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216-39375388/

第1437章 你咋不上天呢?
    第1437章 你咋不上天呢?

    這種情況,實在是超出于他所有認知的詭異

    但比起陰魂不散的蘇念,他更傾向于信任慕涼,哪怕現在的慕涼說出更加驚駭的話,他都毫不猶豫的選擇相信。

    但慕涼一言不發,只是一臉審視的看著地上的女人。

    地上的陸懷亦或者是蘇念,被慕涼用皮帶反綁了雙手,坐在地上無法起身,就連想要動彈也很難。

    除此外,慕涼還嫌棄人家太吵,直接塞了團抹布把她嘴堵住了,所以蘇念說不出話,只能用那雙漂亮的眼睛,死死盯著慕涼和季修然看。

    慕涼看了許久,還是看不出什么頭緒。

    要是星寶在這里就好了

    雖然她和星寶在某些時候溝通有些障礙,可畢竟多年來的默契擺在那兒,從能輕易的讀懂彼此的想法,交流起來就不會太累。

    但關鍵是,星寶已經好久沒有回來了,慕涼一時間拿不準,它是不是被蘇念發現,并且給關起來了?

    慕涼一把扯掉蘇念嘴里的抹布,冷聲道:“說吧,我的小鷹仔在你這里嗎?還有,你是怎么活過來的。”

    對于這個問題,前者季修然聽不太懂,畢竟他也不知道慕涼的小鷹仔是誰,但后面的那個問題,卻是他也想知道的答案

    蘇念她究竟是怎么活過來的?

    難道當初蘇念就是詐死的?

    可也不對啊

    季修然無論如何也想不通,話說蘇念若是詐死,按理來說也不可能到了今天才來找他的麻煩。

    慕涼這一問,倒是把他的想法也一起給問出了口。

    季修然不說話,默默等著答案。

    然而蘇念卻只是呵呵笑了兩聲,笑意挑釁的看著慕涼,說道:“你管我?難不成,你還想要殺我一次?”

    慕涼譏笑一聲,“你這話說的,好像當年在你臉上潑硫酸的人是我一樣,明明就是你自己不檢點,勾搭有婦之夫,還把人家原配給弄得掃地出門,報應不爽,怪誰?”

    對于敵人,對于自己不喜歡的人,慕涼說話從來都不會客氣。

    這點,季修然和蘇念當年就是領教過的。

    想當初她和季修然兩個人,分分鐘能被慕涼的話給說的噎死,真正是氣死個人不償命的主。

    蘇念噎了一下:“你”

    她想要反駁,卻又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慕涼說的也沒有錯啊

    當年的她確實是做了那些蠢事,所以得了這個報應,只不過老天開眼讓她以另外一種方式回歸,既然如此,當年那些人,她難道還會放過嗎?

    蘇念瞥開視線,瞬間平息了怒氣,不咸不淡的說了句:“是,你說的沒錯,但我很快就會讓她們知道,即便他們逃得再遠,很多報應還是躲不掉的”

    蘇念的意思,就是當年給她潑硫酸的那對母女。

    她可不管是不是自己有錯在先,總之看不順眼的人,她必須得連根拔起,要不然怎么對得起自己重活一遭?

    聽著這般赤裸裸的威脅語氣,季修然有些愕然。

    他知道蘇念的目的不簡單,報復心也很強,可沒想到這話她會直接了當的擺在臺面上說,真正是叫人不寒而栗

    想到當年的自己為了這樣一個女人不惜背叛所有,季修然就有想要撞豆腐的心思

    罷了,罷了,過去的事情不提也罷。

    慕涼倒沒有多大感覺,聽完蘇念的話后,她面無表情的將那塊抹布又重新塞進了她嘴里。

    “閉嘴吧你屁話真多。”

    慕涼優哉游哉的靠在沙發上,百無聊賴的打了個呵欠。

    她已經確定了,蘇念身上并沒有喵仔的任何氣息。

    如果喵仔的新主人真的是蘇念的話,那么蘇念不可能還會跪坐在地上和她說話,甚至被她塞了抹布進嘴里都沒有反抗的能力

    再一個就是星寶。

    看蘇念的樣子,她并不是一個會顧左右而言他的人,這女人有一個致命的缺點就是,但凡做了點值得炫耀的事情后,就會沾沾自喜。

    慕涼看不上這種人。

    得了一點點甜頭就覺得自己牛逼上天,這么叼,怎么不去和太陽肩并肩呢?

    慕涼嗤笑。

    如今知道星寶沒有和蘇念有過正面交集,另外喵仔也不在蘇念身上,慕涼心中的大石頭落地,心情都輕快了不少。

    她看也不看蘇念怨毒的眼,只是轉過頭去看向了季修然,問道:“這人交給你,有問題嗎?”

    季修然愣了愣,“怎么處理?”

    這話完全是下意識問的。

    甚至本能的,他尊重慕涼的意見,甚至是想要聽一聽慕涼的意見,她怎么說,他就怎么做

    慕涼翻了個白眼,沒好氣道:“大哥,人家來找你是干嘛的,不是再續前緣就是想要你命啊,怎么處理還要我說嗎?”

    慕涼不相信季修然會奔到這種程度

    果然,季修然愣了一愣后,臉色也沉重了幾分。

    他點點頭,“我知道了。”

    “嗯。”

    慕涼站起身,這兒也沒有她什么事兒了,她便準備離開,在走之前,慕涼想了想,側過頭去對著季修然說了句:“聽說你和你女朋友鬧掰了?”

    季修然完全沒有跟上慕涼的腦回路,不知道話題怎么突然一轉,就到了這個份上?

    他愣了一愣,最終點點頭,苦笑道:“不算鬧掰,是我配不上人家,人家有喜歡的人了”

    作為一個男人,說這種話難免有些難為情。

    甚至很沒面子

    但在慕涼面前,他真的從來就沒有過面子這種玩意兒。

    所以季修然坦坦蕩蕩的承認了,倒是無比的痛快。

    季修然說完之后,又有些疑惑,便遲疑的問:“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和薛安安確定關系的時間很短,短到連發個朋友圈炫耀一下的時間都沒有,就這么來去一陣風的說吹就吹了

    那慕涼又是怎么知道的?

    季修然心中一驚,不由地說道:“你遇見薛安安了?“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