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6304-40041544/

第一百零三章 舊識
    第一百零三章舊識

    沈雨萱臉色一沉,面色難看的看著柳向南一行人。

    “那就是沈雨萱資料中所說的那人?”楊奇的目光落在柳向南身邊的青年身上,之前沈雨萱就知道柳向南身邊跟著一個陌生人,只是對于這個人的來歷,卻是一無所知。

    如今楊奇見到此人,卻是肯定,對方是內家拳的修煉者,因為他從對方的身上,感受到跟洛冰等人身上一樣的氣息。

    “柳向南,緬甸公盤,你不去挑選毛料,反而在這里,難不成是想粵東的事情再次上演?”沈雨萱冷冷道。

    此話一出,柳向南和吳山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粵東展會的標王,可以說是柳氏珠寶無法洗刷的恥辱,沈雨萱如今舊事重提,更是讓兩人感到難堪。

    “這就不勞雨萱你替我擔心了。”柳向南淡淡道,“這次來是聽說公盤有假毛料,想提醒你,不要被騙了。”

    柳向南說話間,目光看向了楊奇的方向,似乎在提醒沈雨萱,楊奇信不過。

    只是看到這一幕,沈雨萱和謝光耀心中都是笑了起來,恐怕連薛青巖自己都不會想到,他制作的假毛料,早就被楊奇識破。

    “柳向南,你還是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沈雨萱冷冷一笑。

    “這位就是最近新晉的賭石大師,楊奇楊大師吧?”就在此時,一道渾厚的聲音傳來,緊接著一名中年男子走到柳向南身邊。

    原本這中年男子和保鏢站在一起,眾人都沒有刻意的注意到他,可是此刻突然上前,眾人立刻明白,這人并非保鏢。

    “你是……”楊奇眉頭微皺,對于翡翠界的事情,他也了解不少,可是在他的印象之中,卻沒有眼前的中年男子。

    “我是誰,并不重要,反而是你,年紀輕輕,賭石一道上,已經達到了大師層次,當真是難得。”中年男子微微一笑,卻并沒有絲毫解釋的模樣。

    此話一出,楊奇不禁皺了皺眉,他雖然不是什么高傲之輩,可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這樣在他面前以前輩的身份開口教訓的。

    “黃石,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中年男子看向不遠處的黃石,緩緩說道,那模樣仿佛是多年未見的老友一般。

    “你到底是誰?”黃石聞言,眉頭卻是一皺。

    這中年男子從出現的那一刻,就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可是他卻始終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見過對方。黃石雖然不是那種過目不忘之人,可如果見過這樣奇特的人,他必然記得。

    “你果然老了。”中年男子聞言,一臉失望的搖了搖頭,“你很快就會想起的。”

    話音剛落,中年男子便是轉身離去,一旁的柳向南則是快步跟了上去。

    “我怎么感覺,這中年男子,才是他們這一群的中心?”謝光耀看著這一幕,輕聲說道。

    此話一出,一旁的沈雨萱也是點了點頭,雖然她也不認識那中年男子,不過以她的眼力卻是能夠看出來,那中年男子,才是一行人的中心。就算是柳向南,在中年男子開口的時候,都是小心的站在對方身后,這分明就是以對方為主的表現。

    “這個人不簡單。”楊奇開口道。

    在中年男子的身上,他感受到一股絲毫不亞于洛遠山的氣息,顯然對方也是內家拳修煉者,實力只怕不在洛遠山之下。

    暗勁巔峰的實力,在如今化勁強者不出的前提下,已經是站在武者巔峰的人物,要知道洛遠山可是華夏武盟的正式理事之一。

    “黃老,你可認得他?”沈雨萱聽到這話,臉色不由一變,連忙對一旁的黃石問道。

    黃石聞言,不禁苦笑著搖了搖頭,道,“我只是覺得他很熟悉,可惜卻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見過,或許真的如他所言,我真的老了。”

    黃石的年紀已經不小,早就不在出任各大珠寶商的賭石顧問,除了想要全心教導弟子之外,自身的年紀和身體原因也占了大部分。實際上,超過七十歲的賭石顧問幾乎沒有,就算是超過六十歲的賭石顧問都很少。大多數賭石顧問都是在四五十歲之間,這個年紀,閱歷經驗和身體,都能保證,是賭石最巔峰的時期。

    因為假毛料的事情,此時關注明標暗標的人,也更多,畢竟這些毛料相比起外面的毛料更有保障。

    “楊奇,你就這么看毛料,不每塊都看嗎?”看著楊奇幾乎是隔開幾塊,才會仔細觀察一陣,謝光耀有些錯愕道。

    謝光耀本身就是翡翠愛好者,雖然沒什么技術,但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跟著這么劉洋自然是見識過魏老如何觀察毛料。相比起魏老那仔細入微的觀察,楊奇簡直就是走馬觀花,只是隨意的看了看,就不在做細致觀察了。

    “整個明標和暗標的毛料,加起來,超過幾千塊,這么多毛料,只有短短十天的時間,就算是將國內的所有賭石大師集合起來,一起觀察,也未必能夠看得完,所以挑選毛料,自然要有所選擇。”楊奇還沒開口,一旁的沈雨萱笑著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每塊賭石都要看呢。”謝光耀聳了聳肩。

    雖然謝光耀只是隨口一說,但楊奇心中卻是一怔,還別說,其他人的確是沒有仔細的觀察沒一塊賭石,可是靠著天地元氣感應,他可是每一塊賭石,都沒有放過。

    這些毛料他雖然會推薦給沈雨萱,可如果沈雨萱自己不打算投標,他自然也會嘗試投標,這可都偽元晶。

    不管是全賭毛料還是半賭毛料,楊奇都仔細的感應,特別是那些蘊含天地元氣的翡翠,更是如此。

    一轉眼,一上午的時間,便是過去,下午楊奇便和沈雨萱分開來,沈雨萱帶著黃石去觀察毛料,而楊奇則是和謝光耀前往毛料店鋪挑選毛料。

    “沈雨萱找你做賭石顧問,真夠倒霉的,這么大的公盤,你居然還要休息一下午。”謝光耀看著身旁的楊奇,輕笑道。

    一旁的周海聞言,連忙看向別處,對于這位謝光耀的身份,他可是聽沈雨萱提過,這種話謝光耀說出來,他只能當做沒聽到,否則就算是告訴沈雨萱,對方也不會在意。

    “勞逸結合,一上午盡是觀察毛料,也挺無聊的。”楊奇淡淡道。其實他可以更加快速的感知毛料,只是如果速度太快了,肯定會引起別人的懷疑。所以楊奇在感知毛料的時候,也會做做樣子,裝作仔細的觀察毛料。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