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2473-43544293/

第0825章 爆破(2400加,求月票)
    “走……我們進去!”

    瓦倫望著莊園,眸子炙熱:“這一片秘境與現實的交匯,核心必然是一件十分強大的詭秘物品,必須收容!”

    一行人走進前廳,開始探索。

    大廳里面已經沒有多少危險,瓦倫來到一處走廊前,望著深處的一片漆黑,有些躍躍欲試。

    “大家小心點!”

    費奇放出一個替死傀儡。

    這物品還是十分珍惜,要不是瓦倫在這里,絕對沒有這么多的配額。

    小小的玩偶走進走廊。

    下一刻,旁邊墻壁上的一個格子突然打開,一只套著拳套的彈簧蹦了出來。

    砰!

    這一拳砸中了玩偶娃娃,將它砸得倒飛出去,但是力量并不大。

    玩偶娃娃倒地之后,又很快爬了起來。

    “這是什么,惡作劇么?”

    戰斗學者中的大漢嗤笑一聲。

    但下一刻,他的笑聲就被堵在喉嚨口,因為他看到布偶娃娃的活動突然變得僵硬起來,在被砸中的地方,一片金屬裂痕浮現,從中泄露出一個個齒輪與零件……

    “機械化……”

    所有人都感覺有些窒息。

    費奇喃喃一聲,大聲道:“全部戴上手套,拒絕一切的直接接觸……”

    他轉而對瓦倫道:“這里太危險了,我們的準備還是有所不足,再等等,讓教會派遣一位高階主教前來吧……”

    “我們……”

    瓦倫望著這一幕,也有些躊躇。

    ……

    “知識之神的教徒們,真是一群膽小鬼!”

    山莊之外,珍妮深吸口氣:“好在……通過魔眼,我已經獲得了莊園的地形圖……雖然損失也很大……”

    這座莊園里面的詭異,有些令她心驚。

    不過也是難得獲取詭秘血脈的機會,必須搶在知識之神教會前得手。

    血脈!

    這只是一種特定的概念,并不一定需要真正的血液。

    實際上,詭秘物品乃至怪物遺留的特性之類,都可以提取出進階需要的‘怪物血脈’。

    “莊園里面,唯一的活人,就在這里!”

    她沒有走莊園正門,而是繞了一圈,來到一處墻壁之外,拿出一根粉筆,畫了一扇門。

    光芒一閃,門扉變得真實。

    珍妮輕輕一笑,推開門走了進去。

    粉紅色的窗簾、各種童話書散落一地、天鵝絨的床被……這里布置的一切都充滿童趣,好像一位小公主的閨房。

    珍妮視線一轉,落到了一個角落中抱著玩具熊哭泣的小女孩身上。

    “你……你是誰?”

    瑪麗抬起頭,望著珍妮。

    “我是來幫助你的人……小妹妹,為什么一個人在這里哭?”

    珍妮深吸口氣,靈性沒有被觸發危險預感,看來這個小女孩的確是活人,沒什么威脅性。

    “我……我叫瑪麗,爸爸媽媽、管家嬤嬤、他們都變得好奇怪……爸爸在臥室里、在書房里……做很奇怪的事情……”

    小女孩眼睛里面儲滿了淚水。

    “不要怕!”

    珍妮安慰一句,卻沒有上前抱抱她的打算。

    目前的情況,還是相當詭異,必須小心。

    想了想,她問道:“你爸爸媽媽在哪里?”

    “他們應該在臥室……”瑪麗抿了抿嘴唇。

    “那帶我去書房!可以么?”這兩個一看就是最終怪物,珍妮沒有去硬碰硬的打算,而是想要先調查獲得一些線索。

    “可以……”

    瑪麗想了想,抱著玩具熊站起,打開了房門,兩邊張望了下:“沒有人……跟我來!”

    有著小瑪麗的帶路,走廊上頗為平靜。

    就是在知識之神那邊的方向,偶爾傳來巨大的聲音,但瑪麗不以為意:“不要在意這些動靜,那里都是陷阱,不去看就沒事了……”

    她似乎很有經驗,將珍妮帶到一扇紅木大門之前:“這里就是書房了……”

    珍妮深吸口氣,一束蛛絲射出,打開了門把手。

    吱呀!

    大門被緩緩推開。

    她一眼就看到了書房內的擺設,以及一幅正中的油畫。

    那上面的,赫然是……

    ……

    “前面……沒有路了。”

    費奇來到走廊盡頭,無奈地道。

    “那正好……沒有路,就開出一條路來。”

    瓦倫從身上扯出一串似乎連起來的圓形金屬球,每一個都有拳頭大小,看得費奇眼皮直跳:“煉金炸彈?你帶這么一串在身上,不怕把我們一起炸飛么?”

    就算是戰斗學者小隊看到這一幕,臉皮都有些抽搐。

    “我之前就有著感覺,只是一直沒有說,在我們來到莊園之后,似乎就被一直監視著……直到剛才,那種監視的感覺才弱了下來!”

    瓦倫輕聲道:“所以……應該有第二股勢力潛入了這里。”

    “什么?”

    費奇與持劍大漢警惕地望著周圍。

    “他們的目的應該與我們一樣……所以我暗中也放出了一些小東西,偵察著莊園的動靜……”

    一只機械蜘蛛模樣的小東西從地面上爬了過來,沿著褲腳爬到了瓦倫的肩膀上:“現在我可以肯定……他們比我們更加靠近‘核心’,但也不是沒有抄近路的機會!”

    他望著眼前的墻壁,拔下了一枚煉金炸彈:“尋找掩體,準備第一次爆破!”

    “真是瘋狂!”

    費奇無語地撐開一柄機械大傘,將自己與瓦倫遮蔽在后面。

    其它的戰斗學者也是各自找著掩體。

    下一刻。

    轟隆!

    劇烈的爆炸席卷,巨大的聲音,令每個人的耳膜都是嗡嗡作響。

    煙霧落下之后,費奇探出頭。

    他看到墻壁表面已經被刮去一層,現出后面不斷咬合的無數齒輪。

    “這是……一座金屬屋?”

    費奇有些呆滯了。

    煉金炸彈的威力,他再清楚不過,普通的墻壁根本無法阻擋。

    但是一面金屬墻,那就不好說了。

    “看來是威力不夠。”

    瓦倫的臉上露出瘋狂的笑容:“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沒有一枚煉金炸彈解決不了的墻壁,如果有,那就兩枚!”

    “不!”

    在費奇驚恐的眼神中,瓦倫將手上一串煉金炸彈都丟了出去。

    下一刻,可怕的爆炸聲浪連綿不斷。

    巨響過后,金屬齒輪墻壁仿佛被融化一樣,破開一個大洞,邊緣呈現一種半透明的暗紅色。

    “走!”

    瓦倫帶著人,穿過金屬大洞,飛快穿過走廊,來到書房。

    進入的剎那,他們就看到了一大一小兩個女人,正在對著一幅油畫發呆。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