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4804-41402215/

第348章 商討
    王四娘猜的沒錯,沈岳中午確實不會回去吃飯,因為沈岳還沒見到冉萬里。

    在他到冉府的前一刻,東廠的涼州行轅派人找到了冉萬里,然后冉萬里就跟人一起離開了。

    沈岳撲了個空,然后就被冉府下人請到了會客廳,茶水和糕點竟是最好的上。

    冉家下人很有眼力見,知道沈岳和冉萬里都是同級千戶,所在在禮節上不敢有絲毫怠慢。

    坐在會客廳內,沈岳越等心里越不耐煩,只能連續不斷喝茶。

    當午飯的時間到了,冉府管家請沈岳去吃飯時,卻被沈岳揮手拒絕了。

    他來找冉萬里有要事相談,這時沈岳根本沒有胃口,更何況他本就不餓。

    于是他只能等著,到后面為了尋求安靜,沈岳還把客廳內所有侍女打發了出去。

    等待的時間總是漫長,因為無聊就更顯難熬,以至于沈岳到后面瞌睡都出來了。

    從盧陽掃甘泉這些天,沈岳一直都沒怎么休息好,此時正是倦意上頭的時候。

    按道理說,他沈岳在京城根基深厚,完全沒有必在此等候冉萬里。

    但沈岳是個實干家,所以面子上的事很多時候都不在他考慮中,所以他主動來了冉府。

    也不知過了多久,沈岳才在極度安靜中聽到了動靜,然后便聽到外面傳來腳步聲。

    腳步聲較為沉重,這絕不是府內下人和女眷,所以沈岳猜測是冉萬里回來了。

    果然,當沈岳翹首以盼之際,便見到客廳之外一中年男子闊步而來,整個人帶著極其凌厲的氣勢。

    冉萬里的年紀比沈岳要大幾歲,所以沈岳站起身便道:“冉兄,你可讓兄弟我好等啊!”

    此時冉萬里也有些抱歉,只見他一身官服走進客廳,取下官帽后便道:“沈大人一路辛苦,冉某失禮,讓沈老弟久等了!”

    沈岳不由道:“冉兄客氣了,卻不知道東廠公公請你過去,又交代了什么大事給冉兄你?”

    冉萬里坐到了椅子上后,便道:“還能有什么事情,他們讓我派人出關,打探胡人的事情!”

    雍西背面有連綿不絕的山脈,唯一和胡人有交接的只有一個落云關,一般來說不會發生大的戰事。

    但涼州卻有不同,其境和金帳汗國多有接壤,卻只有一道長城作為分割。

    所以涼州這邊極其易遭受胡人襲擊,所以這邊的情況要緊張一些,所以東廠才會督促冉萬里去打探胡人的情況。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想到此處沈岳不由道:“冉大人辛苦了!”

    從侍女手中接過茶杯,冉萬里則問道:“沈大人今日到府,不知有何見教?”

    雖然知道沈岳是來喝壽酒的,但冉萬里心中也非常清楚,沈岳此來肯定另有他意。

    這時沈岳也不藏著捏著,直接道:“今日前來,卻是有事要和冉大人商量!”

    在冉萬里目光注視下,沈岳接著道:“想必冉大人也知道,如今雍西境內,白蓮教反賊勢力深厚!”

    其實說這樣的話,沈岳等于是在打自己的臉,但現在他顧不得那么多。

    只聽他接著道:“想必冉大人也該清楚,白蓮教反賊歷來為朝廷心腹大患,甚至還比關外胡人更讓皇上憂心!”

    這話也是事實,關外的胡人不管怎么鬧騰,最后都是要退回關外的。

    可白蓮教反賊要是趁亂鬧事,那朝廷可就難有寧日了,這些人會牽扯朝廷大量的人力物力。

    說到這里,沈岳也正式表明意圖道:“今日在下到府只為和冉大人商量一件事,那便是你我聯手,將雍凉之地的白蓮教反賊勢力,全部清除干凈!”

    這番話聽到冉萬里二中,讓他短暫感到失神,這計劃對他來說也很是震撼。

    正如沈岳所說,白蓮教在大明境內根深蒂固,想要徹底將其清理干凈難度極大。

    所以冉萬里便道:“沈大人,此事怕不是那么容易!”

    這事當然不容易,沈岳則道:“此事雖然棘手,但若是真的被你我二人拿下,其好處也是不可估量的!”

    后面的話不需要沈岳明說,冉萬里心里也很清楚。

    白蓮教反賊是朝廷和皇上的心頭之患,在自己轄下解決了這個大麻煩,升官發財自然手到擒來。

    但冉萬里已不是心性跳脫的年輕人,再大的好處也改不了他三思而后行的習慣。

    所以冉萬里便道:“此事需謀定而后動,沈大人可有什么計劃?”

    其實冉萬里只是隨口一問,但誰知道沈岳有備而來,當即答道:“此事本官已有章程,正要和冉兄你商議!”

    隨后沈岳便將想法一一列出,聽得冉萬里逐漸正視起此事。

    沈岳的想法總結起來就幾句話,那就是實現情報上的互聯互通共同打擊白蓮教反賊,諸部壓縮他們的生存空間。

    更簡單來講就是,整個雍凉之地在打擊白蓮教反賊上化作一盤棋……

    當把自己設想說完后,沈岳便等著冉萬里表態,方才他所說的確實是很大膽的設想。

    好一會兒后,冉萬里才開口道:“沈大人,你說的很有見地,冉某一時間卻想不明白,此事我還得下去多加思考才是!”

    所以,不管沈岳說得多么眉飛色舞,冉萬里都不準備立即表態。

    因為這里面并不僅僅是打擊白蓮教,更牽涉到站隊的問題。

    冉萬里一直以來在這件事上都比較含糊,所以他現在就不得不考慮,一旦和沈岳合作會引起的連鎖反應。

    但不得不說,冉萬里很是佩服沈岳的雄心,畢竟徹底剿滅白蓮教這件事,是很少有人能下決心的。

    面對冉萬里的答話,沈岳既無奈又覺得正常,畢竟做到千戶的位置上,沒幾個人腦袋是簡單的。

    “冉兄要多加思考,本是人之常情,還望日后冉兄能應下此事!”沈岳平靜道。

    于是乎,客廳內一下安靜起來,只發出兩人撥動茶杯蓋子的聲音。

    冉萬里停下動作,哈哈一笑道:“只顧著說正事了,沈老弟在涼州還沒轉轉過,過幾天何不一起圍獵去?”

    圍獵?聽到這個詞沈岳來了性質,實際上他已經很久沒玩過這個。

    沈岳便道:“圍獵雖好,但如今國朝憂患甚多,沈某也難有玩耍之心!”

    冉萬里卻道:“沈大人此言差矣,所謂勞逸結合才是正道,一味忙于公事只會先搞垮自己!”

    “再說了,圍獵之時,咱們同樣可以商討圍剿白蓮教反賊之事嘛!”

    聽到冉萬里后面這句話,沈岳才答應下了圍獵之事。

    于是兩人約定,在冉府的壽酒之后,擇日便選一牧場打獵。

    兩人一番閑談之后,沈岳才起身告辭,冉萬里親自把他送到了下榻之處。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