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2579-41402211/

第276章 律水真晶
    棠醉此刻已經被吊住了胃口,有些迫不及待想見此物一眼了。

    畢竟此物乃是真水劍門元嬰期大能所留之物,肯定和真水劍門有莫大的關聯。不然也不會如此小心,交付給趙無極。

    秦賀儀說道此處,不再言語。有些倦意的閉目養神起來,他一心向道,更是一生未娶。所以對這個外甥女,十分疼愛如同自己的女兒一樣。

    可惜趙盧月先是父母早亡,緊接著金丹期的爺爺也被人害死。若非有他這個舅舅,只怕必定受盡凌辱。

    所以打定主意此物在江北水源城一出手,就把趙氏寶齋的店鋪轉手出去。帶著趙盧月回到御靈宗,安心培養她就好了。

    無形中蹚了這渾水,他小小的筑基期也有些無可奈何起來。若是將此物交給真水劍門,只怕免不了要被殺人滅口。

    那水清仙子以狠毒著稱,如何能放過知曉此事的,他一個御靈宗的弟子。

    趙盧月此事緩緩進來內堂,立在桌邊從懷中拿出一物遞給秦賀儀后,便不言不語起來。

    秦賀儀將此物攤開在手掌之上,只見明黃色的綢緞層層包裹。這明黃色的綢緞竟然也是稀罕之物,可以阻擋神識的探查。

    秦賀儀一層層將明黃色的綢緞打開,但見包裹之物竟然是一塊黑褐色的石頭!

    棠醉定睛一看暗覺此石頭的不凡,雖然氣息內斂,但是心頭感應此物必然和自己有一些莫大的機緣!

    黑褐色的石頭上面遍布著符文,符文皆是氣息內斂,如同將此物層層隱蔽起來。棠醉一看之下,發覺這黑褐色石頭上的陣法最少有五六個之多!

    秦賀儀接著說道:“想必道友也看出來了,此物上面的隱藏氣息的陣法足足有七個之多!皆是不凡的法陣疊加起來,更是形成了連環陣法。

    若是不的法門之人,想要破開必定會毀掉此物!但是道友莫驚,此物秦某自然有解開之法,但是在此地卻是萬萬不能的。若是此物的氣息散發出一絲,足以被水清仙子感應到!我等必定身死當場!”

    棠醉越發好奇起來,此物如此重要。到底是何等物品!

    秦賀儀之所以做如此多的鋪墊之語,主要是想要對棠醉說清利害。

    此刻解釋道:“此物就是在九州修真界也是難得一聞之物!名曰——律水真晶!

    相傳真水劍門傳承上古而來,當時天地靈力充沛至極。極品靈石雖然也十分稀少,但是依舊有一些極品靈石礦脈出現。

    有一條極品靈石礦脈在大楚疆域突然出現,而且極品靈石的產量極大!且都是水屬性極品靈石!所以被多方爭奪,而最后的謎團解開才發覺,極品靈石靈脈的源頭,正是這律水真晶!

    更是引來多方血拼,最后真正的律水真晶在驚天爆炸之中,一分為五,這就是那五顆碎裂的律水真晶中的一顆!

    但是憑借得到此物,真水劍門的開派祖師建立起了龐大的真水劍門!所以此物的秘密到底是何,還是未能解開。但是價值,想必武道友也明白了吧!”

    棠醉聽完,緊握著拳頭。暗呼此物只怕蘊藏著更大的秘密,既然被自己遇到,自然不能錯過!

    若不是這天大的機緣,遇到秦賀儀和趙盧月急著脫手,又尋找了自己這有緣人,如何能聽到此等秘聞!

    棠醉自知如何表演,也難以掩飾自己的喜歡之色。所幸笑著認真的問道:“好!既然秦道友如此干脆,說吧!要多少靈石!亦或者換取哪些物品,但凡武某有的,絕不推脫!”

    趙盧月見棠醉如此干脆的答應下來,頓時長出了一口氣。

    秦賀儀冷冷的說道:“十萬上品靈石!”

    “什么!”棠醉緊皺眉頭,驚呼起來。但是旋即一想,若是放到外界的拍賣會只怕價格必定是天價。

    別說十萬,就是百萬都有人要買!必定此物的價值,豈是靈石可以衡量的!

    可惜棠醉當日購買那白薷生死飲,已經將靈石大部分給了司徒雷火。即使加上斬殺那曾橫甲得到的三萬多塊上品靈石,也只有不過六萬!

    棠醉嘆氣說道:“秦道友,不是武某扭捏作態!按照盧月姑娘用兩種尋我的靈獸秘法,自然感應到我身負大量靈石。

    但是如今也只有六萬而已!若是要拿出十萬卻是千難萬難!”

    趙盧月此刻驚訝的看著棠醉,萬萬沒有想到這筑基期土匪模樣的大漢,竟然能一口氣拿出六萬上品靈石!

    簡直就是天價,要知道這趙氏寶齋的店鋪,也不過作價一萬上品靈石而已。

    趙盧月脫口而出說道:“舅舅!”而后重重的點了一下眉首,秦賀儀豈能不知律水真晶的價值,但是也無可奈何的苦笑起來,不斷的搖著腦袋。

    思索片刻,秦賀儀重重的說道:“好!就六萬上品靈石!不過此事雖有血誓契約,但是武道友千萬不要對人說起。不然的話,你我三人都要死在眾人手中!除了真水劍門,只怕許多大能也都想得到!”

    棠醉立刻拿出一個須彌手鐲出來,秦賀儀暗暗打開,果然六萬塊上品靈石都在其中。

    三人都長出了一口氣,正當趙盧月以為要結束的時候。棠醉緩緩說道:“趙姑娘,武某雖然是粗人一個,但是也有一些手段。可否讓某家看一眼你右臉上的瑕疵!”

    秦賀儀有些憤怒之色,這乃是趙盧月最為自卑的地方。

    棠醉接著并指一點額頭,只見又變幻了一副模樣。但是終究不是原本的樣貌,秦賀儀頓時驚呆了。

    趙盧月此刻也不在掩飾,緩緩將掩蓋右臉的頭發挽起。一副絕美的容貌出現,原本黝黑的面目,白如凝脂起來。

    可惜右臉之上,布滿了蜘蛛網狀的黑色痕跡。顯得猙獰可怖,十分丑陋起來。但看左臉如同月中仙子,單看右臉如同地獄修羅。

    趙盧月嘆了一口氣,緩緩說道:“家母當年懷孕之時,被迫外出歷練,被幽冥魂蛛咬了一口。原本以為毒素接觸,誰知道遺留一絲在腹中嬰孩之中。所以盧月一出生便是如此模樣。”

    說完之后,趙盧月已經難以抑制抽泣了起來。但凡女子,哪有不愛美之心。

    棠醉接著說道:“武某有兩種秘法,都是非常玄妙的易容之術。疊加起來,足以可掩蓋趙姑娘右臉的瑕疵。”

    說罷將《靈媚書札》和《真顏秘章》的兩枚玉簡,遞給趙盧月。

    趙盧月迫不及待的打開看了一遍,而后跪倒在地,對著棠醉叩拜了起來。

    棠醉大呼不敢,接著說道:“無論如何,武某六萬上品靈石能得到律水真晶,也算是天大的便宜了!這兩枚玉簡,雖然難得但也是武某的心意。希望秦道友和趙姑娘早日離開此地,得以好生渡過余生。”

    三人又言語幾句,棠醉便借口離開了。

    別惹那個酒仙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