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237-39375347/

第149章 二輪
    “行了,先到這里吧。天快亮了,去洗個澡,做好戰斗準備。”余越收起小樹枝,拿出一瓶藥劑遞給蘇慕容,“這個外敷,涂在身上,可以祛除疤痕、去處疼痛。如果你自己不方便涂藥的話,可以”

    蘇慕容接過瓶子,呆了呆,小瓶子里是黑色的藥膏,看著很不起眼,但她并非是懷疑藥劑的功效,余越所制藥劑她見識過也嘗試過,效果毋庸置疑的神奇,她只是在想,我被小樹枝打得渾身上下到處都疼,很多部位夠不到,這藥怎么涂,難道要請師父幫忙

    女孩兒的思維也是奇妙,一旦聯想就收不住,甚至出現了一些畫面。

    曖昧。

    不可描述。

    蘇慕容一時俏臉兒發紅,耳朵發燒。

    卻聽余越續道:“如果你自己不方便涂藥的話,可以把藥膏取一些化在溫水里,然后把身體浸泡在浴缸里,這樣就方便有效。”

    蘇慕容發現自己完全想岔了、誤會了,竟惱羞成怒,接過藥膏轉身就走,留下一句:“謝謝”

    昆侖冰原。

    嵯峨的冰川雪峰圍于四面、近在眼前,讓人有一種渺茫、出離的感覺。

    天寒地凍,天地銀白。人人身上裹著棉衣,口中呼出白色霧氣。

    然而,人們的情緒卻是高漲的。

    冰原上熱鬧非凡。

    昆侖山武道大會來到了第二輪比賽。

    之前的五個擂臺拆掉四個,留下一個。

    因為今天只有五場比賽,大家可以仔細觀看。

    第一輪相當于海選,而晉級第二輪的武者,值得所有人去關注。

    越到后面,關注度越高,武者在武道界的名望也就越高,所得到的資源也將越多。

    所以,每個武者都很珍惜比賽機會,都要盡力拿出最好表現,期望一路晉級、走到最后。

    擂臺搭建在冰原中央。

    北面有一座更高的高臺,這是為大佬們觀賽準備的。

    東西兩面是參賽選手及其團隊人員的休息備戰區。

    南面是普通觀眾席。

    昨天五個擂臺同時開打,貌似熱火朝天,但相比下來,今天就顯得更為正式,整個會場都充斥著一種緊張、肅然的氣氛,今非昔比。

    “來了,來了”

    人群騷動起來,只見一幫人魚貫入場、登上高臺。

    正是東道主昆侖派的掌門和長老。

    林若影跟在何振山后面。

    還有一干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那是華夏武道協會的會長”

    “霧草,騰龍集團的董事長馬化龍也來了騰龍可是官方認可的、全國最大的、民營武者異人集團啊。”

    “咦,那個金發碧眼毛胡子的大家伙是什么人怎么也上了高臺”

    “你看他的裝束和胸章,他是大羅剎宗的人,應該是昆侖派為此次大會特邀而來的嘉賓使者。”

    “大羅剎宗就是那個稱霸鱷國、號稱最強的大羅剎宗”

    每位大佬登臺,都引起下面一陣議論,面露羨慕有之,目光恨恨有之,唉聲嘆氣有之。登臺的這幾位,都是武道界叱咤風云的人物,跺一跺腳能令一方震動、牽連百千人命運。

    有眾多大佬現場加持,昆侖山武道大會的格調立馬不一樣了。

    參賽武者也都躍躍欲試,想讓自己的表現得到認可,若能在此收獲某位大佬或某幾位大佬青眼,不僅聲望和身價上漲,自己也將會有更多更好的出路。

    等到眾人坐定,昆侖派的大長老擔任主持人宣布開賽:“昆侖山武道大會第二輪比賽開始。第一場太湖南宮世家,對陣,西子湖名劍山莊。有請雙方選手上臺”

    南宮世家的南宮少天和名劍山莊的葉七樓登上擂臺。

    南宮世家和名劍山莊,雖然算不得非常古老的宗門世家傳承,但也擁有百年的歷史底蘊,而且兩家一居江左太湖、一居之江西子湖,百年以來一直都是江湖同道眼中的競爭對手,互有高低勝負。

    因此很多人認為,今天這第一場的對擂便會是一場精彩戰斗。

    畢竟是宿敵之戰。

    南宮少天登臺,一身錦衣華服,高傲的頭顱上毛光水滑,顧盼神飛,儼然一副天之驕子的派頭,他的驕傲自信每個人都能感受得到,他也知道,他手中的劍,是越自信就越強。

    名劍山莊的葉七樓,是現任莊主次子,長相斯文,身材瘦高,顏值固然受到一些女性青睞,但氣場明顯弱于南宮少天。

    而令眾人失望的是,宿敵之戰并沒有預想中精彩,葉七樓敗得太快,被南宮少天全程壓制,最終長劍脫手,只能認負。

    率先得勝晉級的南宮少天更加傲上天去,趾高氣昂,退場前更是用耀武揚威的眼神看向余越、蘇慕容等人。

    高臺上,何振山問林若影:“林姑娘,你是劍道高手。剛才是一場劍手與劍手的對決,何妨點評一二”

    林若影說:“何掌門過獎,若影不才,學了三五年劍術而已。斗膽說說自己的看法,南宮世家祖上出過權傾朝野的朝廷重臣,其家族素有武林顯貴之稱,所以他們的劍法蘊藏著一種尊貴高傲的基因,臨戰之時,信心越強,劍法就越強;

    “名劍山莊根基不淺,曾經也是人才輩出的名門大派,奈何跟不上時代發展,逐漸沒落,前些年還和南宮世家差距不大,今日一戰算是徹底顯露。”

    何振山以及其他幾位大佬連連頷首,林姑娘的觀察角度確實與眾不同。

    說起來,這樣的武道比賽,確實不單單展現個人能力,也側寫出家族門派的實力。

    騰龍集團的董事長馬化龍推了推自己的鼻梁上的無框眼鏡,笑著說:“林姑娘,到時候騰龍集團選拔武道人才,請你一定幫我掌掌眼啊”

    林若影也笑:“不敢不敢,馬董您太抬舉我了。”

    只聽大長老喊道:“第二場龍虎山天師府,對陣,金陵沈家,有請”

    這是一場沒有什么懸念的對擂。

    天師府從第一輪就表現出了強勁實力,擊敗武當,展露奪冠的野心和潛質。

    金陵沈家,在八大武道世家里排行倒數第三,向來醫道高于武道,第一輪算是運氣好,抽到好簽,對上更弱的漓江劍派,僥幸晉級。

    但也不幸,沈家第二輪就對上天師府。

    天師府張青羽只用了三分鐘,便完敗金陵沈家沈君文。

    張嬌看著臺上勝出、寬袍大袖、腦后盤著發髻的張青羽,見他豐神俊逸,頗有幾分道骨仙風,心想,等到了第三輪,他就會是我的對手這人長得不賴,也很厲害,e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