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222-39375911/

第十五章:疑點
    林清詞各樣點心嘗了一遍,最合她口味的是松子百合酥,甜而不膩,一口氣吃了大半碟子。

    柳氏歡喜憂愁摻半。

    一方面欣慰女兒嫁人之后比在閨閣時候穩重。

    另一方面擔心她在婆家吃不好穿不暖,才離家兩天,連平日不太上眼的糕點都能用的如此香甜。

    再有身上的首飾,生生少去了一大半,莫不是全被婆婆搜刮去了?

    想到這兒,坐不住了,眼神示意凝香出正廳。

    凝香會意,默默地退了出去。

    柳氏尋了借口離開:“你們先聊著,我去廚房看看廚娘給小詞兒燉的湯好了沒。”

    林清詞原本想跟著,可還沒等她開口,柳氏已經出了正廳。

    她回首發現一直立在身后的凝香不知道什么時候竟然也不見了。

    擔心自己亂走在府里迷了路不好解釋,只能耐心的等。

    托腮傾耳注目林振南不客氣的教導葉少卿,后者除了點頭應承,表現不出任何主觀思想。

    廟小妖風大,池淺王八多!

    在她面前不是很能擺架子么?遇到她老爹徹底鎮不住了吧。

    過了好一會兒,凝香才回來。

    林清詞不好當面詢問,心里想著去原主的閨房看看,興許能在熟悉的地方勾起一點兒回憶。

    她約摸能感覺到自己熟悉這里的一切,可每一次都如同鏡中花,水中月一般可看不可觸。

    “爹,我想回自己屋歇一會兒。”

    林振南被打斷了話頭也不惱,微微頷首一笑:“去吧,待會兒別睡過頭耽誤了用膳。”

    林清詞應聲,帶凝香離開。

    拐了個彎,步伐一頓:“凝香,你剛才出去是不是我娘暗示的?你們背著我說了什么啊?”

    凝香眼眸閃爍,幾經躊躇:“不瞞小姐,夫人向奴婢打聽您這兩天在葉府的吃穿用度,奴婢都照實說了,不過隱去了小姐和大公子之間的不愉快。”

    林清詞伸手輕捏了一下凝香的腮幫子:“真聰明!我越來越喜歡你了。”

    凝香臉一紅:“有小姐這句話,奴婢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林清詞感動到流淚,一把握住凝香的手:“你對我真好。”

    凝香受寵若驚,有些手足無措:“這是奴婢該做的。”

    林清詞撫了一下凝香的頭,笑而不語。

    走至岔路口,不知該往哪個方向。

    古代尊卑思想嚴重,下人都是走在主子后面。

    林清詞回頭瞅了眼始終慢她一步的凝香:“你先進屋點個安神香。”

    “是,小姐。”凝香得了命令,才敢加快步伐超過林清詞。

    林清詞順利到原主居住的庭院。

    只見院內曲折游廊,光潔的鵝卵石漫成甬路,兩邊種滿了奇花異草。

    落葉時節,這里仍舊綠意盎然。

    眼前是小小的一棟閣樓。上樓掀開門口的珠簾,透過粉色的帳幔。

    環視原主的閨房,約五六個平方。

    臥榻大概有一米五寬,長度不到兩米。四周的楞子雕梁畫棟,帳子口上方垂了一排粉色的流蘇。

    正對著兩步遠有一鼎香爐。

    對面墻角一座嵌滿了大珍珠的梳妝臺,梳妝鏡上還有一顆夜明珠。

    華美絢麗。

    林清詞上前試著摳夜明珠,釘的特別緊實。幸好原主沒有把這臺子當嫁妝抬走,否則現在全進了土匪的腰包。

    挨著梳妝臺有個案子,上面擺著一座古箏,木色光亮,一看就價值不菲。

    案子上沒有書,更沒有文房四寶。

    林清詞覺得不可思議。

    她雖然有獨立的書房,但臥室的桌子上,床頭柜里,常備書籍。

    她小門小戶的時刻學習,一將軍府千金更應該如此才是。

    不會不識字吧?

    古代女子無才便是德,原主如果真不識字,也說得過去。

    瞄了眼香爐旁的凝香,這丫頭聰明機靈,肯定一早就發現了她和原主不一樣了,沒說出來也許是在觀察。

    等到證據確鑿了,再揭穿么?

    林清詞有些發慌,連小腿肚子都在抖,這古代思想封建,可別把她當妖魔gui 怪綁起來燒了啊。

    林清詞強行壓下內心的恐懼,繼續打量這間房子,靠案子邊的地上有一只大瓷瓶,里面放了很多卷軸。

    她隨意拿出一幅揭開,是水墨山水圖,即使不懂欣賞,也知道這很值錢。

    這間房每一樣陳列,都是好的。

    想到婚房里那些大箱子,指不定裝著價值連城的寶貝,現在卻被旁人攥在手里,她一陣心如刀絞。

    凝香的聲音響在室內:“小姐,安神香點好了。”

    林清詞側目,爐鼎上青煙裊裊,她收了字畫,“你先出去吧。”坐到床沿作勢褪鞋襪。

    “是。”

    凝香一走,林清詞復又穿戴好,站起來東瞧瞧西望望。

    推開窗戶,可遠眺府外的風景。一眼望去,俱是古色古香的建筑。

    比之葉府牢籠般的天地,這里簡直是她向往的生活。

    原主腦子里進水了啊。為了一個心里沒有她的男人寧愿犧牲自己的終生幸福也要呆在他身邊。而且明知換來的是嫌棄、厭惡。

    不對!這不像腦子進水,正常人不帶這么智障的。

    按照凝香的話,原主每回碰到沈秋容都在吃虧,可她還不知難而退,沖上去送臉給沈秋容打。

    聯想自己每回遇到沈秋容也總是被壓一頭,她覺得很邪門!

    原本等凝香來喚她,沒想到來的是葉少卿。

    房間本就小,擺設又多,葉少卿進來更顯得逼仄。

    林清詞看了看他:“你回邊疆能不能帶上我?”

    沈秋容太詭異了!

    她在沒有絕對實力之前,為了避免吃虧上當,還是遠離對方比較好。

    葉少卿冷漠如雪的眸子有了一絲裂紋,頓了頓:“那邊遠沒有京中繁華,也沒有錦衣玉食,還有破城之憂。”

    林清詞道:“可我已經嫁給你了。”

    按照他的條件,日子應該不會差到哪兒去。

    何況她還要帶著凝香她們一塊兒。

    有人伺候,又沒有公婆管,不用見沈秋容夫妻,夫君守城可能還會夜不歸宿。她太逍遙自在了啊。

    越想越興奮:“我考慮得很清楚了,我跟你一起走,等到年關你在遣人送我回來省親好了。”

    將軍府雖然離得近,但她在葉府估計也不能經常回來。

    而且父母這么在意她,如果她總往回跑,難免讓他們擔心。

    聽凝香說原主還有兩個哥哥,都在邊關守城。

    距離天峽關不遠,如果她去了葉少卿那兒,也許能有機會見到他們。

    在他們身上或許能想起關于原主的事也說不定。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