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246-39374403/

第三百一十二章 強娶
    泉水縣的村子并不多,白靈一行人來到最后一個村子,待醫治了情況嚴重的村民,并發放下去藥材后,就可以離開了。

    泉水鎮的情況特殊,白靈每到一個村子,都會和村長詳談一會,出資讓本村人去別的鎮子購買應急的糧食等物資,接下來便是等待白家人或是白靈的人來救援。

    兜兜轉轉了不知多久,白靈終于收到了上官煜的來信。

    “老吳,你立即帶著我的信件,去府城找白芍,她會知道該怎么做的。”白靈將信交給老吳,吩咐道。

    邊關的災情并不比這邊輕,好在安置烈士家屬的地方是新建的,倒是沒有讓那些孤兒寡母的沒了生路。

    且上官煜在紫霄城坐鎮,賑災的速度自然也比其他地方更快,富戶們爭相捐贈的情況也是有的。

    “我若離開,誰來保護姑娘?”老吳皺眉,顯然不放心白靈的安危。

    “我現在只是個大夫,沒人會把主意打到我身上。眼下救災要緊,你去了府城之后立即趕回來便是。李金已經會趕馬車,我這里你不用擔心。”白靈道。

    見白靈已經拿定主意,老吳也只能領命離去。

    只稍微歇了一會,白靈又開始繼續手術,不愿耽擱時間。

    “郡主不好了,鎮長派人來抓你了。”村長的孫女忘了白靈的吩咐,推門而入。

    正在接骨的白靈手上一頓,已經服了麻沸散的村民皺了皺眉。

    “我先去看看。”丫頭見白靈擰眉,忙快步出屋去。

    村長家的院子外,一伙穿著細棉布衣裳的家丁要沖進院子,村民們拿著農具阻攔著。

    被打到腦袋的村長一臉的血跡,憤恨的看著那些要沖進來的人,一臉的焦急之色。

    “鄉親們,吉祥郡主是咱們的恩人,就是縣太爺見了都要行禮的。且不說咱們護不住郡主是要被問罪的,就是郡主對咱們村的恩情,也不能讓她被抓走了,咱們拼了。”

    村長抹了把臉,隨手抄起一把鐵鍬就要沖上前去。

    已經知道是怎么回事的白靈,剛剛給傷者接完斷骨,此刻正好走出房門。

    “大家伙住手。”白靈高喝一聲,不想讓村民們做無謂的犧牲,“你們是鎮長府上的人?”

    “正是。”一個領頭的家丁一臉驕傲的回道,對白靈做了個請的手勢,“鎮長大人一向憐香惜玉,想請郡主去好好談談成婚的事宜,郡主還是配合些的好。”

    “呸!你們家鎮長都是土埋半截的糟老頭了,還想打郡主的主意,就不怕遭天譴嗎?”村長怒極,就要招呼人打上去。

    白靈心里厭惡,可面上卻是風輕云淡。

    “鎮長想要娶我?既然是要迎娶本郡主,那就該按照規矩來,本郡主可是有品級的,便是本郡主的父親,也是朝廷封賞的員外郎,鎮長卻是臨時授命的,真要談婚事,可是他高攀了。”

    “郡主,不能答應啊!”李金的性子倒是沉穩的,這會也急了。

    白靈抬了一下手,看著領頭人道:

    “回去告訴你們鎮長,想要娶本郡主,只有兩條路。第一條,明媒正娶,第二條殺光我身邊所有的人,強行娶了本郡主。

    在這泉水鎮,你們鎮長是地頭蛇,可本郡主乃是當今欽封的,不是他一個鎮長能強搶的,除非他想要家破人亡,否則白家絕不會善罷甘休!”

    白靈擲地有聲的話,讓一行人猶豫不敢上前。

    怕得罪白靈,但更怕無法回去交差。

    “村長,本郡主以金印命令你們保護本郡主,再有人敢打本郡主的主意,不必顧忌死活!”

    亮了亮郡主身份的印鑒,白靈轉身進了屋子。

    村長得令,腰板也挺直了幾分,村民們也紛紛朝鎮長的人逼近。

    “你們給老子等著,鎮長不會饒了你們的!”領頭人留下一句狠話,轉身就跑了。

    看著一伙人灰溜溜的逃跑,村長的面色卻沉重起來。

    得罪鎮長,他們還能有活路嗎?

    不僅村長,其他村民也很快意識到這個問題,臉色都凝重起來。

    “各位不必擔心,只要能拖過幾日,這泉水鎮的鎮長也該換人做了,郡主不會放任大家在水深火熱之中的。”

    丫頭朝村長福了福身,語笑嫣然的道:

    “里面那位大哥的腿骨已經接好了,還有誰家有重傷患?”

    村民里頭有不少人不明白丫頭的話,但是村長卻是想通了,忙大聲吆喝道:“快,家里有傷的嚴重的,趕緊送來給郡主診治。另外來幾個年輕力壯的,我有事和你們商量。”

    屋內的白靈坐在窗前的凳子上,攏了攏身上的大氅。

    白靈并不懼怕鎮長,可有這么多人看著,她不能壞了名聲跟著那些人離開,也不能讓村民們遇上危險,如此一來倒是麻煩了。

    “姑娘喝杯水吧。”丫頭進屋的時候,便見白靈蹙眉沉思,心疼的給她端了碗熱水,“吳叔已經給知府大人遞信了,估摸著時間也差不多快到這邊來了,料那鎮長也猖狂不了幾日了。”

    “但愿吧。”白靈接過水碗捧著,好半晌才抿了一口。

    鎮長府。

    本以為今晚會多個嬌滴滴的郡主姨娘,接過手下人無功而返,氣的鎮長賞了這些人各二十個板子。

    “老爺不必動怒,人家畢竟是郡主,又怎么能委曲求全的做妾室呢。不如老爺就差個媒人過去,隨便帶上幾樣聘禮,娶回來做繼室夫人吧。要是郡主識相,也該知道這是老爺的讓步,否則咱們就把人給綁過來拜堂。”

    花姨娘倒是不意外,換做是她也不會自降身價,嫁給一個老男人做妾室的。

    不過花姨娘也有自己的打算,一旦白靈真的嫁給鎮長,只要不讓她生下子嗣,磋磨幾年后香消玉殞也是正常的,也算是讓她報仇了。

    “哼,本鎮長看上她,那是給她面子,給臉不要臉的東西,還真當自己是金枝玉葉了,不過就是鄉下村姑罷了!”鎮長氣的胡子都歪了。

    “老爺說的沒錯,可白靈到底是有著郡主的身份,咱們也做做樣子。聽說白家可是有錢的很,那白靈又是個會賺錢的。以后她做了老爺的繼室夫人,還不是得乖乖的給老爺賺銀子?”

    花姨娘坐到真正身邊,身子軟軟的靠過去,媚笑道:

    “這女人啊,一旦身子給了哪個男人,那就會一輩子都聽話了,老爺想要治她還不容易?”

    鎮長的心氣順了幾分,大手用勁兒的在花姨娘身上揉捏了一把,笑道:“你說的對,咱們就給了她這個面子,明兒就讓人去抬回來,以后要是聽話還有她活路,要不然……”

    鎮長陰狠的目光落在地上摔碎的茶杯上,動了殺意。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