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250-39371054/

第十五章 化神洗髓蛻凡氣(二)
    烏云密布,天雷滾滾。電閃過后雷鳴便來,時而貫耳,時而低沉。此時京陽城的街道冷冷清清,只有三三兩兩的行人穿行其中。連綿不絕的轟鳴,終是喚來了滂沱大雨。大雨瞬間傾盆而下,也澆走了僅有的三兩行人,街道也徹底的空空如也。

    如此如注的大雨,空蕩的街道盡頭仍有一輛馬車緩緩駛來。拉車的兩匹駿馬,全身已被雨水打濕,但依舊神駿,絲毫不受驟雨的影響,無阻的前行。馬蹄濺起的水花,同瓢潑大雨激起的水花融為一體。馬車穿過大街小巷,在穆家門前停了下來。

    穆家門前有個前廳,此處屋檐寬大,剛好把馬車遮擋在內。馬車停好,車夫恭敬的從車廂請下一個中年男子和一個十多歲的少年,正是那卜二和項合。二人下了車后,項合叩開了門。穆老三見二人前來,趕緊迎進屋內,并引二人到前廳就坐。

    房外傾盆的大雨,屋內濃濃的茶香。三人在前廳喝著溫熱的姜茶,讓一絲絲暖流由口而下,聽著嘩啦啦的雨聲,這才是雨天理想中的樣子。如此景象中,自然少不了兄弟二人端著茶杯,喝茶暢聊。

    “我昨日托人往宮中捎信,約著三日后見,怎么今日趕著雨就來了。”

    “明日我要出城,去西境。”

    “這么急。西境出事了”

    “嗯,花都城闖入很多不知是如何復活的死尸,西境的百姓已經死傷無數了,正在向東逃難。”

    “還有這等怪事,真是聞所未聞”

    “這事確實怪誕不說,卻也蹊蹺。那邊傳來的消息說這些死尸來自刀蘭剎海,而刀蘭剎海有一修仙門派,可那門派卻對這些死尸坐視不管。也有傳言說,死尸就與那修仙門派有關。”

    “那你此去多加小心。”,說到這穆老三看了看項合,此時他正安靜的聽著二人聊天喝著茶。這次穆老三再見項合覺得這孩子就像變了一個人,變得沉穩寡言了許多。

    穆老三頓了頓接著問道“那項合跟你一起去嗎”

    卜二點了點頭,回道“我帶著他。此去路途遙遠,事關重大,歸期無時。他剛入宮中還未熟悉,我走了也沒人照應他。”

    這時項合也開口道“這一去,我也能跟著二將軍多學些本事。”

    穆長風聽了項合的話,微不可查的頓了頓,心想“這孩子才多長時間沒見,就變化這么大。”,想到了這,穆老三突然想起了穆長風,暗暗的心中道“風兒也走了十天了,不知道怎么樣了。有墨先生暗中保護應該也不會有事。”

    卜二見穆老三愣住了神,多少也猜到了他的心思,于是關切的道“哥,是不是想風兒了。”

    穆老三點了點頭,道“不知風兒還習不習慣。”,話音剛落,穆老三便喝了一口茶,緩緩而下的暖流沖淡些許的擔憂。

    卜二接著安慰道“放心吧,風兒機靈這呢。這也許就是風兒的命,注定是此生不落九塵。”

    卜二的話讓穆老三陷入了沉思,一時間殿內也隨著沉靜了下來。片刻后,卜二率先道“哥,你信中僅說約我三日后見,卻并未說明所為何事啊。”

    穆老三緩過了神,回道“替我去還恩。”,說罷,便回身拿過了一個方盒,將其放在身側的桌上,隨即打開了方盒,只見方盒內整齊的擺放著一個個金燦燦的金錠。穆長風接著道“昨日我本是親自去登門拜訪恩人,但恩人卻閉門不見。所以回到了家,我便托人給你捎去了信。”

    卜二上次見了穆老三之后,自然便知曉了這其中所有的事情,于是道“是要給那長生醫館送去嗎”

    穆老三嘆息著回道“不然我心中不甘呢。”

    卜二點頭回道“此事交給我便是。”

    聊著聊著雨漸漸小,又聊了一會兒,卜二就帶著項合回到了宮中。第二日,卜二出征前先拜訪了長生醫館,再經一再推脫之后,終是收下了這沉甸甸的心意。

    皚皚雪頂松林間,燦燦金光的化神池已經黯淡。穆長風漂浮在池中一動不動,轉眼已在池中七日。歷經肌膚灼痛,脈絡割痛,噬骨挫痛,痛楚層層遞進,無數次的昏闕,無數次的驚醒。九死一生,穆長風卻從未想過放棄,抱著大不了一死的決心,靠著超乎常人的意志堅持至今。

    昏睡中的穆長風,眼皮突然微微動了動,瞬間便覺如電流般絲絲的刺痛蔓延全身,這疼痛雖照比之前所受已減弱很多,但仍非普通常人可忍受。

    早已疲憊不堪的穆長風,眼皮不停地顫抖著,就連睜開雙眼的力氣都沒有了。就在此時,穆長風的耳邊傳來一陣悠悠的渾厚之聲“人同自然本一體,呼吸之間感天地。”,隨著話音入耳,伴隨而來還有陣陣頭痛。一絲力氣都沒有的穆長風,只能靜靜的承受著所有的苦痛。過了良久,頭痛終是散去。而隨著頭痛的散去,穆長風的腦中浮現出很多生澀難解的字句。

    穆長風強忍著疼痛,一句一句的默念著出現在腦中的字句,很快便沉浸其中,身心也隨之漸漸的放空下來。

    而于此同時,池水以穆長風為中心生出漩渦。這漩渦來勢洶涌,越來越大,越轉越快,也將這一潭池水中間漩出了一個大空洞。

    此時,穆長風浮于空洞之上,漩渦空洞飛出一條條如絲帶般的金光射進他的體內。一時間金光做繭,穆長風被包裹在內。片刻后漩渦空洞不再射出金光,隨即這光繭便開始慢慢收縮,最終全部融進了穆長風的身體。

    金光消散,漩渦便開始慢慢變小,池水也漸漸的恢復了平靜。漩渦消失之時,不再金光覆身的穆長風也從半空墜入池潭之中,一時間激起水花四濺。

    過不多時,池潭再次回復平靜,此時池潭已金光不在,清透見底。再看穆長風,從池底緩緩的浮升,最終浮于水面之上。

    穆長風靜靜的閉目平躺在如鏡的水面,面色雖蒼白、無血色卻安然平靜,之前的扭曲與掙扎也已煙消云散。但靜極思動,穆長風的手指突然微微的動了動,僅片刻之間,便猛地從池面驚起,幾番掙扎后,便站了起來。此時,穆長風大口喘著粗氣,之前的痛苦仍猶記在心。

    短暫的驚懵后,穆長風回神,環顧四周,壯闊松林之間閣主、韶陽、琴璃三位師長正靜靜的看著他。穆長風趕緊走出池潭,托著微弱的身軀來到三人身前,先是對著閣主,恭敬的躬身行禮,并道“老師”,而后是韶陽“韶陽師叔”,待側身沖向琴璃之時,穆長風便覺有些力不從心,與此同時還伴隨陣陣突如其來的暈眩,但他仍堅持躬身行禮道“琴”。最終禮行僅至一半,穆長風便一頭栽倒在地一動不動。

    穆長風醒來發現自己躺在床上,而腦中第一時間浮現的便是之前九死一生的痛苦與折磨。這讓穆長風仍然心有余悸,好似這些還未消散一般。

    “長風師弟,你終于醒了。”,這時,一聲熟悉的呼喚映入耳中,穆長風轉頭便見到了笑著看著自己的吳立。

    穆長風趕緊坐起,并恭敬的道“師兄。”

    吳立接著道“長風師弟,你入已昏睡七日,今日終是醒來。我一直擔心你,便每天過來看看你。”

    吳立的牽掛讓穆長風心中一暖,隨即道“長風感謝師兄掛念。”

    此時站在床邊的吳立也在床榻上坐了下來,笑著對穆長風道“師弟,別總這么客氣。”

    穆長風笑著點了點頭,吳立接著道“師弟,你入了化神池之后,在這閣中已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大家都說閣主肯如此上心,長風師弟一定是天賦絕倫,洗髓化神之后一定從此驚才絕艷。”

    穆長風趕緊搖了搖頭道“長風自知天賦愚鈍,仙根極差。師兄們如此抬舉,讓長風愧不敢當。”

    吳立又道“師弟,何必總是如此自謙。我第一次見你,就覺得你與眾不同。你看看自己有何變化。”,說完,便期待的看著穆長風。

    聽了吳立的話,穆長風由內而外的探查自己一番,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丹田之內很充盈,也感受到了丹田內有一團氣體在緩緩轉動。不僅如此,穆長風還感覺到自己充滿了力量,肌肉也便的緊實厚重。

    這讓穆長風驚喜萬分,沉浸在無盡欣喜中的穆長風已全然不顧坐在身旁的吳立。只見他猛地從床榻上一躍而起,此刻只覺身如飛燕一般,隨即輕盈的落在地面。站定后,穆長風沖著空氣重重的揮了幾拳,每一拳都覺迅捷如風,勢大力沉。

    吳立此時起身向前走了幾步,來到穆長風的身后,笑著道“恭喜師弟,踏入化凡境。”

    幾載黃粱夢,如今終得現。值此東風來,扶搖千萬里。短暫的欣喜過后,穆長風卻呆住了,一時間竟不知自己該是何種情緒。

    而就在此時,“咚,咚,咚”三聲醒神悠揚卻又略帶急促的鐘聲傳來。聽到鐘聲吳立頓時面露焦急之色,隨即道“不好,外門出事了。我們也去看看。”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