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230-39375190/

第71章 力大無窮
    “安然,快來,我把釘子都拔出來了,等一下,我把那個鐵柵欄掰開,我們就逃出去。”安心有點興奮,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現在力氣有多大。

    就是覺得自己終于沒有那么廢物了。

    能保護妹妹的感覺太爽了。

    “大姐!等等,你別費那個勁兒了,這是四樓!我們兩個就算弄開窗子,難不成還能跳下去啊?”安然拉著安心坐下來。

    安心一聽再次頹廢了。

    是啊。

    這是四樓。

    跳下去,不死也要殘廢。

    安心扶額,自己還是老大呢,智商喂狗了?

    四樓也不注意一下,就在這里自說自話。

    “大姐,你……?”

    安心這才發現安然一臉呆愣的瞅著她,眼神簡直像是看著外星人一樣。

    “你怎么了?干嘛這么看著我?”

    安心低聲和安然咬耳朵。

    “姐,你手疼嗎?”

    安心瞅了瞅自己的手,好像沒有感覺疼。

    搖搖頭。

    忽然猛地意識到什么,扭頭去看窗戶,果然窗戶上被釘的死死的,幾個釘子被自己剛才一根一根全部都揪了出來。

    當然揪出釘子根本不算什么,重要的是她是用手指頭就那樣給揪出來的。

    想到這個的一瞬間,她的嘴巴張大的,幾乎能吞下去一個雞蛋。

    伸出雙手在面前晃了半天,看著和平日里自己的那雙手根本沒有任何區別,一樣的白皙修長。

    這雙手要不是小時候家里條件不允許,應該是彈鋼琴的最好的手。

    什么時候她居然有了老虎鉗子的能力。

    安然既然笑了,想起了自己的透視眼,忽然就對于姐姐有這樣的大力氣有些理解了。

    大概每個重生回來的人都會有一些金手指。

    她金手指自然就是那一雙可以看透一切的眼睛,就比如她現在可以看到隔壁的屋子里是一對小夫妻,兩個人正因為,婆婆問自己男人要一個月的工資吵架。

    而另外一邊,隔壁屋子里則是一對收破爛兒的夫妻。

    滿屋子里都是撿來的各種垃圾,塑料瓶,玻璃瓶,還有金屬等等,都被分門別類區分開來。

    兩夫妻正在那里做飯準備吃飯,一個煤氣灶上面一個鍋,兩口子正在炒菜,而且看起來樣子是同甘共苦的甜蜜。

    當然自己姐姐,現在得到的大概就是力大無窮吧。

    安心不相信的站起身,走回到那個窗子跟前。

    窗子是從里面被釘住的,現在釘子都被她拔掉了,其實從里面可以很輕易的打開,但是外面有很結實的防盜網。

    就算沒有防盜網,就像安然說的,她們也沒辦法從那里跳下去啊。

    她們兩個又不是超人,從這么高的樓層跳下去,相信最后的結果一定不太美妙。

    二話不說,打開窗子,用手指抓住兩根防盜網的鋼棍兒。

    用力的往開掰。

    在她的想象中,這兩根鐵棍兒要想掰彎了,大概她是做不到的,所以一開始就用了吃奶的力氣。

    結果那兩根鋼棍兒就跟面條兒一樣,被很輕易的一下子就拉開了。

    看到這個的時候安心,要是再不明白自己身上發生了很奇妙的變化,那就是腦子有問題了。

    真的沒有想到自己徒手就可以做到用手掰開兩個鋼棍兒。

    扭頭看著安然。

    “這樣是不是說我要是和他們對打起來,他們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這個時候她第一反應就是想到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些綁匪根本不是她們的個兒,她們兩個走出去,直接把這些人干倒,那就可以痛痛快快地離開了,還用在這里擔心什么。

    安心點點頭,臉上笑盈盈的第一次,發現自己溫柔無比的姐姐忽然變成了大力金剛,這種反差簡直讓人想都想不到,有些忍俊不禁。

    安然也笑了,笑的不可抑制的笑彎了腰。

    連聲音都沒想到控制。

    想一想自己都覺得可樂,她哪里知道有一天自己居然會擁有這樣的力氣。

    就是不知道要是自己過去直接一腳踹到墻上,會不會那個墻上被自己踹個洞出來?

    外面的那些人顯然聽到了屋里的笑聲,立刻警惕起來。

    “剛才我讓你把她們兩個的嘴巴堵上,堵上了沒有?”

    那個被稱作二哥的小年輕本能的懷疑的看著自己旁邊的手下。

    “當然堵上了,二哥,那不堵上,她們兩個在屋里那么半天了,不老早就叫喚起來啦。”

    天地良心,他可覺得冤枉死了自己剛才把兩個人捆的很結實,嘴巴全都堵上了。

    二哥,那是什么眼神兒?好像是懷疑自己。

    “那怎么我聽到里面有女人的笑聲,不是他們兩個笑,難道還有其他人?走!進去看看去,豹哥讓咱們做的事情不做好,到時候有你們受的。”

    那個二哥有點兒不耐煩,畢竟這種事情他們心里也清楚,綁架和他們收高利貸那是兩回事,高利貸頂多進去轉一圈,可是綁架那可是大事兒。

    現在又嚴打的厲害,說不準因為這事兒還能被槍斃了。

    他們可不想,因為這樣吃槍子兒,本來就想著這家人已經打聽過了。

    這當爹娘的愛女如命。

    四個女兒都養的如花似玉,當然其中的那兩個在外地上大學,他們肯定不可能下手。

    聽說最疼的就是小女兒,所以他們才直沖著這個小女兒下手,只要弄過去,要個二三十萬應該沒問題。

    那邊兒已經有人在盯著那兩口子呢,只要他們那邊兒敢報警,他們這邊兒就直接把這兩個女孩兒賣到那些偏遠農村去,那里可是缺媳婦兒。

    殺人滅口,他們當然不能干,他們就不是干這個的,也沒想過要撕票,可是不用撕票,也有很多種方法處理這兩個女孩。

    就這兩個貨色賣到那地方去當媳婦兒,肯定能拿回來1萬塊錢。

    總之,這一票干下來肯定不能白干。

    現在肯定不能出岔子,要是真的出了岔子,人沒有弄出去,反而他們給進了局子里那簡直是得不償失。

    所以幾個人都跟著他一起直奔房門去開門。

    不過沒等開門,也聽到有人敲門。

    “老二給我開門。”

    幾個人一聽是豹哥的聲音,趕緊過來開門招呼。

    卻看見豹哥,帶著兩個人也扛著一個麻袋進來。

    這一下他們也是有些蒙,難不成豹哥這里又綁了一個。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