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238-39374875/

第七十三章 我想你了
    提到那事,郭騎尋臉色瞬間變得不好看,喝了聲,“洛天河!當年的事,仙庭嚴查后早有定論,是中了前朝余孽的圈套,情急之下才下了殺手,事后二爺亦悔恨不已,仙庭也嚴懲了二爺,貶黜圈禁!二爺能重掌蕩魔宮,也是領受仙庭旨意戴罪立功的結果。已經過去多年并早有定論的事情,你仍念念不忘,是何居心?”

    洛天河:“你說我想多了,我拿個例子出來打個比方也不行嗎?你急什么?莫非你們蕩魔宮連說都不能說?”

    郭騎尋深吸了口氣,“好!不扯多了,就事論事,我這次是奉命來查案的,煩請洛城主配合!”

    洛天河:“奉命?奉誰的命?蕩魔宮嗎?蕩魔宮還管不到我這來。”

    “你…”郭騎尋揮手怒指,現場頓時一片劍拔弩張的氣氛。

    陪同在旁的橫濤可謂膽戰心驚,今天算是見識了城主的強硬,竟敢硬懟蕩魔宮神將。

    洛天河:“不是說就事論事嗎?我不闕城的確不歸蕩魔宮管,有說錯嗎?你們若能請來仙庭旨意,我自然是配合。怎么?想在我不闕城城主府動手不成?”

    郭騎尋一臉的怒不可遏,但最終還是強摁下了怒意,“我們既是職責在身,也是來幫你的,沒其他意思。”

    洛天河:“誰不是職責在身?在身的是各司其職!沒有仙庭旨意,隨便打個招呼就想越權插手其它,就認為自己有權插手其它,蕩魔宮哪慣出的毛病?長此以往,仙庭各部豈不是人人畏懼、無人敢在蕩魔宮面前抬起頭說話!”

    郭騎尋緊繃著臉頰,悶了一會兒,再做退讓,“我們查看一下案情文卷總可以吧?”

    洛天河態度強硬,“不可以!該誰處理的事就由誰處理,不闕城內的治安問題由不闕城自己來查,再不行還有上面,若是真查出什么和前朝余孽有關的來,案情自然會上報,屆時自然會交由你們蕩魔宮來處理,但不是現在!你若是覺得我哪說錯了,可以去告我,但我也同樣可以去告你們擅自越權!”

    郭騎尋與之對視了一陣,最終甩袖而去,砸下兩字,“告辭!”

    隨行的蕩魔宮眾人,一個個的臉色也不好看。

    洛天河鏗鏘有力道:“不送。”

    橫濤還是灰溜溜跟了出去。

    外面等候的木清柔不知發生了什么事,但看出了郭騎尋等人身上的怒意。

    出了門的郭騎尋等人沖天而起,落在了盤旋在上空的火鳳身上。

    一人終于忍不住憤憤,“這洛天河太囂張了,區區一個城主,竟不把我們蕩魔宮給放在眼里,我等何須這般忍讓?”

    郭騎尋:“來之前二爺就擔心這老家伙食古不化,刻意交代了。這是二爺的意思,否則你們當我怕他不成?”

    眾人不解,有人問:“為何?”

    郭騎尋:“當年他頂撞帝君,是帝后出面保了他,否則焉能貶到他學生麾下被關照。這老家伙屢次針對二爺,不知是他自己的意思,還是帝后的意思,二爺也有些吃不準。”

    眾人若有所思,也有人依然憤憤不平,“我蕩魔宮為掃清前朝余孽,拋頭顱灑熱血,眾弟兄舍命保他們平安,卻屢遭他們刁難,叫我等實在是不甘心!”

    “少說那沒用的。記住二爺的話,勤勉辦事,盡到自己能盡的職責便可,不論其它!”郭騎尋略訓斥了一句,繼而揮手,駕馭火鳳朝傳送陣飛去。

    目送這群人走了,木清柔快步進了大廳,走到洛天河跟前,問道:“看他們神色不對,出什么事了?”

    洛天河:“沒什么。”

    木清柔試探道:“莫非是因為不闕城接連發生的事來的,難道蕩魔宮認為和前朝余孽有關?”

    “哪來那么多前朝余孽,你想多了。”洛天河瞥她一眼后,目光又投向了門外遠方,心里也在犯嘀咕。

    對郭騎尋,不給面子是不給面子,但有些話終究還是聽進去了,因為說的有些道理。

    兇手的手段的確不像是一般匪徒,能想到的辦法不是誰都能從容做到的,沒相當經歷的人是沒那嫻熟膽略的,能輕易在仙庭人馬中周旋的匪類,意味著經常和仙庭人馬對著干,什么樣的匪類會經常和仙庭人馬對著干?

    他心中疑云重重,難道接連發生的事情真的是前朝余孽所為?

    ……

    郭騎尋的出現,令林淵的內心變得不平靜了,將羅康安打發走后,他一直在休息室內徘徊著,思索著什么。

    經過窗口時,無意中抬頭,看到了斜上方那間窗口前的一道倩影,與秦儀的目光對上了。

    林淵抬手,拉了一下,窗簾落下,遮斷了兩人之間的對視。

    秦儀略咬了一下嘴唇,給人牙癢癢的感覺。

    她轉身抱臂胸前,在辦公室內徘徊,雙足赤著,沒外人的時候習慣如此,不過腳丫子確實好看。

    白玲瓏敲門而入,快步到她跟前,“打探到了,來的是蕩魔宮六神將之一的郭騎尋,來的快,去的也快,已經走了。”

    “二爺楊真的人?”秦儀略驚,才發現自己想多了,這種人不是她能秦儀接觸到的,就算沒走,只怕跑去拜訪也未必能見上,因為人家一點都不會把她這種人給放在眼里,問:“這種人物來這里,難道和目前發生的案情有關?”

    白玲瓏頷首,“職責所在,怕是十有八九。小儀,柳夫人說的沒錯,兇手的背景有可能招惹不起,還是不要找了吧。”

    秦儀就一句話,很果斷的一句話,不加猶豫,“繼續找!”

    另一間的林淵已走到沙發旁坐下了,靠在了靠背,陷入了沉思,不知時間流逝。

    捱到下班前沒多久,他口袋里的手機響了,摸出一看,是個陌生號碼,直接掛斷了。

    然而很快,那個號碼又打來了,他這才接通,放在了耳邊,問:“誰?”

    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女子的聲音,清脆而柔婉,透著脈脈溫情,“是我。”

    林淵聽出了是誰,“我說過,盡量不要主動聯系我。”

    女子:“對不起。”

    林淵:“有事?”

    女子:“你交代的事,我已經安排好了,人已經過去了,一旦接到你的信號,會立刻把人帶走。你放心,都是正經商人,什么也不知道,只負責辦事,隨時等你的吩咐。”

    林淵:“知道了。”

    也不是什么別的事,關小白那一家子的事,他的到來,怕給關家惹出什么麻煩,命人做好了后手準備,一旦有變,立刻把關家人給弄走保平安。

    女子:“你的傷怎么樣了?”

    林淵默了一下,沒說自己傷好了,“沒事就不要閑聊。”說罷就要掛斷。

    女子似猜到了他會干什么,忙道:“等等,還有事。”

    林淵剛拿開一點距離的手機又放回了耳邊,“說事,長話短說。”

    女子:“我接到消息,郭騎尋去了你那邊,不過很快又經由傳送陣回到了仙都,他怎么會突然去你那,不會是沖你去的吧?”

    其實某種程度上也可以說是沖林淵來的,但林淵沒有承認:“不是。”

    女子:“我收到消息,天古城最大的潘氏商會,發出了十億珠的巨額懸賞救女兒,鬧出的動靜不小,好像有不少雜七雜八的人趕過去了,你的傷…我有點擔心你。”

    林淵思索了一下,“不用擔心,我能應付。”

    女子:“要不要找些人過去?你放心,一定會挑選可靠的人,便于你需要的時候能派上用場。”

    林淵:“我說過,蟄伏,不要再和其他人聯系。”

    女子:“梅老板也不聯系嗎?老大說,梅老板發了接頭信號,老大讓我問問你的意思。”

    林淵:“不要聯系。那一仗我總感覺敗得蹊蹺,對方似乎洞悉了我們的計劃。除了你們幾個,我誰也不相信,暫時中止和其他人的一切聯系,蟄伏!”

    女子頓時興奮了,這位走的時候似乎心灰意冷,似乎什么都不想理會了,略作交代就離開了,如今又略作了詳細交代,似乎又振作了起來,她可謂欣喜,聲音都大了幾分,“知道了。還有老三,讓我順便跟您說一聲,他接到了老一輩傳來的一份名單,發現名單上的暗子有你那邊的人,但一直未正式啟用過,那人如今在你那邊的身份地位頗高,也許對你能有所幫助,問你需不需要啟用?”

    林淵本想說不需要,但聽說身份地位頗高,還是忍不住問了句,“誰?”

    女子:“總務官橫濤!”

    橫濤?林淵略怔,瞬間目露懷疑,老一輩提供的名單怎么會這么巧?

    可轉念一想,老一輩提供的名單似乎從未出過什么問題,也許真是巧合。

    猶豫了一下,“把接頭方式告訴我,但你們不要觸碰。”他還是存了小心。

    女子:“好。你問:今夕是何年?他回:哪有紅燈籠買?你回:在人間。對方便知是怎么回事。”

    林淵默記下了,“知道了。我們之間沒有什么重要事盡量不要再聯系了。”

    女子忽道:“我想你了,可以去看你嗎?”之后又忙補了一句,“我們在仙都就有來往,我去不會引人懷疑,不聞不問似乎才可疑。”

    林淵沉默了一陣,想起了當初應付陶花的那番鬼話,沒有拒絕,徐徐道:“等我通知吧。”

    女子又忙問:“是多久?給我一個確切的時間,好嗎?”

    林淵:“不會超過三個月。”

    女子聲音中略帶歡喜意味,“好的,等你通知。”

    林淵掛了電話,琢磨著,三個月后,巨靈神競標的事,也應該結束了。

    s:下一章會出現兩個我比較喜歡的人物。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