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7292-41402208/

第2355章 想要總裁一位?
    “你們少假腥腥!”南康指著他們,“上次董事會你們就伙同莫珩瑾打算罷免董事長,你們今天就等著董事長卸任了吧?”莫家的人剛沉下臉,莫堂老爺便擺了擺手,語重深長地對南康說道,“康舅爺啊,你們在公司為什么會受尊重,莫家又為什么會百般容忍你們的種種行為,我想這大家都清

    楚。品=書/網 https://wWw.Vodtw.la

    莫夫人苦笑,這一向說話最仁慈的莫堂老爺,也算是話里帶刀了。

    “莫堂老爺,你這是什么意思?”南康咬了咬牙根,“你是想說我們南家人在公司沒有任何貢獻么?”

    “貢獻是有,只是比及你們掏出的洞,那些貢獻不足以填補!”

    “莫老頭!”南康一聽就急了,再則加上他挪用公司資金的心虛,當場就怒火攻心,“你別血口噴人!”

    “閉嘴!”莫夫人惱怒地瞪向南康,“你再亂說話,就滾出去!”

    碰到莫夫人的眼神,南康又不情愿地停下了怒罵。

    因為他挪用瑾年資金的事,莫夫人電話里還問過他了,他自然在姐姐面前狡辯不了什么……

    只是,他盯著莫堂老爺,心里開始七上八下起來——

    難道,這莫老頭,知道了什么?莫夫人是盡量想保住南康,不讓莫堂老爺報警了,她只好自己去跟莫堂老爺賠上笑臉,“堂伯,南康性子火爆了一些,雖然會犯一些錯,但總得來說人是好的,希望您原諒

    他的無禮。”

    南康一聽莫夫人還跟莫堂老爺這樣低三下四,更加氣不打一處來,撇過臉,臉色黑得像鍋底!“南喬,你處處為他著想,可康舅爺并不懂你這做姐姐的苦心啊。”莫堂老爺說著,又長長地嘆氣,面對著南家那邊的人說道,“董事長卸任的事,我和珉環早已經知曉,情

    況特殊,所以這次我們都決定支持南喬的決定,同時——”

    莫堂老爺看向南喬,“我也要代表莫家謝謝南喬你,你能理解莫家,做出正確的決定,在我們眼中,你永遠都是受我們莫家尊重的夫人。”

    算是,謝她肯主動卸任,免了一番周折。

    就算她以后跟莫珉環真的會離婚,那莫家也會尊重她。這就是莫堂老爺的意思!

    “堂伯客氣了。”莫夫人道。“哼,我看這根本就是你們莫家的意思吧,是你們逼迫董事長離開!”南康看向莫珉環,“在醫院時,總顧問不是就已經說了么,我看你們就是趁著董事長為珩瑾車禍傷心時

    ,想將南家的人包括董事長都趕走吧?”

    南康說到這,看看自己指上的幾個金戒指,提醒道,“只是你們別忘了,當年總顧問是怎么對待董事長的,如今你們是要趕盡殺絕么?”

    莫夫人見南康在會議上談論她和莫珉環的事,已經氣得緊握的手在抖了。“這是珉環和南喬夫妻之間的事,我想這并不適合拿到公司會議上討論。”莫堂老爺說道,“因為不論他們夫妻感情如何,只要誰不能再勝任董事長這個位置,那都得面對現

    實。但康舅爺你那樣說,難道是認為,應該公私不明,為當年珉環的一時糊涂,就要讓南喬在瑾年董事長這個位置上永遠坐下去么?”

    莫堂老爺一番話,頓時將南康的狡辯之詞都給堵了回去。

    莫氏家族的人神色輕屑,莫堂老爺還會跟南康講道理,如果不是莫堂老爺阻止,他們會直接將南康這個以往在公司為所欲為的人給哄出去!

    就算南喬在場!

    而現在南喬因主動說明了經卸任退休,所以他們就得給南喬一個面子……

    “那你們說,現在董事長若是離開了公司,珩瑾又在醫院未醒,誰來當董事長?”南康坐著哼了兩聲,顯然還有其他的準備。“當然是珉環。”莫堂老爺說道,“在南喬之前,瑾年的董事長本來就是珉環,這些年,雖然珉環管的事少,但他也沒有離開公司并對公司的一切都清楚,他亦是莫家現任的

    家主!在南喬離職的時候,由珉環再次出任董事長,是最合適不過,大家說,都認同么?”

    莫家的人當然一百個同意!

    瑾年是莫家的家族企業,其他股東聽著莫家人的贊同聲,見瑾年大權估記又得回到莫家人手中了,自然是見風使舵!

    “我們也同意。”

    其他股東們也紛紛附議。

    南康一看,怒目指指這些股東,“你們,這些墻頭草!”

    平時對他姐各種恭維,如今又站在莫珉環那邊去了?一群勢力眼!

    “那南康,你聽到了,這是大家的心聲。”莫堂老爺說道,“就算你們四個不贊同,秉承著少數服從多數,你們也不得再有意見。”

    南康和另三個南家的人臉色一度十分難看!

    南康又指指莫珉環,“他重新出任董事長,那總裁一位呢?空著了嗎,原本董事長若是不離開公司,總顧問大可以兼任總裁,瑾年這么大的公司,總不能沒有總裁吧?”

    “康舅爺,我提醒你,珩瑾在醫院,他沒醒不代表瑾年沒有總裁了。”莫堂老爺沉著臉。“哼,誰知道珩瑾還能不能再醒過來!”南康又怒急地站了起來,不顧臉面了,“珩瑾若是永遠在醫院躺下去,是不是瑾年的總裁一位就永遠空下去?如今公司精英眾多,董

    事長一位不是誰都能勝任,但能坐上總裁一位的人可不少!”

    “那你認為,如果瑾兒沒醒來的話,瑾年的總裁一位該由誰來勝任呢?”一直沒說話的莫珉環出聲了,依然是輕輕地平和地用杯蓋撥著茶水里的茶葉。

    “那就由我!”南康指指自己的胸口,憤怒地自薦。

    “南康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么?”莫夫人臉色都變了。“我是現在董事長的弟弟,在公司已經呆了多年,對瑾年的市場也有足夠的了解。”南康說著,又抬起臉龐用發狠的目光看著莫夫人,“既然董事長要卸任,不能再為公司效勞,我這個做弟弟的不能沒什么表示,那就由我代董事長繼續為瑾年效勞吧!總顧問要出任董事長的話,那總裁一位我義不容辭!”
【網站地圖】

澳客网竞彩