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2473-43347332/

第0771章 老兵(加更求月票)
    轉眼間。

    朱庇特已經九歲了。

    他從七歲開始,每天不論寒冷還是炎熱,都要跟隨父親赫拉克進行艱苦的訓練。

    雖然赫拉克看到戰士收入的減少,隱約有著不妙的預感,但這并不妨礙他將自己的戰斗經驗與知識傳授給朱庇特。

    畢竟,這個世界還十分野蠻,只有強者才能存活下去。

    整個城市、以及王國之中,都是父權至上,力量為尊,就充分說明了這一點。

    不過,赫拉克畢竟是一個聰明人。

    他準備了豐厚的禮物,為小朱庇特請了一位學者作為老師,就是住在他家隔壁的圖靈先生。

    “老師!”

    天還沒有亮,朱庇特就起床,來到隔壁,在蘇魯的門前等待著。

    不知道過去多久,房門吱呀一聲打開,瑪莎的臉龐浮現出來:“可憐的小家伙……”

    她連忙將朱庇特抱進去,給他端了一杯羊奶。

    這時候,蘇魯也已經起床,悠閑地吃著早餐了。

    “老師!”

    朱庇特恭敬地來到蘇魯面前。

    “嗯……霍蒙王國的通用語,你已經學得差不多了,接下來……我們學習北方的獸人語,這可以看作霍蒙通用語的一個變種,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蘇魯悠然道。

    朱庇特的小臉上滿是苦色。

    學習通用語,已經讓他很吃力了,而獸人語更是挑戰喉嚨發音。

    “老師……為什么我要學這么多語言?”

    要是自己父親,他絕對不敢問,否則一頓藤條就打下來了。

    但圖靈老師十分和氣,一次都沒有打他,朱庇特膽子就漸漸大了起來。

    “哈哈……”

    蘇魯笑了笑,揉著朱庇特的腦袋:“多學一門語言,總是很有用的……萬一有一天,你上戰場對決獸人,要是打不過,好歹可以求饒嘛!”

    “我是勇猛的戰士,不會做可恥的事情!”

    朱庇特翻了個白眼:“還有獸人……它們不是在很遠很遠的地方么?”

    “或許吧……曾經它們很遙遠,但縱使前代英雄,也不會想到數百年后人口的繁衍,土地的擴張,還有局勢的變化……更不用說千萬年了。”

    蘇魯笑了笑。

    看到懵懂的朱庇特,又道:“實際上……語言之中,蘊含著真正的力量!比如蟲族的‘沃蒙語’,它就是一門蘊含神秘的語言……”

    “老師,你能教我‘沃蒙語’么?”朱庇特眼睛發亮。

    “還沒學會走路,學什么奔跑?今天聽完課之后,繼續去讀書!”

    蘇魯指著自己的書房。

    “哦!”朱庇特的小腦袋立即聳搭了下來。

    他覺得這個老師雖然聰明,但太懶了,每次都只是教導他最基本的文法與語言,剩下的就要他自己去看書。

    但是,圖靈老師已經是整個城邦里面最聰明的人了,還掌握著賺大錢的造紙作坊。

    朱庇特吮吸著手指,眼巴巴地盯著蘇魯:“老師……我不想……”

    “咳咳……既然你這么誠心誠意地望著我了。”

    蘇魯咳嗽了下:“稍后考試吧!”

    “啊?!”

    朱庇特一臉嚇到的表情。

    “哈哈……如果你能讓我滿意,我就傳授你成為超弦戰士的方法哦!”蘇魯笑瞇瞇地道。

    “成為……超弦戰士?”

    朱庇特的眼睛一下亮起:“成為英雄?那不是只有守護騎士大人們才知道的辦法么?”

    “書讀得多了,總是有好處的,我就知道。”蘇魯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所以……你想成為‘英雄’么?”

    “嗯!”

    朱庇特用力點頭。

    ……

    下午,朱庇特回到家里,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勁。

    父親赫拉克坐在木桌上,右手按著額頭,母親斯潘在旁邊勸慰。

    連嫁了屠宰戶與牲畜商人的兩個姐姐也回到了家里。

    “出什么事了?”

    他低聲自語,卻不敢多問。

    “拿酒來……”

    赫拉克放下手掌,聲音低沉:“我是城邦的老兵,他們居然裁了我?我精擅各種搏擊與殺人技巧……那群該死的市政官……”

    “可是……已經沒有戰爭了……”

    斯潘柔聲道。

    “女人滾開!”赫拉克咒罵著,舉起酒壺痛飲。

    斯潘則只能跟兩個女兒抱著哭泣。

    這一幕在朱庇特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雖然他還不懂,什么叫做失業,但已經隱約有著感覺。

    自己的家庭,似乎要經歷一輪新的變化了。

    ……

    “一個開拓中的城市,需要士兵維護治安、阻擊野外的危險、時刻準備著進行戰斗……但當城市開墾完成,周圍的土地都變成熟地,又沒有戰爭的時候,只保留一定的兵員,將老兵裁撤,就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蘇魯望著這一幕,若有所思。

    赫拉克是職業士兵,每二十個太陽日都有城邦發放的固定薪水。

    當然,職業士兵收入真正的大頭不是這個,他們賺錢發家的途徑,在戰爭中的繳獲,與分得的戰利品。

    如果有奴隸的話,就更是大賺。

    不過赫拉克發財的機會并不多,更沒有什么積蓄,一旦失業,就很恐怖了。

    他畢竟已經是中年,不復青春活力。

    朱庇特望著這一幕,心里同樣傷感,就連考試通過,老師愿意傳授他英雄之道的事情都沒有說。

    這時候,蘇魯走了進來:“赫拉克,我的朋友!”

    “圖靈,實在抱歉……”

    斯潘迎接上來,滿臉歉意。

    “不……我剛好有事。”

    蘇魯來到長桌前坐下,道:“我的紙張賣到其它城市之中時,在路上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麻煩,我想為車隊聘請一位護送的人,赫拉克,你有興趣么?”

    “什么?”

    赫拉克一下就來了精神。

    他剛才只是在借酒澆愁,這時代的葡萄酒根本沒有多少度數,更沒怎么醉。

    “是的……我準備聘請一些老兵,作為雇傭軍。”

    蘇魯啟發道:“你們失去工作,并不是一無是處,至少還可以成為冒險者——也就是承接各種任務,為市民解決各種麻煩的人,以此獲得報酬!”

    赫拉克聽得眼睛一亮:“圖靈……我的朋友,你的確是一位睿智的人,感謝你的提議!”

    超凡黎明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