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6218-40376295/

108 真的嗎
    笑過之后,羅蘭就去城外找霍克。

    霍克變成了一個體形巨大的,仿佛大猩猩一樣的強壯怪物。他坐在石階上,饒有興趣地打量著自己身上那一塊塊高高隆起的肌肉,顯得頗是高興。

    原本霍克就特地把自己的游戲捏成胡緦臉的模樣,就是為了要顯得霸氣些,而現在的變化,正合他的意思。

    林克倒是沒有太大的變化,雖然身體也壯了一小圈,但并沒有影響到個人感官。

    那些乞丐們對于霍克的變化,有些驚訝,但卻沒有害怕。

    自己的‘頭頭’越強,他們這些人就越受到庇護,就越安全。他們已經受夠了流離失所,被人欺侮,從來沒有吃過飽飯的生活。只要能護著他們,頭領變成巨龍他們都不會有任何意見。

    羅蘭見到霍克,看著他這喜不自禁的模樣,忍不住搖頭:“你這審美觀也太獨特了。”

    “你懂什么,這才叫男人。”霍克擺了個健美高手的姿勢,身上的肌肉跳個不停,像是一只只小老鼠在皮下亂走,看著極其惡心。

    羅蘭做了個反胃的表情,然后說道:“把你的乞丐都撤走吧,少女失蹤案的事情暫且先放一放。”

    霍克愣了下:“你就這么放棄了?”

    羅蘭搖頭:“怎么可能的事情,將計就計,暫且放長線鉤大魚罷了。”

    霍克笑笑:“我明白了。”

    從城外再回到城內,羅蘭來到灰沙酒館。

    這里依然是吵鬧萬分,但隨著羅蘭的進入,吵鬧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后幾乎完全停止了下來。

    一位法師老爺大駕光臨,他們本來就不太敢放肆吵鬧,況且羅蘭現在德爾邦城的名聲也不低,特別是昨天他們三人‘圍殺’愛德華家的長子之后,幾乎整座城市的‘頭臉人物’都認得了他。

    連貴族都敢殺的人,殺幾個平民不跟玩似的!

    濃重的灑味混著令人牙酸的汗臭,羅蘭不太習慣,但也不得不忍受。

    他找了張桌子坐下,酒保過來,帶著卑微,小心翼翼地問道:“法師閣下,你想喝些什么?”

    “來杯最好的果酒。”羅蘭溫和地微笑道:“順便我想見一下格魯。”

    “明白了。”酒保退了下去,轉身的時候,用袖子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很快一杯果酒就由侍女端了上來。

    這是他們灰沙酒館最好的酒,平時不賣的,至少不會賣給平民。

    大約等了十幾分鐘,滿頭大汗的格魯從酒館外快步走進來。

    他站在羅蘭的面前,相當不好意思地說道:“抱歉,我剛才在外面有些事情。接到通知我立刻就趕過來了。”

    “沒事。倒不如說打擾你的正事,是我這邊的不對。”羅蘭輕輕點頭表示歉意。

    見到羅蘭和上次一樣好說話,格魯松了口氣。他坐在羅蘭面前,用手帕擦去自己額頭上的熱汗,然后問道:“閣下這次過來,有什么事情需要我效力的嗎?”

    此時酒館很安靜,雖然他們說話的聲音不大,也沒有人看著他們兩人,但羅蘭清楚,周圍的酒客們肯定在豎著耳朵想聽聽他們在談些什么。

    雖然人們普遍畏懼強權,但也很喜歡挖強權的墻角,偷聽一點消息算什么。

    看了看左右,羅蘭問道:“你這里有隱秘的地方嗎?”

    “有有!”格魯立刻站了起來:“抱歉,這是我疏忽了。”

    他立刻站了起來,給羅蘭帶路。

    兩人隨后進到一間小房子里。

    厚厚的木門,堅實的墻壁,確實是可以保證這間小房子的隔音能力。

    兩人再次圍著一張桌子坐下。羅蘭將從愛德華家里帶出來的小牌子放在桌面上,問道:“你認識這紋章嗎?”

    格魯拿過紋章,左右看了眼,很是不好意思地說道:“抱歉,從來沒有見過。我們德爾邦城里的貴族,沒有人使用這圖形的家族紋章。”

    不是德爾邦城的人!

    不過也不意外,對方肯定不會那么容易露出馬腳的,這說不定還是對方的有意混淆視線的手法。

    “不知道也沒有關系。”羅蘭繼續說道:“我打聽過你們灰沙幫的過往,你們還算比較守規矩……”

    聽到這里,格魯滿身冷汗。

    現在德爾邦城里誰不清楚,這些黃金之子全是中立善良陣營的,見到有人犯罪,就會上前制止,并且用物理手段宣揚正義。

    且不說兩個月前的那件大事,光是最近兩個月來,一個叫貝塔的黃金之子不知道打斷了多少小偷的雙手,踢斷了多少欺男霸女惡棍的命根子。

    還有兩個黃金之子在城外給乞丐們找活路,一些靠‘吸食’血肉的小幫派斷了財源,想過去講講道理,沒想動手的,結果還是被兩人錘得分不清東南西北。

    眼前這位羅蘭是最低調的,也是最神秘的。

    正統的施法者,現任魔法塔副會長。

    他在調查少女失蹤案。

    那些貴族們雖然表面上對羅蘭的作為是持不看好的態度,認為他是在做無用功,或者認為他是惺惺作態。

    可格魯很清楚,那些貴族都怕羅蘭萬一調查出個什么,把罪名按到了自己的身上。

    只是激昂不屑的表面,也掩蓋不住內心中的惶恐。

    所以現在羅蘭半句話,就把格魯嚇得夠嗆。

    “雖然手段有些不妥,但總算來說,你們還是比較講規矩的。”羅蘭看到格魯一臉慘白的模樣,微笑了下,說道:“所以我有點事情想請你們幫忙。”

    “請說。”格魯長長地松了口氣。

    “我需要你們幫我查一下,最近幾年來,所有在那片小樹林附近失蹤少女的名字,年齡。最好把大致遇害的時間也查出來。”

    格魯重重點頭:“我一定辦到。”

    其實這事有難度,但格魯不敢拒絕。他怕拒絕了,灰沙幫就會成為羅蘭眼中的‘邪惡’之地。

    羅蘭心中也松了口氣,他還是第一次這樣子作模作樣地威脅人,成功了就是好事。他隨后想了想,說道:“我這人沒有什么錢,也沒有什么財物……”

    “不需要,能為閣下辦事是我們灰沙幫的榮幸。”

    “聽我說完。”羅蘭繼續說道:“我們黃金之子講究等價交換,你可以和你的老大選擇幾個看著比較聰明的小孩子送到魔法塔來,我會再從中選一兩個有天份的苗子留下,讓他們成為魔法學徒!”

    格魯雙手重重按在桌面上,整個人暴然起身不可置信地看著羅蘭:“真的嗎?”

    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