯。

    “這個世界……就是一幅畫,你爬得越高,所知的就越為恐怖……前五層靈界都是畫中之人,惡魔去到了第六層,雖然人物還在畫內,沒有跳出‘畫’外,卻拿到了橡皮擦,可以修改畫中的內容……現在,它也在我手里。”

    一輪白光從蘇魯身上綻放,宛若純白的太陽。

    黑暗中諸多眼睛頓時慘叫融化,所有瘋狂的囈語都被一掃而空。

    提升至如今地步,蘇魯的化身赫然也有了接引‘不可知之力’的能力,就如同惡魔的化身一樣!

    諸多光芒瞬間籠罩邪眼。

    它龐大的身軀一下炸裂,諸多膿水在半空中就蒸發殆盡。

    只有一聲凄厲的慘叫,在空蕩蕩的黑暗中不斷回響。

    超凡黎明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