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236-39375642/

第1462章 夜半三更
    “是啊,你趕緊把衣服脫下來擰干再穿上吧,這荒山野嶺的要是感冒了,可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大富婆凌蓉蓉也附和道。

    “可是”葉興盛吞吞吐吐,不好意思把心里話說出來。

    如此吞吞吐吐的語氣,讓眾人明白了葉興盛的心思,頓時都感到難為情。

    幾個人當中,要數許小嬌顯得最大氣和大方,許小嬌發話說“葉興盛,你就把濕衣服脫下來擰干再穿上吧,這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沒事兒的!”

    許小嬌是幾個人當中權力最大、說話最有權威的人,她這么一發話,葉興盛便應答了一聲,窸窸窣窣地把身上的濕衣服給脫下來,再用力擰干。

    好在外面雨聲很大,葉興盛脫衣服和擰干衣服的聲音都被雨聲給遮蓋,其他人都沒聽到,這樣避免了一些尷尬。

    “好了嗎?葉興盛,你把衣服擰干了嗎?”過了一會兒,委副書記、市長許小嬌估摸著葉興盛這會兒應該已經把衣服晾干,于是大聲問道。

    “嗯,擰干了,但是,再怎么干,都還是有一點濕,我想等過一會兒,衣服再干一點再睡覺。”葉興盛回答道。

    “葉市長,濕衣服風干要等好久呢,我看要不你干脆光著膀子睡覺得了,不然的話,你穿著濕衣服睡覺很難受的,弄不好會感冒。”市文聯主席馬嬌玉提議道。

    光著膀子睡覺?葉興盛心里一陣苦笑,這個馬嬌玉還真是想得出,這里又不是他家,挨著他睡的是楚秀雯,他和楚秀雯又不是什么特殊關系,哪里好光著膀子挨著楚秀雯睡覺,這不等于冒犯人家嗎?

    “不用了!馬主席,謝謝你的關心,這山洞里空氣很干燥,我相信要不了多久衣服就會干的。”葉興盛拒絕了馬嬌玉的提議。

    盡管石頭已經將洞口給堵住,但是石頭間的縫隙還是有風呼呼地吹進來,在把衣服脫下來擰干之后,葉興盛將衣服放到山洞門口那里讓風吹。

    又過了大概十幾分鐘,葉興盛的衣服才漸漸地干了,他穿好衣服,問清楚楚秀雯所在的位置,然后,摸黑走過去,挨著楚秀雯躺下。

    自從被洪峰沖進河里之后,楚秀雯等人身上噴的高級香水都已經被水沖洗得一干二凈,她們身上一點香水味都沒有,有的只是女孩子特有的那種芬芳的氣息。

    葉興盛剛摸黑躺下,便聞到楚秀雯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的、女人特有的氣息,這種氣息讓他有種置身花園般的感覺。

    “葉大哥,你冷嗎?”楚秀雯嘴巴附在葉興盛耳邊,輕聲問道。

    “我不冷,你冷嗎?”葉興盛反過來輕聲問道。

    因為有嘩啦啦的雨聲所遮蓋,加上葉興盛和楚秀雯交談的聲音很小,其他人都沒聽到。

    “我也不冷!”楚秀雯把聲音壓得很低“這么多人挨在一塊睡,別提有多溫暖,哪里還會冷?”

    “秀文,葉大哥對不起你!要不是葉大哥邀請你來參加這次調研活動,你就不會遭遇這樣的磨難,葉大哥真的對不住你,你要是出了什么事,葉大哥心里這一輩子都不會安寧的!”葉興盛動情地說。

    “葉大哥,瞧你說的,這只是一個意外,你又沒有預料到,怎么能夠怪你呢?你可是一片好心,我感謝你都還來不及呢!不要再提什么對不起我的事兒了,好嗎?”楚秀雯櫻桃小嘴附在葉興盛耳邊,聲音很溫柔。

    楚秀雯確實是受到葉興盛的邀請才來參加這次調研活動的,這要是換做脾氣暴躁的人,遭遇這樣的磨難,肯定會將葉興盛給罵一頓,楚秀雯非但不痛罵葉興盛,反倒反過來安慰葉興盛,這讓葉興盛十分感動。

    葉興盛輕輕地拍了拍楚秀雯的后背“好!秀文,有葉大哥在你旁邊,你不要害怕,盡管安心睡覺。咱們一定會度過難關的!許市長,她是市長,天元市有關部門一定已經派人查找我們,要不了多久,咱們就會安全回去的!”

    挨著楚秀雯睡的是市文聯主席馬嬌玉。

    葉興盛和楚秀雯還沒說幾句話,馬嬌玉便搖了搖楚秀雯說“楚秀雯,咱倆能不能換一下位置,我想和葉市長說幾句話?”

    楚秀雯是個涉世未淺的女孩,并不像別人那樣有很深的城府,馬嬌玉這么一說,她立馬就跟馬嬌玉換了位置。

    馬嬌玉和楚秀雯的對話,葉興盛聽得清清楚楚,等換好位置,就是很大聲地問馬嬌玉,到底有什么話要跟他說?

    馬嬌玉也很大聲地說,她暫時還沒有想好,然后嘴巴附在葉興盛耳邊,很小聲地說“葉市長,你干嘛這么大聲呀?我要跟你說的可是悄悄話,你這么大聲地叫嚷,我哪里敢說?”

    葉興盛哭笑不得“馬主席,這里是荒山野嶺的山洞里,你跟我說什么悄悄話呀?你跟我開玩笑吧?”

    “誰跟你開玩笑?我可是認真的,我真的有悄悄話要跟你說!”

    “那你到底要跟我說什么?”葉興盛知道馬嬌玉這人向來有點不正經,對她微微有些不滿。

    馬嬌玉并不回答葉興盛的問題,直接張手就抱住了葉興盛。

    葉興盛更加哭笑不得,著急又小聲地說“馬主席,你這是干嘛?這里可是山洞,旁邊還有很多人呢,你能不能別這樣?”

    “我就這樣!葉市長,你能把我怎么著?你敢反抗一下,我就大聲叫喊,說你非禮我,到時候,后果你自己想!”

    “你……”葉興盛有點生氣和不滿,卻是不敢有任何表示,馬嬌玉這性格,他是了解的。把她惹毛了,她可能真的會大聲的叫喊,說他非禮她。

    連和市政府督查室副主任羅芊虹打架她都敢打,更別提叫喊了。

    葉興盛的忍氣吞聲換來的不是馬嬌玉的退縮,相反地,馬嬌玉勾住葉興盛的脖子,就是一個深吻。

    “葉市長,馬主席,你們倆不是要說話嗎?怎么突然就沒聲音了?你們倆該不會是在說悄悄話吧?”見葉興盛和馬嬌玉好一會兒都不說話,市政府督察室副主任羅芊虹大聲說。

    “是!”馬嬌玉這才依依不舍地松開葉興盛,大聲說“羅主任,我和葉市長是在說悄悄話呢!”

    葉興盛那叫一個尷尬,這馬嬌玉也太那個了,這里可是荒山野嶺的,身處絕境,她竟然還如此放得開,好像這里是游樂場似的,根本不擔心生存問題。

    真實奇葩!

    “馬主席,你到底和葉市長在說什么悄悄話呀?害怕別人聽到,這么神秘!你們倆聊天很過癮吧?”羅芊虹把說話的聲音提高,讓每個人都聽見。

    “只要是悄悄話,大多是情話。羅主任,我剛才和葉市長在說情話呢,你想不想聽?”馬嬌玉竟然一點都不難堪,很大方地說。

    “馬主席,葉市長可是有婦之夫呀,你懂不懂什么叫做羞恥?”羅芊虹毫不留情地取笑道。

    “羞恥?有什么好羞恥的?現在這個社會,結婚后再離婚多的是!葉市長是已經結婚沒錯,但指不定,他愛上我,為了我而離婚呢。”

    馬嬌玉這句話說得聲情并茂,讓眾人覺得有些滑稽,羅芊虹原本滿胸怒火的,聽到這句話,她忍不住撲哧一聲笑起來“馬主席,你能不能別這么自戀?小心葉市長妻子聽到找你麻煩!”

    許小嬌好歹是市委副書記、市長,代表的是權威和威嚴,馬嬌玉說的話越來越過火,她聽不下去了,很嚴厲地說“你們都別再說話了,趕緊睡覺吧,把精神養足了,明天好想辦法離開這個鬼地方,你以為咱們在這里開arty呢?”

    許小嬌這么一發話,眾人便立即安靜下來,耳邊只有嘩啦啦的雨聲在響。

    難得有這次機會,馬嬌玉雖然不再跟葉興盛說話,雙手卻仍舊緊緊地勾住葉興盛的脖子,親了他好幾次,甚至還一個勁兒地往葉興盛懷里鉆。

    葉興盛特別尷尬,卻仍舊不敢吱聲。

    如果不是旁邊有其他人,馬嬌玉指不定還有更加過火的舉動。

    大概半個小時之后,雨停了!

    沒有了雨聲,這個荒山野嶺的山洞顯得特別寂靜,外面草叢當中不知名蟲子的鳴叫聲此起彼伏,好像在開一場別開生面的音樂大會。

    沒了雨聲的遮蓋,馬嬌玉不敢再放肆,也不敢和葉興盛說悄悄話,她跟楚秀雯調換回原來的位置。

    重新躺回到葉興盛的身邊,因為四周實在太安靜,楚秀雯也不敢再和葉興盛說悄悄話,幾個人就這么靜靜地躺著。

    今天下午這么一折騰,眾人都很疲倦,倦意襲來,眾人的眼皮都很沉重,漸漸地進入了夢鄉。

    睡到半夜,葉興盛突然醒來,倒不是被什么東西給驚醒,而是被一泡尿給憋醒。

    山洞是睡覺的地方,自然不能在山洞里解決,葉興盛沒辦法,只好躡手躡腳地起來,再躡手躡腳地將堵在洞口的石頭給搬開。

    折騰了好久,從山洞里鉆出來,眼前的一幕使他驚呆了。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